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南宫承诺听到这句话,顿时一脸囧相。为什么她总是要误会他有断袖之癖?伸手倏地将叶子拉进怀里:“不许你以后说我是断袖!我只是不是只有下半身的动物。”

叶子一脸紧张的点头:“哦,明白了。”

而这亲密的动作被路过的宫女们瞧见了,不由得宫里又掀起一个新的传言:“王爷抱着一个太监!原来王爷喜欢太监!”

流言的传播速度果然堪比网络,不过半个时辰,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也传到了身体微恙的皇上耳朵里。

“什么?”南宫辰本在静养,当听到这个传闻时顿时晕过去了。半晌苏醒过来看着一屋子太医面色凝重的跪在地上,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怕是大限将至了。

“传裕王景王及其王妃、丞相、太尉、六部速来见朕。”

当太监找到景王(六王爷)时,他还和穿着太监衣服的叶子聊天喂着池子里的鱼。一听皇上病危速去见驾时,二人连衣服都没换便急忙赶过去。此时皇上的寝宫外已跪了一地大臣及嫔妃。

皇上见景王牵着一个小太监,差点儿气得闭过气去。

“诺儿,你想气死父皇吗?”

一路上南宫承诺和叶子也听太监说了一下大概,便也知皇上是误会了。

叶子忙跪到床头:“父皇,我是端木叶子呀!你仔细看看。”叶子说话不讲究用词,一旁的人不由得流汗。

南宫辰仔细一看还真是端木叶子,心里一块石头也落地了。不由得大笑起来,精神一下子好了许多:“你个鬼灵精啊!故意逗父皇开心是吧!”

说实话打从第一眼见着这个端木叶子他就喜欢。他还记得成亲第二天诺儿带着她来奉茶。她还跟他杀了几盘五子棋,给他用木碳条画了一幅漫画,说是给他画的画像,神似却形离却透着乐趣。还给他讨论了一通治国的大道理,很有见解。想着诺儿以后有她辅佐定能让浩宇开启一翻新天地。

旁人见皇上如此开怀大笑,也附和着笑起来。

“父皇,那你现在开心了吗?”叶子调皮的问到。

“刚差点儿被诺儿气死,以后别穿成这样吓父皇。起来吧!”

“嗯嗯嗯!谢父皇。”叶子忙点头起身上前搀扶着皇上,“那父皇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儿呢?如果好一点儿,我陪父皇去花园走走好不好?”

皇上试着站起来:“好,陪父皇出去走走。”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皇上宣他们来干嘛的?逛花园?

叶子给南宫承诺丢了个眼色,南宫承诺忙也上前搀扶着,刚走了几步,皇上才注意到跪了一屋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