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不好?”柳寒焉明知故问道。

“你说呢?”黄飞龙答。

“呵呵,我可不是故意要听你们谈话的,是那些话自个钻进了我的耳朵。”柳寒焉解释道。

“没关系,反正我和她也没什么,只是有点气不过而已。”黄飞龙道。

“这本来就是一个势利的世界,如果你觉得不公平,就让自己更有势力。”柳寒焉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看不出来你这小丫头,到是入世颇深嘛,哪悟来的?”黄飞龙笑道。

“江城柳家。如果……如果你想变得有势力……或许……或许我可以帮你!”柳寒焉咬着嘴唇说道。

“想要回报我的救命之恩吗?哈哈,在那溶洞里,你已经回报我了。”他看了眼自己肩头的齿痕,然后一脸自信地说道:“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独上巅峰!”

“走了!”不等她说话,黄飞龙冲背后挥挥手,快步往家里走去。

“我相信你,可是,独上巅峰?会不会太过孤单……”柳寒焉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潇洒地融入黑暗之中,喃喃自语道。

余下的日子,黄飞龙继续过着渔夫的生活,白天捞鱼,晚上睡觉,自打那次在马家接受了“教育”后,他对马天明也没什么好感,连带着对马小清也爱理不理的。马小清感受到他的冷漠,心里虽然忧伤,那份情感却藏得越发的深了,自己不敢去找他,便时不时央求来此度假的表姐去代为关注。柳寒焉有股男孩子的豪爽*劲儿,一来二去,黄飞龙和柳寒焉到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这一天,柳寒焉像往常一样,打扮得青春靓丽,撑一把高档的遮阳伞俏生生地立在岸边,黄飞龙则沉默地潜在水中,突然,他远远地看到一个黑影从上游冲了下来,顿时心里狂喜:“好大一条青鱼,短短肥肥的,足有近二米长了。”

于是他马上冒出水面,将鱼网丢到岸上,又一头扎进了水里,没多劲,水面便激烈地翻滚起来,柳寒焉也注意到水面的变化,脸色陡然一变,紧张地关注着那片水域。

自打身体有了奇异的变化后,水下的黄飞龙,力量和速度,就如同水怪一般,远远超出常人,自信暴棚的他,此时正在水下与大青鱼徒手搏斗着,坚硬狂暴的拳头对着它一通猛砸,可大青鱼能长这么肥,也不是吃素的,什么风浪没见过,强劲有力的大尾巴也毫不留情地甩向黄飞龙,一人一鱼在水下一米多的地方,斗得天昏地暗。

黄飞龙在与大青鱼的打斗中,不断积累着水下战斗的经验,越斗越兴奋,而可怜的大青鱼,却是第一次碰到这个能在水下自由呼吸的怪胎,冲撞甩尾这些杀手锏起不到明显作用,还被他一顿胖揍,很快便萌生了去意。然而,它想走,黄飞龙可不答应,这么肥的鱼,可是一笔大收入,在他眼中,这些鱼就等于红通通的钞票,鱼跑了,钱就没了。

但是,大青鱼战斗经验明显十分丰富,黄飞龙尽管占据上风,也很难将它抱住拖拽上岸,于是,一人一鱼在水面起起伏伏,慢慢往下游而去。

柳寒焉刚开始还一脸的紧张,待有幸看到不小心露出硕大脑袋的大青鱼时,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可想到和这个大家伙斗得不亦乐乎的黄飞龙,她心里就只有一个古怪的念头:“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啦?这都一个多小时了,我在岸上也跟着追了二里多,也没见他到水面喘一口气儿,他莫非是两栖动物?”

柳寒焉正自走神,突然看到岸边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我让你跑,跟本少斗!”原来,大青鱼在水中被追得慌不择路,竞一头窜上了岸边的浅石滩。黄飞龙看着嘴巴一张一合还在奋力挣扎的大青鱼,得意洋洋地上前去一脚踩到它肚子上,思索了片刻,也不管它能否听懂,笑着说道:“你小子到是有两下子,让我很是费劲,论斤卖了实在可惜,要不,帮你找个鱼塘,每天陪我练练手?”

大青鱼似乎能听懂他的话,挣扎得更激烈了,然而,黄飞龙的脚像一座大山般,压得它也只能动动尾鲁鲁嘴。柳寒焉这时也光着脚丫子凑了过来,看到比她人还长的大青鱼,兴奋得小脸通红,道:“渔夫,你太厉害了,这么大的家伙,居然能弄上来,这得吃多久哇,你说,咱们到时是清蒸、红烧,还是油煎呢?”

