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昭仪之恩

芙洛对自己是怎么出了冷宫的也很纳闷儿?进了冷宫还能复出的妃嫔在炎夏皇朝可谓凤毛麟角。

虽然从从三品的婕妤贬为了正八品的禾女,迁往如嫔主位的浣清院侧殿,但是比起冷宫的日子应该好多了。

小路子看着眼前的芙禾女,哪里还有往日芙妃的张扬和美色,心下暗自摇头,即使出了那活地狱,想必也没有什么前程了。

“小路子给芙禾女请安,昭仪娘娘派小人来给禾女引路。”

“昭仪?”芙洛心想这十个月里看来改变了不少,什么时候多了个昭仪。

“劳烦公公带我去见昭仪娘娘吧,也好亲自向她道谢。”芙洛心想难道是这个昭仪帮了自己,她为什么帮自己呢?

去往舞馨殿的途中,芙洛意外碰到了自己的姐姐玉贵妃。

“奴才给玉妃娘娘请安。”

芙洛俯下身请安的时候,听小路子称玉贵妃为玉妃略觉诧异,旋即看到玉妃那少了往日高高在上之感的容颜,想她也是因为失去了利用价值吧,只是结局却比自己好太多了。

打量着眼前几乎认不出的人,玉蓉眼里也有了些酸涩,“跪安吧,妹妹有空就来姐姐宫里坐坐。”

一路上从小路子唧唧喳喳的话语中,芙洛总算了解了现在宫里的变化。玉贵妃因一次在皇上面前越矩训斥下人而被贬成了玉妃,盛宠虽然不再,但是皇上偶尔也会去她的庆桐宫坐坐,日子还算好过。

兰贤妃现在代理皇后执掌中宫大权,往日的静婕妤则封为了静妃,攀升之快令人侧目,燕贵嫔则成了如今的淑仪娘娘。目前宫中最得宠的就是静妃,舞昭仪和燕淑仪了。

踏入舞馨殿的瞬间,芙洛略有失神。想不到坐在那主位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魏冰纯。在芙洛被贬的那个中秋之夜,柳阿蛮染病,魏冰纯代她献舞,一举引起了龙轩帝的兴趣,从此平步青云,成为了如今的舞昭仪。

魏冰纯看着眼前的芙禾女,一阵心酸,想不到当年那位风华绝代的芙妃如今却成了眼下这种样子,任何人见了她都不会再有威胁之感。

略问了几句话,赏赐了些东西便让人送芙洛回浣清院了。

芙洛也想不到当日的一时心软,让魏冰纯有了如今的地位,居然还想得起自己,帮了自己一大把,看来做好事偶尔也是有回报的。

舞昭仪看到芙洛,心里想起那日的情景来。

当日还是正四品舞容华的魏冰纯与龙轩帝散步来到了菡萏轩附近。一时想起如果不是人去楼空的芙妃帮助,自己恐怕还是一个下等宫女呢,于是向龙轩帝提道,“芙婕妤失了孩子,一定也很伤心,皇上看在她是个可怜人的分上,而且她还帮助过臣妾~~”

话到此还没说完,龙轩帝就打断了她的话。“爱妃心地如此善良,朕甚感欣慰,看在爱妃的面子上,朕就恩准她出冷宫。”

没几日皇上便下令复芙婕妤为禾女,迁入浣清殿。而自己也因贤惠仁德,上孝下慈,温文大方,封为舞昭仪,一时盛宠不绝。

舞昭仪是断然没有想到皇上这么容易就应了自己的要求,当日她也是有感而发,随口说说,想不到龙轩帝居然准了。

离开舞馨殿的芙洛并没有直接回浣清院,转而又去到了兰贤妃的云祥宫,她刚刚复位,自然是要来给后宫的实际掌权人见礼的。

“嫔妾给贤妃娘娘请安。”

兰贤妃凝视着眼前的芙禾女,也有些不敢相信,当日那样的妙人儿今日成了如此,也不觉得以她如今的样子还能有所作为,现在她早已不够格成为她的眼中钉,或者说她从来都不够格,她一直都知道芙洛的结局,倒是玉妃还让人烦心些,可是目前的静妃却让兰贤妃深深的体会到了威胁。

兰贤妃安慰了芙洛几句,赏赐了些物件,也就让她跪安了。

被人同情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尤其是对一个自尊心强的人来说。

回到浣清院,芙洛参见了居主位的如嫔,还是往日云淡风清的清雅样,眼中的哀愁略见加深。看着芙洛如今的样子,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两人相看无语。

根据宫中规矩,禾女只能有一个贴身宫女和一个粗使丫鬟,比起当日拥有一个太监总管,四个贴身丫鬟,十二个粗使丫鬟,四个太监的芙妃来说可谓天壤之别,但是比起冷宫中无一人服侍的情景来说又好太多了。

望着侧殿中一脸呆相望着自己的刀巴脸丫头,芙洛有些惊讶。这样容貌有了毁损的丫头通常都是被送出宫,或者成为最最低贱的杂役,没想到派给自己的贴身丫头居然是个容貌有损的,这样的下人乃是对主人最大的不敬。这宫里向来人情炎凉。

那刀巴脸的丫头看到自己的主子居然是那般模样也很惊讶,这样的人也能成为皇上的妃嫔,真是不可思议。

芙洛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刀巴脸其实不是刀伤,而是烫伤,听说是她进宫不久,为了救某个宫的总领太监而被木炭烫伤的,那个公公为了感谢她,并没有把孤苦无倚的她送出宫,又怜惜她做杂役辛苦,等到芙洛复位,大家伙都认为现在的她比较好欺负,所以特意为这丫头讨了这份稍微不那么辛苦的差使。

“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主,奴婢叫若风。”

“嗯,名字挺好的,只是~~”芙洛想起她的名字正犯了如今的静妃凌雅风和升迁后的白云若云嫔。

芙洛见她相貌清丽明秀,如果不是那烫伤,定然也是个美人胚子,喃喃念道“云破月来花弄影”,“不如你就叫弄影吧,可好?”

那丫头嘴里重复了一遍芙洛念的词,咧嘴笑道:“谢小主赐名。”

芙洛走进简陋但很整洁的偏殿,感到非常满意,本来就不爱奢华,这个浣清院比菡萏轩还偏远清幽,很适合修养生气啊。

“小主进来之前,弄影就把这里打扫干净了,小主放心。”那丫头观芙洛的面色,还以为她不满意。

芙洛对她展颜一笑,“我很喜欢,谢谢你。”在炎夏皇朝,正五品下的嫔妃不得称本宫,只能用我来自称。一旦用上我,芙洛便又有了现代的感觉,不自觉的会对弄影说谢谢。

弄影一阵愕然,“这是奴婢该做的。”

“弄影,弄影,你的名字真好听,今后就不要称奴婢了,就称弄影吧。”

“是,小主。”看弄影爽朗大方,也有不拘小节之处,芙洛很开心。实在不想听什么,“奴婢不敢,奴婢该死”之类的话。

许久不曾照过镜子的芙洛,坐在铜镜面前,很想看看为什么那么多人看她的眼神那么奇怪和同情。

“啊。”芙洛怪叫一声,双手捂住脸,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