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头发和板寸头都没有说话,黄飞龙和母亲也没有主动找话,小面包车安静地行驶在曲折的山路上。

突然,黄飞龙会心一笑,因为他发现自己看男人,最先留意的往往是发型,看女人,最先留意的当然就是脸了,莫非是同性相斥?还是觉得自己之外,没有男人是自己脸面的一合之将?

这般自恋地想着,前面的红头发终究是耐不住寂寞,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黄飞龙聊着,母亲是不爱说话的,自然没有作声,而那位板寸头的壮汉,也是一言不发。

通过交谈,黄飞龙知道红头发叫王聪,板寸头叫田力,看到报上自己的大名后,二人并没有特别意外,他便知道对于这些远离学校的人来说,状元的身份远没有富二代的身份来得给力。

三小时的时间便在王聪和黄飞龙的嘴间滑过,抵达大河市前,王聪听说黄飞龙母子二人还要转车去江城市,于是几人简单用过餐后,又驱车前往江城,因为,他这趟本来就是送田力去江城办事的。

黄飞龙看到王聪连价钱都没多问,心里偷乐,这人摆明是想找机会劫财,在大河市白天不好下手,琢磨着抵达江城,差不多是夜晚,更方便一些。不过,以自己的实力,这次他们注定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面包车终于接近繁华的江城,从车中远远看到那座灯火辉煌的城市,黄飞龙的血也一点点沸腾起来,这就是母亲的家乡吗?这就是中部领头羊的江城市吗?黄飞龙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所以也没特别留意车外的状况,直到车子彻底停下来时,才发现车子停留在一个仓库前面。随之围上来的,还有五六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走在最前面的一位壮汉笑着掐灭手中的烟头,旁若无人地冲下了车的王聪和田力道:“怎么?又碰到硬点子了?在大河不敢下手,居然找机会送到这里来了?”

王聪不好意思地呵呵一笑,道:“那小子长得高高大大的,不过那眼神太镇定了,隐隐还流露出一丝不屑,加之他们刚好和田哥同路,为保险起见,只好送来麻烦飞哥您了。”

“哦,也是个小混混?”飞哥似乎来了兴趣,靠近车门,冲里面瞅了两眼,道:“小子,下车吧,如果真是个人才,我不介意收了你,否则,你还是乖乖把东西留下吧。”

黄飞龙默默地看了一眼外面的人,不算太多,并不麻烦,悄悄用眼神安慰母亲,便独自下车了,下车后,他冷冷地看了一眼众人,才缓缓说道:“看在你们免费送我一程的份上,我今天也会手下留情的,一起上吧。”

飞哥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他看了看这个一脸清秀的少年,道:“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就你这样的豆芽菜,老子一个打十个。”

“哦,是么?”黄飞龙不紧不慢地脱去上身的衬衣,慢慢露出衣下饱满紧凑的肌肉。

“好小子,有料!”飞哥看到他这一身的肌肉,眼睛放光,似乎看到自己手下又多了一名猛将。

“开始吧。一起来!”黄飞龙稍稍活动了下身子,直接说道,对于打架,他从来没有多余的耐心废话,手上见真招。

“我来!”不等飞哥动手,田力便主动邀战了,可惜,他来得快,去得更快,强壮的身子直接被黄飞龙麻袋一样,一脚踹得飞了回去。

“我靠!大家一起上。”飞哥看到战力不错的田力一脚就被人踹飞了,面子上挂不住了,马上招呼大家一起上,这小子太嚣张了。

三分钟过后,除了飞哥完好无损外,其它的人全躺在地上呻吟,飞哥之所以没有倒下,是因为黄飞龙看出这家伙是这些人的老大,如果想全身而退,震慑足已,无需结仇。

“哈哈哈哈……猛人,果然是猛人,我喜欢!”飞哥的眼睛更亮了。

“不知死活。”黄飞龙心里暗想,表明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飞哥,我想我有实力离开吧?”

“不够!”飞哥打了个响哨,很快,从库房阴影里又走出几十号人,将黄飞龙和小车围了起来。

黄飞龙看到人越来越多,脸色也渐渐阴暗起来,他实在没想到,这么一破仓库里,居然能埋伏下这么多人,如果单独自己一个,他就算打不过,也有信心安然离开,可有了母亲,就多了无穷变数,他不想冒险。

“小子,我很欣赏你,如果你愿意留下,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我想,你也看到我的诚意了吧?”飞哥扫一眼围上的众人,又看着他,一脸的兴奋,如同发现了一座宝藏。

“我黄飞龙从来没人兴趣当别人的小弟,没有人有这个资格!”黄飞龙冷着脸拒绝道。

他的嚣张和自负让一众小弟都看不下去了,王聪直接开口道:“这小子就是能打点,会打的人多了去了,直接围殴一顿,丢到长江喂鱼得了。”

“还是匹烈马,不过,我喜欢!哈哈……你们一起上,别残了他就成。”飞哥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打斗很快就开始了,对于黄飞龙来说,这些人上一个,倒一个,上两个倒一双,刚开始,他还手下留情,可是这些都是刀口舔血的家伙,虽然飞哥叮嘱别弄残了,骨子里却有一股凶性,下手自然又狠又黑,斗不多时,黄飞龙的火气也被勾了起来,下手再不留情,围上的人很快便如同多米勒骨牌似的,一个接一个惨叫着倒下。

飞哥开始时也是退到一旁笑看风云,可渐渐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能混成飞哥,脸面自然比胸怀重要,当着这么多小弟的面,被人赤裸裸地打脸,他先前的爱才之心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既然用不了,就得毁了,这是他对人才的一惯宗旨。

于是,他大吼一声,道:“还他妈的躺地上干什么,等人收尸吗?赶紧抄刀子,给老子剁了他!”

