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唐临风

马不停蹄说的连续赶了三天的路,兰萱有些累了。可是兰萱知道不能停下,前方西平还有很多人等着她!等着她前去救援!

“七嫂,天色不早了,过了这个红杨镇,前面就没有歇息的地方了,只能露宿,我们今天就先在这找间客栈休息吧!”楼浩辕骑着追风在马车外问道!看着萱儿疲惫的样子,他的心里满是心疼,如果可以,他宁愿她的一切都由他来承担!可是。。。。都怪自己不懂医术!

“嗯,那好吧,其实我也挺累的”兰萱抛开车窗帘说道!不知道浩汌现在到万佛寺了没有,一路上累吗?有没有好好听她的话,好好的照顾自己!

“爷,前面有个清逸客栈”

“那就去前面那清逸客栈吧!名字听起来还不错”还没等楼浩辕回答,兰萱就先说了。或许休息一下,才会有更好的精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就这样一对人马住进了清逸客栈。

饭桌上

“喂,这个是我的,你不准给我抢”兰萱夹着一块鸡腿嘟着嘴怒道!这个十一,竟然敢跟她抢鸡腿!

“这上面有没写你的名字,怎么就是你的了”楼浩辕毫不认输的否认道!原来一局饭可以吃的如此有意思!

“我是你七嫂,没听过兄为父,嫂如母吗?所以这个你得让给我”兰萱也毫不相让!

“爷,萱儿啊,要不我们在点一份”秦青实在看不下去了,建议到!

可谁知本来争抢的两人却如此的有默契“不行!”

“这个明明是我先看重的”兰萱强调道!

楼浩辕心里憋笑,做了个不耐烦的表情“呐,呐,给你,好男不跟女斗!”

“哼!”兰萱吹鼻子瞪眼的,将鸡腿夹入自己的碗中!嘴里依然嘀咕“就你那样,还好男呢?”

就在这时以声音转来“哈哈哈,萱儿还真有意思”。

兰萱闻言看去,这一看还不得了,这不是鸳鸯蝴蝶吗?他怎么会在这,该不会又来踩花吧!兰萱下意识的双手抱胸!

楼浩辕和众人看向此人,白衣纯朴,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的人物!奇怪他怎么认识萱儿的?

“在下唐临风,打扰各位了”唐临风自我的介绍道!天知道,他有所想萱儿这丫头,要不是楼浩汌那小子天天追查他,还动用暗楼追查到他弯月楼里来了,他早就去拜访她了,这不,好不用意楼浩汌去了万佛寺,萱儿又要去西平,他才特意赶来的。

“你怎么在这里?”兰萱回神,她又不怕他,料定他绝对不会乱来,除非他想不举!

“师妹啊,我这不是特地赶来协助你的吗?”唐临风走到兰萱做的桌边坐下!他早就将兰萱的一切调查得清清楚楚了。

还没等兰萱反应,楼浩辕就插口警惕的问道“你是七嫂的师哥?我怎么从来没听七嫂说过!”

“是啊!以前小的时候萱儿总喜欢跟在我后面,是吧,萱儿”唐临风温润尔雅的淡笑道。

“呵呵,师哥,你身体好了吗?上次那药的效果不错吧!”兰萱强忍着怒气说道!还师哥呢?

唐临风当然知道兰萱所说的药效是什么?上次害的他在怡红楼里出丑,几天都不能行**!想着心里就一阵虚寒,眼角抽了抽,依然笑脸相迎“谢师妹关心了,你那药效确实不错,后来师哥身体好得很呢?”

影在一旁听着,这真的是王妃的师哥,怎么从来没有听王妃说过,王爷也没有提过,难道连王爷都不知道?听着他们的对话,貌似都是礼尚往来的,可是细听,却能听出里面隐含着丝丝的怒意!

“这位唐公子,老夫是萱儿干爹,听闻你是萱儿的师哥,想必医术更不在话下了,这次西平瘟疫,能得到唐公子相助,想必是如虎添翼”秦青淡淡的说道!萱儿从来没有说过她有师傅,师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萱儿的性格,她是不屑撒谎的!

“想来这位就是秦青太医了,萱儿出师承蒙你照顾,在下感激不尽”唐临风越说越离谱,说的跟真的似的。

兰萱听着直翻白眼,没想到这古代人还挺会演戏的,说得跟真的似地!还出师呢?天啊?她的师傅?在那啊?要说有,那也是医科学院的老师们,好不好!

兰萱瞧着唐临风,你就吹吧!看你能吹出个什么雷人的故事来!

“唐公子客气了,萱儿是老夫的义女,照顾她是老夫理所当然的事情,况且萱儿现已贵为莫王妃,王爷很疼惜萱儿”秦青不紧不慢的说道,实则在提醒唐临风,看他看萱儿眼神就知道了!

“呵呵,说的也是”唐临风淡笑点头,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唐公子说是来协助七嫂的,不知道唐公子有何看法?”楼浩辕问道。他很不喜欢看到他看萱儿眼神,该死的,他们皇家人即使有爱慕之心,都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萱儿,而他呢?简直是明目张胆!

“实不相瞒,在下虽与萱儿是同出一门,但在下主修武功,萱儿主攻医学,所以在下的医术不及师妹半分”唐临风淡淡的解释道!看来这里,没有人欢迎自己哦!但自己还是得留下来,好不用意才有这个机会的!

“原来如此”秦青摸着胡须若有所思的点头!

“你们继续聊,我累了,上去休息了”兰萱起身甩下一句话向楼上客房走去,哎。。。。不想管了,反正他对他们又不会有什么伤害,整个队伍就自由自己才是女人,难不成鸳鸯蝴蝶还好男风不成?

走在楼梯上,兰萱突然顿住了脚步,侧头看了眼唐临风道“师哥,夜里春风虽轻,可也得当心别着凉了”

还没等唐临风回答,兰萱继续说道“影,今晚替我守门”

“是”

“啊。。。。”打了个充满困意的哈哈,兰萱继续向前走去“困了,睡觉”

留下的楼浩辕和秦青相视一眼,也觉得无趣,各自散去!

唐临风站在客栈里,看着兰萱消失的背影,她的话他当然听得懂,而且很明白!她这是在提醒自己,夜里不要去打扰她的清梦!真是个有趣得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