古正雄作为一名优秀的黑二代,让无数人敬畏和服从,自然不全是仗着父亲古天霸的威名,他自身实力也是相当不俗,所以才能从三兄弟中脱颖而出,得到父亲最大的信任和支持。

被黄飞龙拖下水后,他马上冷静下来,屏住了呼吸,随即,开始陡然发力,他本以为,以自己水下的巨力,又是突然起事,应该会马上获得自由,可是,他失算了,黄飞龙的一双手臂如同铁链一般,将他锁得死死的,任他使出吃奶的劲儿挣扎,依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古正雄挣脱不得,便开始发挥水下的另一优势——憋气时间长。一般人,在水下能呆个十多分钟,就算不错了,厉害的,也最多半个小时,可是他,能在水下憋上足足一个小时。主意打定后,他不再挣扎,而是借势拖着黄飞龙往江底潜去。

黄飞龙刚开始感受到古正雄强力的挣扎,对抗得并不轻松,于是他马上调整呼吸,从江水之中不断吮吸力量,反抗越强,他的压迫就越是猛烈,坚持了十多分钟之后,他感觉到小古同志的挣扎消失了,还以为他窒息了,正打算松手查探,却发现他居然把自己往水下拖,顿时心里偷乐,嘿嘿,和本少比憋气,我憋死你!

于是,黄飞龙虽然打算送个顺水人情,为了迷惑他的判断,却故意加点劲儿往江面挣扎,一副头昏缺氧的垂死模样,只是依然死死抱着他,似乎在追寻同归于尽的壮烈行径。

岸上,李炎和王聪刚开始还满怀期待地盯着水面,看着那里翻出的比别处稍显激烈的浪花,心情十分乐观,可是十多分钟之后,江水又恢复了往日的淡定,滚滚地往下流去,二人的好心情也如同那江水般悄悄溜走,彼此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里看透那抹潜藏的紧张和不安。

转眼三十多分钟过去了,古正雄开始还拖着黄飞龙信心满怀地潜水,觉得一切相当顺利,可是渐渐的,他感觉到不妙了,黄飞龙太淡定了,淡定得让他蛋疼,按常理,当一个人意识到生命危险时,会做出种种反应,可是,没有,黄飞龙一点也没有,他只是抱着自己,安静地陪在水下。

想到“陪”这个字,古正雄脑中灵光一闪,莫非,这个怪胎不怕水?是了,刚才李炎那么烧他,他都没有绝望,而是拼命往长江跑,加之他在水下的力量比自己还强大,现在又这么镇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比自己更擅长水下功夫!

想通这些后,古正雄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次很可能要栽了,于是,他再次开始拼命挣扎,一边挣扎,一边拖着黄飞龙往江面游动,水下自己孤家寡人,水上好歹有两个帮手。

黄飞龙很享受现在的感觉,在江水滚滚的长江里,他感觉自己的力量更加强大,身体里每个细胞对江水的感知更加敏锐,尽管在阴冷暗淡的水下他目不能视,可是,他却隐隐发现自己似乎能清晰地感受到身边水域每一点细微的变化,包括,古正雄现在是什么表情,他也能用心“看见”。

二人现在所在的地方,离水面大概有二十来米,黄飞龙感受到古正雄强烈的求生意图,想到自己之前被他像野狗一样追赶,忍不住生出一些戏耍之意来,他松开双手,将古正雄放开了。

古正雄陡然发现自己重获自由,心里狂喜,立即凭着良好的游泳技术往水面冲去,可是,他刚刚上窜两三米,就感觉一股巨力从脚下袭来,随后,人便身不由己地被拖下了三四米。紧接着,脚上一轻。他立即继续抓住机会往上窜,大家水下都看不见,总不可能每次都被这个怪胎抓到吧,他现在只想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这次,古正雄窜得更快,往上足足游了大约七米的样子,随后,便脚上一紧,被一只充满力量的手拖了下去……