听到大哥的吩咐,这些小弟顿时热血沸腾,立马抄上家伙重新投入了战斗,黄飞龙压力倍增,由于不断闪躲,不知不觉便远离了面包车,心里暗自着急,却没有办法,只盼着这些人不要太过无耻。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黄飞龙本想悄悄在打斗中接近车子,却看到阴险的王聪已经把刀架在母亲脖子上走了出来。

“小子,赶紧住手,否则你老娘就要归西了。”王聪冲黄飞龙得意地吼道。

飞哥暗叹一声,这人是彻底没希望收为己用了,冷冷地扫了一眼王聪,自然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小算盘——妒贤忌能,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恼怒。

黄飞龙停止了动作,眼睛死死地盯着王聪,看到母亲镇定的眼神,心里越发愧疚,今天这事,完全可以避免的,都怪自己,没将这两人放在眼里,结果惹出大麻烦。不过,父亲曾经时常教导他,后悔是没有用的,努力解决,才是王道。

于是,他又开始寻思对策,忽然,他想起了柳寒焉,想起她对自己说那话时的豪情:“渔夫,如果你在江城遇到了麻烦,可以找我,保证全都帮你摆平。”

只能碰碰运气了,想到这里,他镇定地对飞哥道:“飞哥,可否让我打个电话?”

飞哥并没有马上答应,深思了片刻,而是先问道:“打给谁?”

“柳寒焉。”黄飞龙答道。

听到这个名字,飞哥倒吸一口凉气,先前他说要打电话,便知道他在这江城还有靠山,只是,却没想到他的靠山来头如此之大,居然是江城地下世界最大的两座高山之一,柳寒焉,沧浪帮帮主柳清风的千金,黑二代里的领军人物。

“大哥,你可别被他一个名字糊弄住了,这小子从河西那样的山沟里出来,怎么可能会认识柳帮主的女儿。”王聪急忙劝道,他必须得阻止,如果柳寒焉真和这小子认识,那么,自己的下场几乎可以预见,十分凄惨。想到这里,他灵机一动,悄悄向田力使了个眼色,田力回眨了两下,表示明白,然后就悄悄退到一边的角落去了。

“让他打电话。”听了王聪的话,飞哥也有些不信。

“千万别关机啊。我的姑奶奶。”黄飞龙接过手机,一边拨号码,一边暗自祈祷。

另一边,柳寒焉正百无聊赖地窝在大沙发上看韩剧,突然看到自己的私人电话上出现一个陌生的呼叫号码,这个号码除了自己的家人和特别要好的朋友,其它人是绝不会知道的,而家人和好友的号码自己都有,难道……想到这里,柳寒焉心里有几分紧张,又多了几分期待,她坐直身子,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接听了电话,柔声问道:“请问你找谁?”

先前“嘟嘟”的声音就像催命的鼓点,敲得他心跳加速,陡然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他不由得一阵激动,开门见山地说道:“小焉,是你吗,我是渔夫,我遇到麻烦了。”

听到电话里果然是那个变态的声音,柳寒焉心里一喜,待听到他说遇到麻烦了,不由得关心地问道:“什么麻烦?”

于是,黄飞龙长话短说,很快便表达了自己的处境和意思,柳寒焉听后,不以为然地说道:“原来是那个飞鱼帮啊,没事,你把电话给他,我帮你搞定。”

黄飞龙不清楚柳寒焉*,听到她云淡风清地应下了,只得将电话交给飞哥。黄飞龙不知道柳寒焉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只看到飞哥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然后,为了表示诚意,他没有马上挂电话,而是直接开口冲王聪命令道:“小聪,将伯母放了。”

正待挂电话,却听到王聪大吼道:“不行,除非我亲眼见到柳小姐过来,否则绝不放手!”

飞哥脸色一变,怒道:“你他妈脑子被驴踢了,老子都在电话里确认过了,你还要柳小姐亲自过来,我是大哥还是你是大哥?”

“我不管,见不到柳小姐,我绝不放人!”王聪固执地说道。

黄飞龙已经走到了飞哥的身边,飞哥发现事情超出了控制,只得继续在电话里向柳寒焉解释着,一边解释,一边道歉。末了,又将电话交还给黄飞龙。

听了黄飞龙描述的情况,柳寒焉只得不满地应道:“好吧好吧,本小姐就亲自走一趟,我倒要看看,那个王聪到底什么来头,谁给他长的胆子。”说完,挂了电话。

剑拔弩张的气氛,让每分每秒都显得十分漫长,黄飞龙打斗还行,远程攻击就差多了,母亲离自己十多米远,他也不敢乱动,飞哥对于自己这个不开眼的手下,也十分愤怒,只是,现在的情形,他也无法掌控,只得陪着黄飞龙一起耐心地等在那里。

四周一片诡异的宁静,只有王聪的脸躲在暗淡的灯光里,悄悄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