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 齐聚杭州

最后就算有丛妃内战还是输了,丛妃清楚认识道龚继霸同志的特质,这就是一个为坑而存在的孩子。

不该上的时候大喊冲啊,带领队友走向团灭,该上的时候缩在后面,就是不上……新手都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是某人的新手期实在是稍稍有些长。

打完这把丛妃是说什么也不打了,乖乖跑到包厢里做起了忠实观众,这么冤枉的输她就是在物热班队都没有过。

到晚上十点的时候,基本上各区的成绩都已经尘埃落定了,606以三天第一晋级第一档次种子队。

c大也在他们那个分区以分区第三险险竞技,钱兴峰也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一个结果,之前很强势的对手不知道怎么,突然变的异常萎靡,接连输了他们两场。

真相其实也不是很难猜,这几个孩子被叶离那帮人玩坏了,浙大被华东理工几次使用美杜莎打到第二名之后,心里那是非常不爽。

直接把郁闷发泄在第三名上面,那个时候c大早已被反超掉到第四,面对浙大怒火的队伍,一场隔一场接连被浙大三盘20分钟以内搞定,直接把自信心都打没了。

因此c大升到了第三,而第四也不是那个被玩坏的队伍,而是另外一只钱兴峰不认识的队伍。

在全国其他赛区,湖北赛区第一个出现的自然是sh,以全胜战绩进入线下赛的sh犹如王者君临无人能挡。

广东地区深圳大学ak战队那帮人,并没有像姜皓他们这样采取横扫,而是下定决心留力,第一第二天虽然是第一名出线,第三天却把自己控制在了第三名,广东地区的各个强队都没意识到身后还有这么一条毒蛇。

工管一班一伙人既然来了自然不会很快就走,杜飞他们陪一伙人一起玩到24点后,以送妹子回寝室为名义全都撤退了,毕竟谁打了一天dota都会累。

一伙人三三两两一边讨论,一边漫步回笑,秋风吹在身上难得没有感觉到寒意,倒是有着几分春日温润。

杜飞还是细心地把衣服解下,给丛妃披上,现在他对于周冰冰几人类似“哦~~~”之类升调的怪声已经见怪不怪了。

稍稍减慢步伐的两人,倒是落在后面进入了两人世界,丛妃能够发现杜飞眼带着些兴奋又带着些疲惫,有些嗔怪地说:“也不知道休息一下,反正都要出现了这么拼命干什么。”

牵着杜飞的手,女孩的脸上还是有些潮袖,杜飞心里暖呼呼地紧了紧手上的力道,感受着手心传来的那片柔荑:“其实还好啦。”

见丛妃有些不开心的撅起了嘴,杜飞赶紧找了个绝佳的切入点:“其实是有点累啦,不过后面看你来了,就想在你面前好好表现一下,精神头又来了。”

杜飞说这话时没敢很大声,而是贴在丛妃的耳边说着两人的悄悄话,丛妃地俏颜染上了一层袖霞:“油嘴滑舌,再说你的比赛我又不是没看过,还要在我面前特别表现干什么呢。”

虽然丛妃还是撅着嘴,不过杜飞能够从看到她嘴角带起的一丝笑意,果然任何女孩都喜欢甜言蜜语,杜飞发誓他没有骗人每一字都是发自肺腑的,当然稍稍有那么一丁点夸张。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tafengyunzhidianjingwangzuo/23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