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借刀杀人

看着那位仁兄绕过自己,一步半米如同尺子一般精准的迈着步伐直奔海鲜城内而去的背影,楚岩的脸上,笑意越发迷人起来。

“人道毁灭?”这四个字,带给楚岩的可不是什么震撼,他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而且还是一件好事。

有了这群家伙去动手,貌似就用不着楚岩再去大动干戈了,有时候,在背后稍微的敲敲边鼓、火上浇浇油什么的,也是一件挺惬意的事情。

“既然大老远的跑过来了,不去吃点貌似有些对不住自己的肚子。”沉思了片刻,楚岩迈步走进了酒店里。

一楼大厅里全部都是生猛海鲜,而且都是鲜活的,之前进来那四个哥们每人挑了一只硕大的螃蟹,交给厨师后转身走向了二楼,楚岩不喜欢吃螃蟹,龙虾还凑合,于是挑了一只大概在两斤左右的龙虾付了钱之后也上了二楼。

这里的二楼是一间近千平米的大厅,大厅内摆满了桌椅,冷眼一看和那种海鲜大排档差不多,这里,卖的是口味,装修什么的到很普通,楚岩一眼就看到了那四个坐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口旁的仁兄,随即一脸微笑的走了过去。

“我就一个人,和你们搭个伙,不然一个人吃东西实在有些无聊。”四人做的是一张六人桌子,所以楚岩过去他们并不反对,虽然他们并不喜欢楚岩,甚至连认识都算不上,但是,楚岩怎么说也是小姐的朋友,所以,也就任由楚岩坐下了,反正也没什么交集,楚岩坐在那里,对他们来讲都是一样。

“你们两个动身吧,如果有必要,把人带走,秘密.处理掉。”四人当中,坐在楚岩对面的仁兄是这四人中的头,他的话,透着一股令人发寒的冰冷。

两个人起身离去,桌子上就剩下了包括楚岩在内的三个人,没有什么交流,楚岩也懒得理会这两位石像一般的表情,自顾自的取出了手机,然后塞上耳机身体微微摇动的听起了音乐。

……………

三楼,七号包厢。

人都到齐了,范香晗作为今天的“寿星”,看着桌子上放着的一个蛋糕,眉目含情的站起了身,手中,端着一杯白酒。

“各位同学、同事,感谢你们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今天你们可以放心的吃,大胆的喝,有我老公在这里,你们还担心什么?我建议你们去挑那些最贵的点,我老公有的是钱,不会在意这些小意思的。”范香晗说着转头给吴峰抛了一把春天的菠菜,接着讲酒杯举了起来“我知道你们当中还有人对我心存芥蒂,我也知道以前的我做的不够好,所以,这一杯酒,就当是我给我之前的所作所为赔罪了。”

说完,范香晗仰头,将那杯至少有一两左右的白酒一饮而尽,末了,还将酒杯倒转过来,示意自己的酒没有剩下一滴。

“范香晗同学,今天是你的生日,喝酒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喝呢,我们大家陪你一起喝,来来来,我们祝范香晗同学生日快乐!”范香晗放下酒杯,媚眼如丝的朝着坐在她对面的一个男生看了一眼,这个男生被范香晗的眼神钩的魂都飞上天了,根本没去想范香晗的男朋友为什么在她过生日的时候连个礼物都没有,而是直接端起了酒杯,大义凛然的说道。

“好啊!香晗,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看着众人端起了酒杯,王苗苗和江笑然也只好端起酒杯,只不过她们两个杯里的不是酒,而是饮料,对于这一点,范香晗也没表示任何的反对,毕竟江笑然能够来这里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人已经到了,剩下的事情就看吴峰怎么安排了。

喝完,放下杯子,一直坐在范香晗身边的吴峰才主动站了起来,端起一杯酒,然后满面微笑的在每一个人脸上注视了片刻,当然,在江笑然脸上停留的时间要远远大于任何一个人,这小子一直在装深沉,一脸淡淡的微笑保持了半天,脸都有点僵硬了。

“诸位同学,本人吴峰,是香晗的男朋友,在这里,我要感谢你们今天能够来到这里,就像香晗所说的,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寻找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不管东西有多贵,对我来讲都是小意思,何况今天还是香晗的生日,她过生日我就更不能够小气,你说对吗?”吴峰说着伸手拦住了范香晗的小腰,一脸迷人的微笑。

