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晴天,清早的太阳像一块烙红的烧饼,可口又媚惑无限。黄飞龙早早起床,和母亲简单吃了点食物后,就提着大木桶直奔清水河而去。清水河算是长江一条比较大的支流,流经河西地段的水域,清澈干净,河如其名,黄飞龙也是喝着清水河的河水长大的。

由于有母亲在旁“监工”,黄飞龙今天也是干劲十足,在水中,他就是一土匪,鱼儿中身段丰满的,体格风骚的,品相奇特的,凡是被他看上的,全都被他捞上岸来。

眼看着桶里的鱼儿越来越多,黄母先前对他人身安全的担忧也渐渐消失,人也慢慢活跃起来,连眼光也越来越挑了。“小龙,这条瘦了点,放了吧,等等,你手中那条有点眼熟,对,就是之前放掉的那只,背上有个白斑,放掉,恩,这条有点畸形,这不是特别品种,就是畸形,放掉……”

就这样,黄飞龙每捞出一条,都需要黄母的亲自把关,鉴定合格的鱼,自然就悲剧了,逃不脱被卖的命运,不合格的,直接被放掉,可以继续追逐自己前途未卜的鱼类人生。

日到正中,天上的烧饼也变成了烙铁,逮谁烫谁,黄飞龙看到母亲被晒得满脸通红,桶里的鱼儿也收获颇丰,于是让母亲先行回家,自己则继续去找龙宫大酒店的老主顾陈叔,由于这次里面有一条三斤多的长须鱼,比较稀罕,上午的这一桶,他卖出了五百块。陈叔对他的态度则一次比一次热情,这些河鱼不仅新鲜,而且质量上乘,价格合理,自然喜欢。

中午的时候,黄飞龙特地留了一条肚儿滚圆的鲫鱼带回家,让母亲做了个红烧鲫鱼。看到母亲眉目舒展,笑容亲切,黄飞龙心里甜滋滋的,有能力尽孝的感觉,如此美好!

下午的时候,黄飞龙坚决反对母亲跟着,因为太阳太大,自己在水中泡着到是没什么,万一弄得母亲中暑了,就得不偿失了。见他强烈反对,知道是为自己好,母亲郑秀没有继续坚持,别人订好的十字绣只绣到一半,总不好失信于人,何况前阵子生活拮据,还收了部分的订金。

黄飞龙先前以为河水是流动的,所以河鱼也是流动的,可才搜刮了两天,就发现这里的大鱼越来越少,才意识到大部分的鱼都有自己特定的活动区域,并不爱好“流浪”,所以,下午他为了收获更多,只得提着大木桶往比较危险的上游走去。

清水河流入河西镇的上游水域,有个接近九十度的拐角,河道宽河沟深水流急,水下暗流紊乱,非常危险,因此被居民称作“盘龙滩”,意思是龙来了,也得乖乖盘着。不过,这些常人眼中的危险,对于一个水中能自由呼吸的人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然而,当黄飞龙兴冲冲地走到上游时,却看到岸边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身着泳装的女孩正焦急地呼喊道,似乎有人遇到危险了。黄飞龙见状,马上拎着木桶冲了过去。定睛一看,居然是校花马小清。

此时,她正泪眼汪汪地叫喊着,“救救我表姐,求求你们……”而站在岸边的几位老老少少的围观居民,虽然一脸同情,却并没有帮忙,到是有个青年正在打电话报警求助。黄飞龙气急,这些人也太冷血了吧,在他的认知里,河西镇的土著,傍河而生,就没几个不会游泳的,尽管这里比较危险,但救个人应该不难吧。

由于最近一直在捕鱼,黄飞龙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泳裤,到是不用脱衣服,此时他冲上去,丢下木桶,说了句:“羞于为伍!”,便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河水中。待他在河水里看清情况时,才忍不住愣了一下,终于明白那些居民不出手的原因了。

只见十米开外的河心位置,一位黑发的美少女正在一个大旋涡里用力挣扎,看她挣扎的动作,以及那噘着嘴临危不乱的镇静表情,甚至有点游泳高手的风范,可惜,那个不知何时冒出的旋涡吸力太大,她挣扎来挣扎去,依然像一片飘入河水里的叶子,自己全然做不得主,不过,却是为自己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黄飞龙见状,并不退缩,依然一点点地向她靠近,水中挣扎的少女看见来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眼里闪过些许的亮光,可瞥见他身上并不十分发达的肌肉,又忍不住暗淡了几分,咬了咬牙,好心冲他嚷道:“别过来,来了也是白搭!”

正在这时,刺耳的警笛声响起,随即马小清哽咽着叫道:“爸,快来救救表姐吧。”马小清的父亲是河西镇的镇长,听到来这里度假的宝贝外甥女遇到危险,马上跟着警车冲了过来。有镇长在此,这些警察表现明显卖力了许多,一边跑一边“唰唰”地脱掉身上的警服,待冲到岸边看清了水中的形势,却是集体哑火了,一个个尴尬地站在岸边,并没有马上下水,因为这一下去,可就得玩命了,这些河西长起来的土居警察,对这段水域的情况太清楚了,特别是现在那里还有个恐怖的大旅涡。

“还愣着干什么?穿救生衣啊!”镇长马天明看清河中情况,冲几个脱了衣服的警察咆哮道。

“这个……没有。”只穿着大裤衩的大队长孙大福尴尬地答道。

“绳子总有吧,给我扔到水里去!”马天明铁青着脸吼道。

“这个有。”旁边一位警员听罢,马上冲到车上,从车上抱下一卷粗粗的亚麻绳子。

黄飞龙此时并没过分留意岸上的情形,也没有听从少女的劝阻,他一边稳住身形,一边迅速接近她,还好,旋涡的吸力他还勉强吃得消,心里稍定,离少女只有半米左右,正准备伸手,却是变故突生,由于她挣扎太久,已然力竭,终于一声尖叫沉入了旋涡之中。黄飞龙只得跟着一头扎入水中,寻着她的身影迅速游去。

由于警车的到来,附近的居民都被惊动了,岸上围观的居民更多,此时看到二人先后消失在河面,四周发出一连串的惊呼。抱着绳子冲到岸边的警员看到空无一人的河面,喃喃自语道:“丢还是不丢?”

“丢你——妈的!”队长孙大福气得将他一脚踹倒在地,他现在恨不得将抱绳子的人给丢下去,他知道,如果水中的女孩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辈子的职业生涯算是彻底完蛋了,得罪了镇长,以后根本不用混了!

岸上顿时陷入诡异的宁静之中,所有人都紧张地注视着水面,好心的居民则在心里默默祈祷,期盼着奇迹的发生。

马小清也停止了哭声,一脸紧张地盯着水面,先前,她在乎的是表姐的安危,可等到那个自信孤傲的身影也一同消失在水面时,她的心却陡然一空,仿佛自己失去了今生最宝贵的东西,黄飞龙纵身一跃的背影,在她朦胧的视线里反复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