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二人身体不断下坠,山风呼呼从耳边刮过。飞浪没有迎接死亡的恐惧,只有平静安祥,他随木兰去了,没有任何束缚,他们可以没有任务负担的在一起了。

倏地一条金蝉丝缠住他们,飞浪猛地睁开眼他和叶子的身子悬在空中。疑惑的向上看去,却看到一张清新俊逸的脸庞,一脸戏谑的笑。

“兄弟,想做风流鬼也拉个漂亮丰满点儿的妞陪葬嘛,这姑娘浑身没有四两肉抱着也不舒服呀!”叶随风一脸的戏谑。

一用力将二人拉上来,飞浪在被拉上来时,衣服被崖边的树枝挂破一块,挂在那里,被山风吹得摇动着。

待飞浪看清楚叶随风长相时,一种熟悉感袭来,疑惑一问,:“是你?”。记得那时带木兰治伤被端木青的军队遇上,还是他仗义相助。

“对!是我,你能把你怀里的姑娘放下吗?”叶随风试着说服飞浪。

“不!她是我娘子,我要陪着她。”飞浪本能的将叶子抱紧了些。

叶随风轻轻一笑伸手搭脉,眼里一丝欣喜:“兄弟,我知道她是你娘子,你娘子现在还没有死。你不想活了,何必要拉上她呢?”

飞浪低头疑惑的看着怀里的叶子:“我刚试过她已没有鼻息了。”忽然又笑起来,“木兰没有死,她没有死。呵呵!”

飞浪忽然跪到地上:“求你,快帮我救救她。”

叶随风一脸不知所措:“你快起来,快起来,我又不是太夫,只是对脉络知道一点而已,你求我没用的。”

飞浪抱着叶子跪在地上:“木兰,对不起,对不起。”忽然对着天空长啸,“谁来救救她。”

飞浪这一惊叫让众人的目光朝这边看过来。不看不要紧,这一眼却让大家都注意到,清风寨还有一个活口,而他怀里正抱着将军的爱女。

顾长信跑过去,将叶子夺过来,朝着飞浪一脚踹过去,飞浪被踹倒在地,仍旧哀求着:“救救她。”

叶随风看着这一幕蹲下,拍拍飞浪的肩:“兄弟,她是将军的女儿,在将军的人手里不会有事。”

飞浪呆滞的看着顾长信将叶子交于李寒冰,便起身对叶随风一拱手:“多谢兄弟再次出手相救,在下飞浪。敢问兄弟高姓大名?”

叶随风用扇子蹭蹭头:“怎么说呢?我在外名声不太好,不太好意思告诉你。要不你以后叫我恩人好了。嗯,这主意不错。”

飞浪只得无奈一笑:“即然恩人不愿以真名相告,那飞浪也不勉强,依恩人便是。”

顾长信走过来一把抓住飞浪:“你小子命真大啊!把我们小姐害得这么惨,一下弄死你太便宜你了。”说着对一旁的士兵吩咐到,“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