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彪悍妃

叶子大喊了一声:“喂,喂,你们谁还没有吃饭,怎么多出一只碗?”

大伙相视一看,一个十夫长站出来:“好像狗子没在,不知道又跑哪儿去了。”

叶子一听还真有一人没吃,还叫狗子,这名字咋感觉像那种爹不疼娘不爱丢在一边天生天长的味道,突然同情心泛滥,便把勺子递给大头:“大头,你收拾一下,我去找找狗子。”

大头不以为然:“找什么呀!他那人脑子有问题,有事儿没事儿就坐在河边发疯,饿了自己知道回来找吃的。”

叶子对着大头一笑,拿了两个馒头:“谢啦,我就是好奇他是怎么发疯的,我去看看。”

“去吧!去吧!河在东边你别走丢了,这天都快黑了。”大头好心的提醒着。

叶子回头嗯了一声,便朝东边方向走去,在河边走了半天没见人影,便喊了几句:“狗子,狗子,你在哪儿,出来吃饭啊!”

不见有人应,便延着河边走,天色越来越暗,忽然发现似乎有一个人仰在河边。叶子不敢确定那个人是不是狗子,一边走近一边试着喊了两声:“狗子,是你吗?狗子!”

仍旧不见有人应,叶子忽然有些害怕了,莫不是死人?叶子壮着胆子一步步靠近:“狗子,是不是你呀!”

黑暗吞噬了大地最后一丝光亮,天上的长庚星已经出来了。河里的流水也因黑夜的到来变得湍急,草丛里的夜行生物都蠢蠢欲动,或肆意的鸣叫着,或在草丛里窜动着,彷佛经过一白天禁锢的不满,要在这黑夜的来临全部释放出来。

叶子看看四周,恐惧感一点点上升,有些后悔自己多管闲事了,叶子走近那个仰躺着的人,声音有些在颤抖:“是狗子吗?你还好吧!”

齐景明倏得睁开眼,叶子一惊还未反应过来,齐景明猛得从地上翻起来掐住叶子的脖子,瞪着一双大眼睛,面目狰狞,表情扭曲,叶子被掐得都不能呼吸了。双手只能用力的想掰开齐景明的手,脖子却被死死掐住,没有一丁点松开的意思,叶子只能无助的捶打着那双钳住自己的双手,却发现毫无用处,叶子捶打的手越来越无力,窒息感越来越强烈。只听到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不要叫我狗子,不要叫我狗子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绝望,无比的绝望,叶子后悔她多管闲事了,她后悔来参军了,她后悔跑出将军府了,更开始怨那该死的穿越了,如若不然她在现代说不准还能蝉联一个跆拳道冠军,跆拳道?一道灵光闪过,叶子抬起脚朝齐景明裤裆踹过去,吃痛的齐景明松了手,夹住双腿弯着腰,叶子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