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叶子见唐峰终于开口说话,忙凑上去没话找话说:“军师,你没到灵山就想到破风魔岭的方法了?”

唐峰眼睛仍没有从书上离开,只是回了两个字:“没有!”

叶子吃惊的反问:“没有?没有你就知道不会从春天打到冬天啊!”

唐峰眼睛从书本上离开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子:“这个战事只能打三个月,三个月以内若平不了匪患,就只能见将军的人头,平得了就自无需等到冬天。”

叶子瞪大眼睛倒吸一口气:“不会吧!这么严重?老爹……”叶子忙捂住嘴巴,瞟了唐峰一眼,迎上唐峰不解的眼光,忙接口,“过不了三个月我又可以看见你老人家了。”

唐峰清冷的眸子闪过一抹不被人察觉的哀伤,对着叶子微微一笑:“才参军就想家了?”

叶子尴尬的笑笑:“不是啦,我爹他身体不太好!”

唐峰放下书心里隐隐有个地方被触动了一下:“不曾想小兄弟还是个孝子。”

叶子听到孝子两个字,墨玉般的瞳眸忽然暗淡下来,她算哪门子孝子?在现代没有父母,不曾对谁尽过孝。来到这古代,五年来似乎都没有真心实意的叫过一声爹,娘?都偷跑出来几天了,不知道她会急成什么样?也不知大娘和三姨娘会不会因为她偷跑出府的事与娘为难!

想到这五年来娘恐怕是唯一一个真心待她的人,现在自己又为了一时好玩留下一个大乱滩子给娘一个人去面对去承担,这一刻叶子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下意识的握着胸前的半边翡翠:小正太我好纠结!

唐峰见叶子此时的表情以为他想家了,安慰到:“小兄弟,你爹会为你骄傲的,当所有今年参军的人都选择暂无仗打的阮将军麾下,而你勇敢的选择了正要打仗的端木将军,这份勇气都是让人敬佩的,有男儿气慨。”

叶子淡淡的一笑:“我想我会保护好我爹的,不会让他有事!”叶子此时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对端木青的印象一直留在踹开门的那一刹那,高大威猛却冷漠无情。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担心过他出征的安危,总觉得他会平安回来。而当听到三个月拿不下风魔岭,他就会人头落地时,终于明白了老爹的每一次出征都是一场生命的赌博。忽然在心里对老爹的印象做了一个彻底更新。

唐峰清冷的面容像罩上了一层阳光,笑容温暖了许多:“嗯,保卫国家才能保护家人!”说到这里唐峰停了停陷入回忆,眸光变得深远又无比温柔喃喃到,“保护爱的人。”

叶子呵呵一笑,气氛似乎有些不对:“我唱首歌给你听怎么样?”

唐峰回复到惯有的表情,微微一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