黄飞龙翻了翻白眼,道:“你就知道吃,我还要卖钱攒学费呢。”

“哼,小气鬼。说吧,打算卖多少钱,我给你,哇,我还没吃过这么大的鱼呢。”柳寒焉一脸鄙夷地看看他,然后欣喜地蹲下身子去摸大青鱼身上的鳞片。

“咦,它在流泪!”柳寒焉突然惊呼道。

“能不流泪吗?你一上来,又是红烧又是油煎的。”黄飞龙笑了,扫了扫大青鱼,心里一震,大青鱼居然真的在流泪。

“渔夫,要不咱们把它放了吧,你看,它长这么大也很不容易,身上的鳞片也被你揍掉不少,肯定很疼呢”柳寒焉顿时动了恻隐之心。

“好几千啦!”黄飞龙咬着牙,一脸的肉疼。

突然,大青鱼的嘴巴动了几下,居然从嘴里吐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来,柳寒焉见状,马上惊叫道:“呀,它这是在向你付赎金呢。”

黄飞龙心里一动,想起这条大青鱼在水里战斗时的狡猾,顿时冷着脸说:“不够!”

大青鱼嘴巴又动了几下,再次吐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来。“她的好处费呢?”黄飞龙狠狠地说道。

大青鱼欲哭无泪,只得乖乖地吐出最后一颗珍珠,这颗珍珠足有前面两颗加起来那么大,吐完这颗珍珠后,大青鱼也不动弹了,躺在浅水里,一副你是刀子、我是鱼肉,任你宰割的可怜模样,那意思是自己确实无能为力了。

“渔夫……”柳寒焉也有些看不下去他的残忍了,声音带着乞求。

“好吧,看在美女的面子上,本少今天就放过你了,不过,你以后每年这时候,最好能回来陪我练练手,不然,下次被我碰到,嘿嘿,就真的把你吃了。”黄飞龙板着脸,正色道。

见他松了口,柳寒焉赶紧将大青鱼翻滚几下身子,送入了水中。大青鱼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从水中冒出头来,看了二人几眼,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下游而去。

“呵呵,你这人太坏了。”见大青鱼离开了,柳寒焉笑眯眯地冲他说道。

“哈哈,好人都被你当了,我当然只能演反派。”黄飞龙说完,将那颗最大的珍珠递给她。

“咯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在河里收关税,以后是不是每条大鱼从这里路过,都得上贡?”柳寒焉笑得花枝乱颤,却没有接过他递来的珍珠。

黄飞龙乐了,想想确实像那么回事儿,道:“这主意不错,可以考虑。”说完,将大珍珠塞到她的手里,“拿着吧,别客气。”

柳寒焉犹豫了片刻,想起表妹对他的一往情深,暗叹一口气,道:“大的你留着卖钱吧,两颗小的给我。”

“因为她吗?”黄飞龙口中的她自然指的马小清。

“嗯。”

“我和她没可能的。”

“知道。”

“那你还……”

“就当是给她留个美好的见证吧。”

“随你吧。”黄飞龙那么说,也是不想引出什么误会。

两人分好“关税”,便一起往上游走去,黄飞龙的渔具还在那里放着。

“渔夫,明天我就要回江城了。”柳寒焉的声音有点低。

“哦,照顾好自己。”

“高考分数快出来了,我得回去准备填志愿。”柳寒焉解释道。

“哦,准备填哪的?”黄飞龙顺着问道。

“天龙大学。”柳寒焉一脸自信地答道。

黄飞龙呆住了,天龙大学现在这么不值钱吗,是个人都这么有信心?

“以后我们应该很难见面吧……”柳寒焉并没觉出他的异样,情绪依旧低落。

“真的有信心进天龙大学吗?”黄飞龙问。

“当然!你以为都像你呢,整天只会浑水摸鱼。”柳寒焉一脸骄傲地打趣道。

“那么,咱们天龙见!”黄飞龙哈哈大笑。

“你这人……我说真的呢!”柳寒焉气得跺一下小脚,先前酝酿的离情别绪被他消得干干净净。

黄飞龙回过头,目光明亮,微笑着道:“我也是认真的!”

一种特别的情绪荡漾在二人的心中,彼此之间,因为有了一种类似约定的东西,而多了几分不舍。

临别之季,柳寒焉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笑眯眯地说道:“渔夫,如果你真的能进天龙大学,那么,我给你一个追我的机会。”

“哈哈,得看本‘夫’有没有空……”

“打死你,敢占我便宜……”

“又不是没占过……”

二人在打打闹闹中,完成了告别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