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暧昧酬劳

突然、强横、毫不客气的一个让莫夕瑶瞬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唇间传来的霸道吸.允让她几乎是瞬间便城门大开,贝齿被撬开,热情在疯狂肆虐,灵魂一点点沦陷,片刻过后,狂风暴雨般的亲吻变成了和风细雨,当莫夕瑶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抱着楚岩,双臂环抱之紧的程度,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

“好了,你试试,站起来走几步看看还疼不疼。”楚岩看着怀中的玉人,刚才那一个吻严格来讲算是为了分散莫夕瑶的注意力,因为正骨之后的按揉会极其的难忍疼痛,不过,楚岩也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个吻,的确真的很销魂,销魂的程度,甚至在那么一瞬间,令楚岩产生了一种将怀中玉人就地正.法的念头。

好在,楚岩虽然很久没碰过女人了,但是却有着很好的控制力,这一点,楚岩自己都有些惊讶。

莫夕瑶面色绯红的点点头,之后由沙发上站起了身,小心翼翼的迈动自己的左腿,向前走了一小步,紧接着又迈出了第二步、第三步,到最后,甚至在地上轻轻的跳了几下。

“咦!真的不疼了,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莫夕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脚腕上虽然还有些许红肿,但是疼痛却几乎消失的干干净净,如果不是红肿还在,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崴了脚,至于刚才那个吻所带来的别样气氛也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个,算是一种求生时学会的手段吧,还好,这么多年依旧很管用。”收起红花油的小瓶子,楚岩转身将小药箱什么的收拾好,放回了原处。

莫夕瑶在地上走了几圈之后也觉得有些无聊,索性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楚岩,也是紧挨着她身边坐下,一起看着深夜院线那些无聊到吐的电视剧。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莫夕瑶只是紧紧的抱着楚岩强壮有力的臂膀,整个人都靠在楚岩肩头,眼神虽然在电视上,但是心思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渐渐的,莫夕瑶的眼睛缓缓闭上,无聊的泡沫剧依旧在喋喋不休的一遍又一遍的灌着水,感觉到自己肩头越来越沉的楚岩,轻轻拍了拍莫夕瑶的手臂“去床上睡吧,我在沙发上睡就好了。”

刚要睡着的莫夕瑶被楚岩叫醒,睡眼朦胧的看了楚岩一眼,之后点点头,有些不舍的从楚岩肩头上离开,然后爬上了舒适的大床。

酒店的沙发很舒适,也足够宽敞,将沙发靠垫摆在一边,楚岩便趟在了上面,电视暂时没关,他怕莫夕瑶会睡不着,就任由电视播放着,直到他确定莫夕瑶已经睡熟,这才随手关掉了电视,房间里只留下了床头的一盏小夜灯。

多年的军旅生涯使得楚岩已经习惯了快速入睡,别说是在这种舒适的环境下,就是在执行任务时,即便是趴在沼泽满是蛇虫的泥水里也依旧能够做到这一点,不过同样,楚岩睡觉时候充满警惕,一点微笑的声音都会令他有所察觉,这是一个经历无数生死的战士所具备的基本条件。

睡梦中的楚岩听到了一丝几乎轻不可闻的脚步声,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莫夕瑶已经来到了沙发旁边,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楚岩,楚岩没动,他想知道这小妞不在床上睡觉跑到自己跟前干什么。

很快,楚岩便有了答案,昏暗灯光下的莫夕瑶蹑手蹑脚的绕到楚岩的正前方,然后轻轻的抬起楚岩搭在沙发边上的胳膊,之后整个人小心翼翼的钻进了楚岩的怀里,将楚岩的胳膊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腰上,身体微微蜷缩着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一般窝在了楚岩的怀里。

沙发虽然宽敞,但是还不足以达到两个人睡还够用的地步,莫夕瑶的身体虽然蜷缩着,但是小腿和半截手臂已然悬空在沙发外延,尽管如此,她脸上仍然露出了难以言喻的满足和轻松,这种轻松,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放松,不在有任何危险可以靠近她,楚岩的怀里,就是她能够彻底抛开一切的避风港。

感觉到怀中莫夕瑶原本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楚岩的嘴角,淡淡的扬了起来,整个人向后靠了一靠,给莫夕瑶腾开了更宽敞的地方,而莫夕瑶更是随着楚岩向后移动的动作形影不离的贴了上来,脸上的笑容还透着一丝愠怒,显然是楚岩的举动让她十分的不爽,好在,移动只是片刻,莫夕瑶又感觉到了楚岩那结实的胸膛,宽阔的怀抱,整个人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清晨,在阳光普照中到来,酒店的房间窗帘都拉的很严实,楚岩在八点钟就已经醒过来,看着怀里躺着的莫夕瑶,头枕着自己的胳膊,一条腿很没形象的骑在自己腰上,细嫩粉白的小腿轻轻的弯着。

