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太后寿诞,叶子躺在**装病。她不想去皇宫那种地方,也不想去看那些虚伪的嘴脸,更不喜欢听那些拍马屁的声音。她是个直来直去的人,那种客套虚伪的话,她不会说。

端木青也不强求,毕竟宫中规矩多,她去指不定出什么乱子。明知她是装的也顺她的意,便带着二小姐和大夫人前去贺寿。

满朝文武都知道这次明着是让带家眷给太后贺寿,实则是给四王爷和六王爷选妃,便都让自己的女儿展现最美的一面。而端木青的大女儿已嫁,二女儿也已许人家,而小女儿名声在外,常人都不敢娶何况是皇家呢?端木青便也觉得选妃之事与他们端木家没有多大关系,也没有看得特别重,备好贺礼便出了家门。

叶子听杏儿说老爹和大娘都出门了,这回端木府可是她的天下了。便一溜烟的跑到新悦楼,白吃白喝三天,干嘛不去啊!出门时连陈默也没有带就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三夫人,跟你想的一样三小姐出门了,这回连家将都没有带。”杏儿待叶子出门后便跑到三夫人的院子报告。

“你知道怎么做了吗?”三夫人冷笑着,坐在梳妆台前描着眉。

“奴婢知道了。”杏儿微微福了福身子。

“退下吧!”

“是!”杏儿便退出三夫人的房间,直接出了府。

新悦楼与宣和酒楼绝对是两种不同的风格,顾客群体也不一样。宣和酒楼富丽堂皇,处处都透着富贵之气,前来光顾的大多都达官贵人。而新悦楼简约朴实,给人一种亲切感,坐于室内便觉放松随意。

摇着小折扇走进去,小二忙迎上来:“这位客官,里边请。”叶子随着小二坐在墙角的一桌前,小二忙倒茶,“客官要点儿什么?我们这儿的全蛇羹最有名了,要不要来一份儿?”

叶子爽朗一笑:“好啊,来一份儿。我尝尝看是不是跟粤港楼味道一样。”

“好勒,一准儿让你尝到这天下第一鲜。还要点儿什么?”小二堆着一脸的笑。

“随便,反正我是一个人,你看着安排。”叶子摇着折扇微笑着。

“行,客官稍候,包你满意。”说着小二将白毛巾往肩上一甩,退下了。

叶子打量着四周,放眼望去桌桌不离酒,也有女客,女客身上丝毫找不到那份羞怯。端起面前的茶浅饮了一口,这酒楼的茶倒不错,不知它菜的味道能不能和宣和酒楼比。

叶子喝着茶观察着周围坐着的客人。忽然进来三个人在叶子附近的桌子坐下,聊着天,和小二点着菜。

莫约十来分钟,小二端着菜上来了,一一放桌上:“客官你的菜来了,要不要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