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像水中的鱼,一不小心就溜走了。转眼便到了六月二十七号,今天,是高考成绩出来的日子,黄飞龙吃过早饭,便慢悠悠地往河西中学走去,他要去拿分数条。

虽然知道电话可以查分,可自打家里由富翁变成“负翁”后,电话也成了历史,更别提手机了,毕竟一月能省好几十,再说也没什么需要经常交流的亲戚。

一路上,他心里思绪纷乱,虽然一直自信满满地觉得能进天龙,可整个湖北省天才云集,而天龙只取各省前十,竞争还是十分惨烈的,加之秦时关那鸟人有没有背后对他试卷动手脚,也是一大变数,他心里没底,只能听天由命了。

黄飞龙刚走近校门,就看到校门口用超大超宽的红色横幅写着一行大字:“热烈祝贺河西中学黄飞龙同学夺得湖北省理科状元!”

黄飞龙认真地看了一遍那行高悬在校门口的大字,仔细地琢磨话语间的意思,心里一阵狂喜,“哈哈,状元,居然是状元,看来天龙大学是没问题了,不知道那小丫头如愿没?”他想起了柳寒焉。

状元在手,黄飞龙也是神清气爽,尽管心里十分激动,他仍然故作镇定地踱着步子,一路上,有无数他认识或不认识的老师和同学纷纷冲他打招呼,祝贺和赞美之词不绝于耳,这让他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再次有了当年身为龙少时万众瞩目的感觉,只不过,当年那是为引起关注而关注,如今,却是大为不同。

刚走进办公室,年轻的班头李天一就迎上来狠狠给了他一拳,道:“好小子,咱河西可是从来没人考上过天龙大学,更没人拿过省状元,这次你可是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你知道这次考了多少分吗?”

“七百四十左右吧。”黄飞龙对作文不敢打包票,保守估计道。

“去——死——吧!”见黄飞龙愣着,一脸不解,班头哈哈大笑:“这是你的分数,7——4——8,离满分只差两分,作文也是满分,你那篇作文《水的灵魂》,已经登在了省报上。”自己班里的学生夺得省状元,李老师心情也是出夺地好,连他的分数,也用谐音开了个小玩笑。

这个分数让黄飞龙也有些意外,这么说来,估计那两分是主观题解答不严谨造成的。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了下秦时关的分数。

“670,全校第三,这次最大的黑马,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考出来的,更搞笑的是,他的作文因为思想不健康,被评为零分,已经在网上传开了。”班头摇了摇脑袋,大概是自己班里的学生怪胎太多,有点接受不了。

黄飞龙有些无语,看来这小子好日子也混到头了,他那望子成龙的父亲秦雄,有了这个大惊喜后,不定会怎样重新设计他的人生呢。

分数线和批次线是一起出来的,今年题目相对简单,一本线是572,黄飞龙将志愿填成天龙后,眼见没什么事,就准备继续回去摸鱼,抛开日常用动,他现在存了九千多,离一万的报名费还有点小距离。这时,班头李天一叫住他,道:“小龙,大家知道你家的情况,所以这次也帮你申请了特困学生补助……”

班头的话还未说完,黄飞龙就打断了,道:“谢谢大家的好意,不过我真的不需要,让给那些更需要帮助的同学吧。”

“对了,有些省报市报的记者纷纷联系我,希望对你做个专访,你可愿意?”班头只得换个话题,这孩子的自尊心很强,先前他提补助的事,也只是碰碰运气。

“李老师,我最近比较忙。”黄飞龙委婉地拒绝道。

“小龙,采访据说有报酬,似乎不少哦,还有,学校也希望你能帮忙宣传一下,为新学年的招生工作,做点贡献。”李天一低声说道,没办法,学校方面给的压力,他不得不提。

“行,我每天都会在清水河捕鱼,到时让他们直接去找我吧。”李老师平时待他不错,特别是在他家庭发生变故、埋头苦学的那段日子。

江城柳家豪华的别墅三楼房间里,柳寒焉从电话里听到自己的分数,在床上兴奋得跳了起来,709分,文科全省排名第三,于是,她高兴地将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告诉自己的七姑八婆以及一众闺蜜好友,当她得知今年的理科状元是个只差两分就满了的变态时,心里一阵诅咒,这个浑蛋居然考这么高,也不知道那个渔夫有没有机会考进理科前五,等她从马小清口中得知那个变态就是自己熟悉的渔夫时,顿时一阵无语,待她想起二人的约定时,不由得血色上涌,红着脸惊呼道:“完了完了,本小姐要名节不保了……”

马小清在电话里听到她一惊一咋的,却是提不起精神,只是默默地挂上了电话。她的发挥不算好,也不算坏,只能算正常发挥,尽管她很努力很努力,却依然离那个高高在上的分数十分遥远,648,748,整整一百分的差距,不在同一个境界,自然不可能在同一个世界,也许,只有表姐这样的天之骄女,才会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吧。

马天明看到宝贝女儿情绪不高,以为是她对自己的发挥不满意,于是安慰道:“小清,你这发挥比较正常,和你平时成绩不相上下,你应该高兴才对,好多人平时不错,一上考场就发挥失常呢。”见女儿依旧神情暗淡,他不得不继续安慰道:“小清,别太苛求自己,你这成绩爸爸已经很满意了,超出一本线几十分呢,那个整天只知道摸鱼卖鱼的家伙,估计都上不了一本线吧?”

“爸,他考了748分,省理科状元,比女儿整整高出一百分呢。”说完,马小清便伤心地哭了起来。

“啥?状元?”马天明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多年养成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于色的镇定,也在这个信息里土崩瓦解。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看来是我看走眼了,这小子到确实是个人物……”良久,马天明才低叹一声,看看女儿的神情,脑中灵光一闪,惹有所悟,心里又默默地算计着什么。

任何新闻都追求时效性,由于黄飞龙答应接受采访,所以,学校第二天便带上扛着长枪短炮的采访队伍出现在河边,将整天忙于捕鱼的他逮个正着。于是,没过多久,省理科状元的半祼“出浴照”便出现在省报上,干净自信的帅气笑容,健康润泽好得让女人妒忌眼红的肌肤,黄飞龙身上那股天然纯净的亲和感,很快便征服了无数春心荡漾的少女和少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红网络,被网友冠以“摸鱼哥”。

当然,因为暂时贫穷而告别了网络和电话,生活在“石器时代”的网络红人黄飞龙,却依旧沉浸在自己赖以生存的捕鱼事业中。因为再过几天,他就得陪同母亲一起去给远在江城的外公祝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