楚岩身上的睡衣不知道何时早已经严重走形,胸口上,莫夕瑶的小脸紧紧的贴着,可能是因为觉得冷的原因,两只手干脆的伸进了楚岩的睡衣里,赤裸的身体总是能够给睡梦中的人带来温暖的热量。

睡衣被扯开,赤裸的胸膛上,莫夕瑶那两团丰满的白兔紧紧的贴合着,柔软、滑.嫩的弹压着楚岩,并且不时的伴随着莫夕瑶在睡梦中的呓语轻轻起伏着,白色的衬衫原本将莫夕瑶的身体包裹的就不怎么严实,胸前的两颗葡萄因为隔着一层衬衫,在睡梦中无意的扭动轻轻的摩擦这楚岩的胸膛,坚实如铁般的肌肉令那两颗粉嫩的蓓蕾傲人的挺立起来,睡梦时,楚岩的感觉尚不明显,只是一醒来,两团丰满在挤压着自己胸膛的同时,两颗坚硬的蓓蕾也在刺激着楚岩的神经!

楚岩尝试着想要把胳膊从莫夕瑶头下移出来,却发现这小妞不但睡的很死,而且双手居然环住自己的腰,整个人几乎半压在自己身上,想要动弹,还真是没什么可能,除非把莫夕瑶正弄醒,不过看着莫夕瑶睡梦中那平静的面孔,楚岩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就让这小妞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只不过,伟大的背后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牺牲,楚岩依旧保持着几乎平躺的姿势,而莫夕瑶似乎在睡梦中觉得不怎么舒服,进而扭动着,寻找着属于自己那个最舒服的姿势,右腿的小腿由楚岩的腰上向下滑了几分,之后因为某些比较特殊的原因停在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楚岩睡觉,从来没有穿内衣的习惯,昨天晚上睡觉时候虽然穿着睡衣,但是里面却是地地道道的真空状态,莫夕瑶白嫩的小腿轻轻的压在了某些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东西上,却因为皮肤的原因滑落了下去,接着莫夕瑶极不情愿的又在睡梦中将小腿向上挪了挪。

如此毫无意识的反复挪动,终于让苦苦忍受的楚岩再也无法压制自己小弟的反抗,进而高举大旗,彻底拦住了莫夕瑶小腿的来回滑动,有了支撑点,莫夕瑶终于不用在一个劲的修正自己的姿势,大腿向下移动了一下,正好在腿弯处将楚岩的旗杆轻轻的夹了起来,这样天然的刹车实在是不错。

睡梦中的莫夕瑶也许并不知道这些,不过看着她渐起绯红的面孔,似乎这小妞在梦里,正做着什么令人耳热心跳的事情。

楚岩此刻,有一种大彻大悟的悸动“都说柳下惠是当之无愧的正人君子,我一直都不相信,现在,我更加的不信了,如果说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同时也是一个太监话,我勉强会信,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女人坐在怀里仍然一脸淡定?不过他真的称不上是正人君子,妈的,让他来看看老子,他只是坐在怀里而已,老子这是被这小妞全方位多角度的进行着赤裸裸的调戏,就是这样,老子都能够坚持住!”

这内心的咆哮让楚岩苦不堪言,说实话,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楚岩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可能莫夕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楚岩他做不到,至少,在莫夕瑶睡觉的时候,做不到。

不过,楚岩很快便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怀里的莫夕瑶身体越来越热,而且趴在自己脸上的小脸似乎越来越烫,更要命的是,这小妞的嘴正好贴在自己胸口的两个据点之一上,这有意识无意识的就时不时的来个扫荡,加上下面那光滑柔嫩的腿弯是不是的还扭动两下,这刺激,这折磨,这欲*火,实在是烧的越来越旺!

重点是,楚岩知道,自己怀里的小妞貌似已经醒过来了,而且这后来的动作似乎有着频率加快的意思,难道说这小妞…是故意的??

一想到这种可能,楚岩的眼神就落在了莫夕瑶的脸上,虽然莫夕瑶的小脸上,双眼紧闭,但是,楚岩却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小妞的双颊绯红一片,而且闭合在一起的眼皮也在微微的抖动着!

“你这是在玩火!!”低下头,楚岩冲着装睡的莫夕瑶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