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墨色的天空,朦胧的月色,点点星光,又一颗流星划过,楚沉歌便瞬间消失不见了。

叶子抬望夜空:“爹,我会完成我的使命。”

叶子回屋躺在**,三娘过来敲门:“瑶瑶,睡了吗?”

忙从**起身下床,走到门边开门:“还没睡呢?”

三娘进屋坐在桌前:“瑶瑶,明日我便回山间客栈去了,你接下来该怎么做,有打算吗?”

叶子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三娘倒了一杯茶:“三娘,你能多陪我几天吗?我一个人办这件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叶子想让三娘跟着其实是想让叶随风放心,一来有个高手在身边遇到不测还有个照应,二来他不想随风胡思乱想。毕竟她和飞浪的关系确实敏感。

三娘本来只是过来试探一下,其实主人早有交待让她保护好端木姑娘。只是怕她误会是叶少对她不信任才让她跟着,所以只得如此试探一翻。

“我又帮不了什么忙,无非只是可以保你平安。”

“这样就够了呀,你想想这别苑我又不认识什么人,有你在我做事胆子也大一些呀!”叶子忙接口,随即又话峰一转,“只是有些麻烦三娘。”

三娘客气一笑:“这是说的哪里话。”

三娘和叶子做了详细的分析,便决定先通知端木青丞相想借清风寨的余孽将他治罪的消息,让其早做准备。经过几日的布属,三娘摸清楚了飞浪的住点和他的生活规律。

她们不方便在码头人多的地方见他。他回家要路过一片树林,这片树林旁有一条河,每次飞浪路过这里的时候会拿棍子杀条鱼带回去。这里很少人经过,是一个幽静的地方。

这日,三娘和叶子一起在树林里等着。

傍晚时分飞浪依旧从这里经过,捡起一傍的木棍,眼睛盯着水面,眼神专注聚精会神。静静的等着鱼儿从面前经过,一尾近一尺长的鱼儿悠哉的向他游过来。木棍倏地向它刺去,刹时间木棍穿过鱼身,飞浪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用力取下鱼儿扯了几根草,穿进鱼嘴从鱼鳃穿出,打一环拎起朝回走。

叶子忽然从林子里出来,拦在飞浪面前。

飞浪一惊,一脸疑惑:“木兰?”随即收起一脸惊讶,平静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叶子听着一声木兰,心里一颤,一时间忽然忘了她要说什么?愣在那里半晌,只是怔怔的看着飞浪。

飞浪也不再出声,只是一直盯着叶子,从来没见她穿粉红色的衣服,现在发现一身粉红的叶子多了几分小女儿姿态,似乎人也变得柔弱了许多。

一瞬间又激起他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