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 一纸诏书诸侯乱

月的风,很轻柔。

摇曳军帐外的那棵小树,嫩绿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声响。

春夜,弥漫着醉人的芬芳。皎月高悬于夜幕之上,更让这夜色,增添了许多亮丽。

然而袁绍的心,却在往下沉。

春意浓浓,但他没有心情去欣赏。满脑子都是成皋外那血肉横飞的场面,至今扔记得,在退回河内时,在河水畔顿足捶胸的景象。董家,真的已经成就了气候。

现如今,袁绍驻军于城下,彷徨不已。

该何去何从?是向朝廷臣服,还是……不,让我向一个鄙夫称臣,我绝做不到。

可是,不称臣,又该如何是好?

薰卓突然亮出了传国玉玺,向天下人昭示,这汉室的正统,就是在现在的阳,就是那个小皇帝刘协。如果说,此前诸侯还能信誓旦旦,那么现在,代表着汉室运数的玉玺出现,令所有人息声。就连韩馥,态度也似乎在今日里变得有些暧昧。

薰卓这一招,可说是狠辣至极。

一夜之间,诸侯从英雄成了反贼,一个个惶惶然,不知所措。

公孙瓒已经回渔阳了,城如今只剩下了袁绍和韩馥两支人马,使得形式有些复杂。

最近几日,袁绍军的粮草供应明显有点拖沓。

向韩馥询问的时候,韩馥也都是支支吾吾,看意思好像是有些不太情愿。

没有了粮草。袁绍军又该如何?

想到这里,袁绍就觉得心烦意乱。他决定明天要问个清楚,韩馥究竟是什么意思?

帐帘一挑,刘备和田丰押着一人走了进来。

“玄德,元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ehan_2/27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