一次又一次,古正雄一次比一次努力,一次比一次更接近水面,可是,每一次,他都毫无意外地被拖了下去。然而,他也是心志坚定之人,坚信天道筹勤。于是,尽管每次都被黄飞龙拖了下去,可是,他还是不知疲倦地一次又一次地往水面发起冲击,争取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唯一一次逃命机会。

十多次后,连一直戏耍古正雄的黄飞龙都有些不忍心了,这次,他索性让古正雄趁机窜出了水面,喊出了一声“救命”,当然,很快又被他给毫不留情地拖进了水里。

尽管是黑夜,此时岸上却是灯火通明,不光李炎王聪守在车旁,连那些带来的小弟,也有一部分乖乖地等在岸边,一众人等突然看到老大窜出水面,顿时一阵欢呼,然而,众人还来不及拍马,就发现马没了,不仅没了,还听到他喊出一声“救命”,顿时齐齐地愣了片刻。

随后,李炎马上醒悟过来,冲那些小弟吼道:“还他妈愣着干吗?会游泳的全给老子下去救人,救不出老大,我们全得玩完!”

回过神来的众人此时才开始纷纷脱衣,下饺子似地往江水里跳,当然也有救人心切的小弟,跳下水后才想起自己不会游泳,于是水面又凭添几声“救命”的呼喊,场面更乱。

黄飞龙感知到江面的变化,意识到再玩下去可能乐极生悲,于是,在古正雄准备向水面发起第二十五次冲击时,死死地拽住他,由于古正雄不断消耗体力,憋气时间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平时的水平,更不可能比得过他这样的“两栖动物”,于是,经他这么一拖,气息全乱,慌乱中喝下几口充满细菌的江水,人一喝水,就糊涂了一半,下面的挣扎,就开始变得本能而混乱。

于是,没多久,古正雄就昏了过去,被黄飞龙一把拧在手中,快速地往江面游去。黄飞龙小心地避开上面寻人的众多小弟,然后才冒出水面,冲那些一通忙活的小弟叫道:“赶紧上岸,你们老大在我手中,如果不想他喂鱼的话,最好老实点,特别是那个红头发的,你别瞪我,要是再敢烤老子,马上把你们老大掐死!”

小弟们看到自己的老大死鱼般被一个赤身裸体的人拧在手里,皆是六神无主,纷纷看向李炎。

“都他妈看着我干什么?按他说的做!”李炎吼完,心里暗叹一声,希望老大这次的计划能够成功,如果真抓到了柳寒焉,一个换一个,好歹能打个平手,不算太吃亏,如果计划失败,这次就真的是偷鸡不成失把大米了。

“你……给我整件衣服过来,老子一米八的,内裤一定要是没穿过的,不准扒别人的……你……给我开车……对,往回开,其它人都死开,别跟着……”黄飞龙控制着昏迷不醒的古正雄,不断地冲那些小弟命令道。

车子开到先前的废仓库前,黄飞龙又命令一位小弟去将自己车上的包裹取来,那里别的东西不怎么值钱,可母亲千辛万苦手绣的那副《清明上河图》,可是这次送给外公的寿礼,不能丢。

当然,那位取图的小弟自作聪明,想趁机营救自己的老大,自然被身手敏捷的黄飞龙一脚丫子踹飞,随后一切顺利,没有第二个敢冲上来的投机倒把分子。

黄飞龙神色淡定地坐在一辆奔驰车里,在他的旁边,坐着早已救醒的黑二代古正雄,曾经如同雄鹰一般霸气外漏的他,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复杂,他的眼神闪烁不定,如同迪厅跳跃着的霓虹灯,他的脖子上,则架着一把大刀,亲手操刀的人自然是黄飞龙,这情形相似,却物是人非,而前面一位小弟则乖乖地按着他的要求开着车……

在奔驰车的后面,则跟着一长窜儿的车子,自然是那些贼心不死却无可奈何的小弟们。

柳寒焉和母亲还没有消息,古正雄那里也没有,于是,黄飞龙只好决定把车开往柳寒焉提到的“半山别墅”,至于怎么开过去,自然有前面的司机小弟代劳,他只需要认真看好自己的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