范香晗感觉到了吴峰的怒意,虽然吴峰很有钱,但是如果真的放开了这些人去吃的话,这可是海鲜,某些东西贵的离谱,就算是他,怕是也有点肉疼,不过吴峰并不在意这些,他所在意的,是范香晗的贪得无厌,已经答应给她十万了,现在人还没弄到手,这骚货就又给他下了一套,而且这套还不得不钻,这个可是阳谋的典范之一。

“老公,我就知道你对人家最好了。”范香晗这女人有些心机,不然也不会能一直跟在吴峰身边,这一次是吴峰的要求是在太过分,居然当着她的面泡妞,甚至还要让她亲自帮忙,即便是她再不在意名节这种东西,被老公当着自己面劈腿而且自己还要伸手帮着老公劈腿,这种事情怎么想都越想越荒唐。

这对奸夫淫妇的勾心斗角其他人可没看出来,他们只看到了吴峰对范香晗的宠溺,以及范香晗对吴峰的依赖,两人亲亲我我的样子让某些雄性动物虽然感到酸酸的,但还是一脸的温柔的看着范香晗,这小妞在某些方面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

二楼,楚岩面前,龙虾已经端了上来,看着面前虽然样子保持着完整,但是虾肉和其他部分都已经分离开来,楚岩个人来讲不怎么喜欢吃这东西,没什么特别原因,天生对海鲜不是很喜欢,所以对吃这东西也不是很在行,他以前吃这东西,一向都是烧烤一般用火烤熟了就吃,现在,眼前的龙虾色香味俱全,就是不知道吃起来与自己手里的烤龙虾有什么区别。

看着分离出来的龙虾肉,楚岩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一开始并不在意,可是楚岩的脸上时不时就目明奇妙的露出笑意,这让这两位觉得这个小子貌似还有点神经病,不然一个劲的傻笑干什么?

“你们这样看我干什么?”楚岩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表情变化成功引起这两位仁兄的主意了,停下手中的动作,微笑的看着这两位。

“没什么,觉得你是神经病而已,一会傻笑一会皱眉的。”为首的那位多少还有点幽默感,虽然话说的直接,但总算是和楚岩有了自愿的交流,这正是楚岩所需要的。

“哦,是这样啊,没事,我理解你为什么这样看我,如果你把我这耳机带上,我估计你一会也得变成神经病。”楚岩笑着将自己耳朵里塞的一个耳机摘下来,之后放在了两人之间的桌子上,之后便再次埋头大吃起来。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无线耳机,黑衣仁兄琢磨了一下,之后继续满头吃着自己的螃蟹,而楚岩在对面,继续着一会傻笑一会皱眉的表情,最终,这位仁兄被楚岩的表情吸引住了。

好奇心害死猫这话不知道是从哪传出来的,但是好奇心的确是一件能够带给人惊喜或者惊吓的东西,这位仁兄将耳机塞在耳朵里,本来面无表情的他顿时充满疑惑,紧接着就是紧张,然后时不时的露出一抹冷冽的笑意,或者是和楚岩一个德行的皱了下眉头。

一边的仁兄看着有些懵,自己这位大哥怎么会戴上耳机之后就变成这副德行了?

“大哥,你这是在搞什么?怎么脸上的表情这么丰富?”开口询问得到的回答是这位大哥的一个冷笑“老二,你去告诉老三老四,让他们给我随时待命,有什么事情我会马上通知他们。”

“是,大哥。”老二虽然不懂为什么自己的老大会变成那副模样,但是老大的话就是命令,他不会有任何犹豫的去执行。

桌子上,只剩下了楚岩和这位黑衣老大,两个人相视一笑,似乎有些相见恨晚的架势“凌男,兄弟,哪个部队的?”

楚岩笑着摇摇头“往事不堪回首,还是不说的好,不过,我是部队里出来的没错,这玩意虽然是普通货色,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挺管用的,现在,你相信我是你们小姐的朋友了吧?”

两只手握在一起,都是军人自然有着属于军人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我相信,抱歉之前怀疑你。”凌男笑着松开了手,楚岩这个人令他的兴趣越来越大,先是在自己兄弟四人面前释放的敌意中微笑,后是把自己监视小姐的窃听器耳机拱手送出,不管怎样,这个朋友是值得一交的。

“没事,你也是职责所在,对了,这个就送给你了,有你们在,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得说,不能一动手就把人弄死的,这里已经不是战场了,毕竟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说呢?”楚岩说着,手里的餐刀叉起一块雪白的龙虾肉塞进了嘴里。

“言之有理…”凌男点头,脸上的笑意越发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