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看戏

邱晨皱了眉头,秦铮一直柔和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刚刚还为男子有亲人寻来而略感松了口气的人,随即被自己看到的一幕惊愕不已。那名男子竟然一抬脚踢开老妇人,一把拽住那个女孩子往大棚里拖过去。

“哎,我的闺女,我就用她关扑……一百两银子!”男人找到关扑棚子的管事急急地要求着。

管事脸色冷淡,瞥了一眼瑟瑟发抖面无人色的女孩儿,一脸轻蔑道:“就这么个样的还一百两银子?……我们这里关扑财货,不做人口生意,你去别处吧!”

男子哪里肯走,伸手拽住管事的衣角,连声讨价还价道:“一百两不多了……哎,五十两也行……二十两,二十两真的不多了,我这闺女长的多俊呐!再过上两三年,就是西四瓦子的头牌也比不过啊……”

那管事很不耐烦地挥挥手,“说过了,我们这不做人口买卖,去,出去!”

说着话,刚刚将男人掼出去的壮汉又从两边围拢来。那男子一看这两个人,不由就想起刚刚摔得那个痛……全身骨头仿佛都摔零散了一般……下意识地,男人打了个寒颤,扭曲地挤着笑脸,连连往后退着,一路退出大棚子去。当然,他还没忘了自家的女儿……他并非这么上心女儿,只不过,这会儿女儿在他眼中就是唯一能够卖钱的‘物件儿’。这里不做人口买卖,有的是做人口买卖的……西四瓦子却别的,就是不缺勾栏窑子,自然也不愁拉着自家如花似玉的女儿换不来银子!

只不过,这个男人做梦也没想到,他拉着女儿刚一出门,就有两个差役如狼似虎地冲了上来,一抖手中的铁锁链兜头套住他拖着就走。

“差大哥,差爷,小的没犯罪,差爷是不是误会了……”男子磕磕巴巴地询问着,抱着一抹希望。

一名差役很不耐烦地回头踢了他一脚,恶狠狠道:“弄错什么,你是不是刚刚踹了你老娘?有人替你老娘告到府衙了,告你不孝忤逆!”

那男子听了第一个问题还下意识地点头呢,猛地听到后边一句,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辩解道:“差爷,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没踹老娘,我怎么可能踹我老娘呐……”

两名差役很不耐烦地抖抖手中的铁锁链,也不知使得什么手法,男子被索在中间顿时消了声息,旁边的人也看不出所以然来,只看着男子双手紧紧抓着脖子上的锁链,脸色胀红呼吸急促着,双腿拼了命地追着两个差役的脚步,半丝儿不敢落下!

两个差役一阵风似的将烂赌卖女殴母的男子拉走了,那个小女孩颤颤巍巍,胆战心惊地从棚子里跟出来,一眼看到扑在地上还没起来的老妇人,连忙扑过去连声呼唤着将老夫人扶起来,老妇人也不知摔狠了还是踹狠了,脸色惨白着,额头磕破了,一股鲜血从额头洇下来,漫过眉尾,一直落到脸颊上……

“奶奶,奶奶,您没事儿吧?”女孩儿急声询问着。

老太太坐着缓了口气,这才撑着一口气摇摇头,抬手给孙女儿抹抹眼泪,第一句就问:“你爹呢?”

女孩儿瑟缩了一下,低声回答道:“我爹被两个差役锁了去……说有人告他忤逆不孝!”

老妇人一听被差役锁了去,虽然不知道不孝忤逆的罪行如何,本能却害怕起来,连忙招呼着孙女儿扶着她起来,颤颤巍巍地就要去追儿子。旁边一个看热闹的中年人看不下去,开口劝道:“别去找了,那个逆子殴母卖女,哪里还有半点儿人性……你别管他了,带着孙女儿回家相依为命度日去吧!”

老太太茫然地转回头,看着中年人问道:“这位大哥说的话好不无礼,那是我的儿子,我怎能不管不问?若是儿子没了,就我一个老婆子带着个孙女儿怎么度日?哪里还有活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ernuchengshuangfumantang/46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