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悠然谷

风和日丽,艳阳高照,微风吹着澄清的湖面,微微泛起波纹。几只鸟儿在湖面盘旋,时而俯冲叼起一只鱼儿,拍拍翅膀又飞起来。

叶子与灵素坐在湖中亭里垂钓。几天的相处,二人已经无话不谈了,说起话来也随意多了。

“灵素,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叶子侧过脸看着一旁的灵素。

灵素的视线从浮漂上转移到叶子的脸上,眉宇间多了一丝哀愁:“我天天都在这谷里,除了师兄就是义父,师兄出谷三年了,中间只回来过两次。义父更是行踪不定,有时一呆几个月,有时一两天。我能遇见谁啊?”

叶子感觉灵素说到师兄时,语气似乎有一点儿不同,轻轻一笑:“你师兄是个什么样的人?”

灵素听到叶子提到她师兄,忽然眼神都变得充满光彩,整个人都神彩飞扬:“我师兄的医术在江湖中已经很有名气了哦,不输义父的。他温文尔雅博古通今,五行八卦样样精通,武功也很高哦!”

叶子好笑的看着她:“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灵素收起笑:“他不爱我,从来只把我当妹妹,义父更不许我们有儿女私情。”说完又灿然一笑,“不过,他是我师兄这一点,一辈子都改变不了。”

“灵素,你义父不许你们有儿女私情,你怪你义父吗?”叶子想起他老爹了,连带半边玉佩都觉得有失将军府面子的人,会同意她嫁给一个土匪吗?他和飞浪一定得不到他的祝福。

“不怪,义父之所以这么要求,只是觉得我和师兄是他的儿女,他觉得我和师兄是兄妹”说完转过头,看着浮漂动了动,一提杆一只黄花鱼在钩上奋力的摆着尾巴,想从鱼钩上挣脱。灵素将杆拉近取下鱼放进鱼篓,一脸的笑:“走!做鱼去,晚上有鱼吃了!”

叶子忙拿过鱼篓:“晚上我给你露一手,可不是吹牛,我的厨艺那可不是盖的。”

灵素捂嘴一笑:“锅盖!”

晚上两个人一条鱼,一碗汤,面对面坐着。灵素用筷子扎了扎鱼身:“这黄花鱼这么做能吃吗?”

“尝尝不就知道了!”叶子一脸挑衅的看着灵素,“你不吃我全吃了啊!”说着伸手端盘子。

“唉~等一下。我尝尝!”灵素忙按住叶子的手,伸筷子夹一块犹犹豫豫放进嘴里,顿时眼睛一亮,“嗯,嗯,真的好好吃啊!”

叶子一脸的得意:“怎么样,没骗你吧!”

“没有,没有!”说着灵素就端起鱼盘起身就往内屋里跑。

“哎,灵素你不能这么样吧!”说着叶子起身跟过去。

却看见灵素把鱼放在一张画像前的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