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飞浪目光停留在那张示意图上,熟悉的字迹,风魔岭的咽喉要口位置标示的那么清楚,那么详尽。

飞浪只觉胸口抽痛着,不是箭伤的痛,是撕裂的痛。一股血腥入喉从嘴里吐出来,倒地不省人事。

李寒冰忙上前探了一下鼻息:“将军!还要救吗?”

“不用了,丢到山上喂狼。”端木青拂袖走出军医帐。

李寒冰看着飞浪有些动了恻隐之心,不管他是否是土匪,但可以看出他是一片真心待小姐。虽不知小姐的意思,可这份痴心他还是觉得可敬。忙乘人不备往飞浪嘴里放了一颗还魂丹,便眼看着他被人拖出去。

李寒冰看着渐渐远去的几个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能不能活,看上天的造化了。”

唐峰跟在端木青身后,看将军脸色有些凝重:“将军,周木澜是小姐这事儿,除了顾校尉、李军医再无他人知道,将军不必如此忧心。”

“她和一个土匪受伤回军营,不少人看见了。”

“将军,小姐回京路过风魔岭被土匪劫持,顾校尉出手相救,力擒清风寨八大将之首。这个功绩要不要给顾校尉记上?”唐峰淡淡的吐出一句,表情仍旧那么沉静如水,仿佛这就是整件事的事情经过,他只是在讨论要不要给顾校尉记一功。

端木青一听立刻意会过来:“要!当然要记一功!”

唐峰一拱手:“是!将军!”忽然听到几声杜鹃叫,眼神忽然变得警觉,“在下这就在军功薄上给顾校尉记一笔。”说完便退下了。

唐峰回到自己的大帐,对站在帐外的士兵吩咐了一声:“到火头营拿份点心来,有些饿了。”

“是!军师!”

当值守走远,唐峰端起面前的一杯茶,开口说了一声:“进来吧!没人了!”

忽而一个带着面具的身影闪进大帐:“唐军师,莫南他们失手了,你应该很高兴吧!”

唐峰面色依旧沉静如水,千年不变那淡淡的笑:“他们失不失手关我何事?”

来人冷笑的一声:“嗬,当真不关心那小美人儿是死是活?”

唐峰没有回话,表情风淡云清,仿佛来人不是在对他说话。

来人见唐峰不理会,便直奔主题:“主上让我给军师带个话儿,要么劝端木青归顺他,要么借这次剿匪杀了他。”

唐峰面色依旧,用茶盖拨弄着茶叶一脸淡然,波澜不惊:“你主子那么害怕将军吗?不能归为己用就斩尽杀绝。”

“哼,别忘了是谁帮你在皇上那里要了剿灭风魔岭土匪的军令。”

唐峰面色一沉,倏地将茶杯放在桌上:“那是你主子的阴谋,想借机杀了将军!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