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算是告白吗?

三日就这样嘻嘻哈哈的过去了,楼浩汌坐在**想着这几日和兰萱的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会心的一笑,是幸福吧!

这时兰萱端着药开门而入“王爷,把药喝了”

“你不喂我啊”楼浩汌懒懒的问道。

“自己有手有脚,自己喝”兰萱没好气的瞪了眼楼浩汌。

“哦”楼浩汌看着兰萱嘟起的小嘴,接过药一仰而尽。

“今天天气不错,我扶起出去走走吧!省的呆会发霉了,我闻到恶心”兰萱边说边去扶楼浩汌。

“你这丫头,嘴里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啊”楼浩汌被兰萱扶着下床,其实对于他来说,这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想他三天前不也坚持着去城门上陪她吗?可萱儿非说还得好好休息, 免得闹下什么后遗症,搞不懂!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

“要听好听的啊?行啊!你先说给我听”兰萱俏皮的扶着楼浩汌出了房门。

听兰萱这么说,楼浩汌突然停下脚步,双手握住兰萱的肩膀,认真的说“真的想听?”

兰萱有些莫名的看着楼浩汌的认真,随不明白楼浩汌为何突然如此认真,但还是点点头“嗯”

“萱儿,看着我的眼睛,听好了”楼浩汌抬起兰萱的下颚,让兰萱直视他“从现在开始,我只疼你一个人,要宠你,不会骗你,答应你的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会欺负你,骂你,要相信你,别人欺负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你,你开心时我就陪着你开心,你不开心时我就哄你开心,永远都会觉得你是最漂亮的,梦里也只会见到你,在我的心里只有你。。。。。”。

兰萱听着傻了,这也太戏剧化点吧,那天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却完完全全记住了,顷刻间一滴泪悄然落下,兰萱看着楼浩汌眼里的真诚,执念与深情,这叫她如何不感动,堂堂王爷居然这样给她告白,“浩汌,你这是算在给我告白吗?”兰萱不确定的问。

“告白?这不是你那天的条件吗?我答应你啊”楼浩汌伸手插曲兰萱眼角的泪水继续说“不要哭,是我不好,我。。”

不能楼浩汌说完,兰萱一踮脚伸开双手猛地抱住楼浩汌,哭腔的喊道“浩汌,你没有不好,你很好,我好开心哦”

“你的意思是你答应我了,答应嫁给我了?”楼浩汌抱着兰萱激动地问道。

“傻瓜,我不是早说过了吗?这辈子只做死变态的王妃啊”兰萱破涕为笑。

“真的”楼浩汌看着兰萱,知道看到兰萱点头才继续说道“等我们打完这场仗,我们就会京都,让你见见我的母妃,母妃一定会很喜欢你的,然后我们就成亲,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楼浩汌像个孩子似地编织着美好的梦“然后我们会有孩子,男孩像我一样的英勇伟岸,女孩像你一样的淡雅美丽”。

“谁要跟你生孩子啊”兰萱听着楼浩汌说着,心里美美的,但嘴里还是想和他都两句。

“怎么,本王的王妃害羞啊”楼浩汌打趣道。

“去你的,谁害羞啊”兰萱看着楼浩汌忍住笑意的脸,才恍然,“死变态,你死定了,别跑啊?居然敢打趣我”。

“七哥,你们在干吗?”楼浩辕远远地就看到他们打闹,满眼幸福的样子,什么时候七哥像现在这样开心过啊?

“十一啊?这不,你那未来七嫂在跟我闹别扭呢?”楼浩汌坐于院内的石凳上缓缓的说道,实则是在提醒楼浩辕,萱儿是她的王妃。

“十一,你别听他的,那死变态胡说的”兰萱也走到楼浩汌旁边的石凳坐下“十一过来坐啊?”

“哦,看到七哥七嫂如此恩爱,令小弟羡慕啊?回京后,我也让母后给我找个,免得你们炫耀”楼浩辕说着走到石凳前坐下,他怎么会没有听出七哥的意思呢?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那个是他的七哥啊?他会祝福他们的。

“十一,你也笑我啊?”兰萱听楼浩辕也跟着楼浩汌附和,心里很不舒服的道“哎。。也是,你们是兄弟,有其兄必有其弟啊?”

“那当然,我和七哥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哦”楼浩辕得意说。

“是哦!难怪你身上也有死变态的味道,死变态的弟弟是不是叫臭猪乳啊”兰萱没好气的说。

“哈哈,臭猪乳?也只有你才想的出”楼浩汌实在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笑吧,反正七哥你也好不到哪去?死变态?哈哈”楼浩辕也不认输的笑出声来。

“笑吧!笑死你们合该”兰萱看着这两个大男人笑的跟什么似地。

“厄。。。。。十一啊?最近北曁天那边有什么情况?”楼浩汌听兰萱这么说,急忙提到正事,以岔开话题。

“那小子,也不知道玩什么把戏,居然按兵不动,据探子回报他好似在查她的来历”楼浩辕指着兰萱的说道。

“查我?”兰萱不确定的问道“查我做什么?”

“你说呢?你那一计,让他灰丧着脸不打已输,他不好好查查你的底细,怎么算良策啊?”楼浩汌缓缓的说着,脑子里却在思索着如何对付北曁天。

“哦”兰萱似乎明白的点点头,然后问道“既然援兵已到,为什么我们不使一计,直接攻城呢?”

“难道我们的王妃又有什么好计策?”楼浩汌问道。

“看你那发光的眼神,你不是已经有了计策了吗?”兰萱喝着手中的茶。

“哎呀,我说七哥七嫂你们就别卖关子了,快说”楼院有些不来烦了。

“好啊?一起说,看我们的想法是否一致”兰萱看向楼浩汌说道。

“一,二,三”

“车轮之战”

“细水长流”

“哈哈,不愧为我楼浩汌的王妃”

。。。。。。。。

揄扬关内

“查的怎么样了?”北曁天坐在书房里,手里把玩着茶杯。

“禀太子,那女子并非楼浩汌的王妃?”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禀报道。

“哦,你确定你所查属实?”北曁天淡定的问道,嘴角不经意上扬。

“属下确定,她只是军医一个太医的干女儿,姓慕容名兰萱,但据说,她和楼浩汌的关系密切,想来是个室妾罢了?”

室妾?呵呵,怕不止吧!能想出空城计,真假猜疑,瓮中捉鳖这么好的计谋,连他这个北曁太子都会上当受骗,这个女子不简单。在大敌当前,居然还能淡定的自娱自乐弹起琴唱起歌来。慕容兰萱?名如其人,淡雅芳菲,美艳绝伦,惊为天人,呵呵,我们还会有机会再见的。北曁天一扬手“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