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这个榜单将她列入其中,反而排到了最后,因此那百晓生当代家主还专门向她致歉,就是怕她心里计较。

年青人说完了这些东西的时候,正好看到外出的司马玉龙送东方紫若之后。回来客栈。他正说的得意,却没有想到忽然感到了一个眼神看了过来,这是高手的气势。

年青人一看,却看到是司马玉龙正看了过来。

原来司马玉龙也听到了这些话儿,却是想起了曾经易容的许梅了,不过再一看,这个年青人明显与许梅的身材不一样,是个真正的男人,就不在意了,于是司马玉龙上楼去了。他走之后,这个小青年却是有些忐忑。

“难道他看出我的伪装身份?”想到了这里,小青年抱拳一礼,与在座的人告辞。便也付账出门去了。

终于,到了这一天,天玄洞被挖开了,事先得到了消息的官兵都退出了老远。只剩下一些干活的民众们,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直着一堆拿刀拿刀的江湖人冲了进去了,吓的面如土色。

不过,这个时候,未必所有人都是有礼君子了,也有嫌这些民众有碍正事的,于是一刀结果了身边的人,但是正道中人也顾不是得了,只有骂一声。因为天玄洞里已经乱了起来。

司马玉龙也过来了,他却不是去天玄洞,而是去了秘藏的另一个地方,那里是他师父的闭关的地方,也许会找到推碑掌呢。走进去之后,他才发现这里四通八达,只是多了不少的石块儿,估计是之前撞击让这里有些隐隐的裂纹,以至于山石崩溃了。

可是当他来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有人抢先一步。又是之前的闯王。他眉头一皱,难道他与这个人物天生犯冲不成,几次三番的看到了这个人了了,也不知是不是上辈子回头了了多少次,才有这样的再见的缘分。

“好小子,又是你,上一次你抢了我的刀,这一次还不给我还回来了……”闯王高兴的叫道。

两人随即出手。这一次,司马玉龙有了宝刀,闯王的是另一把军刀,都是神兵。还是一套的日月宝刀,可是此刻两刀在一起撞击可以说是相煎何急了。

没有想到,二人的大战,居然有些声色,司马玉龙自然不知道,这却是闯王上次败了之后,特意回家苦练了一阵子家传的刀法,又杀了一个手下的名叫胡一刀的将领,夺了他的家传刀谱,于是刀法大进,加上宝刀,与司马玉龙斗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因为功力不如而觉得不支。

就在这个时候,杀气腾腾的一群人围了上来,却见一群闯王势力人带着兵器过来,可是司马玉龙没有办法,司马玉龙的刀法是是个人战斗的,不是战场之刀,所以司马玉龙看到了这样的情景也有些发悚。他的知道乱刀砍死老师父,这些人有阵法,自己一个人杀的的再多也是没用的。万一受伤,可不值得,何况还有闯王在一边环绕攻击。于是他用轻功退出了这里。心想反正师父闭关地方,闯王也找不到,回头再来。

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之后,闯王竟然发现了山壁上有一道整齐的划痕。可是这划痕却不是一直走下的,竟然在一个地方错开了了,他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有一个隐形的石门。于是就用宝刀砍这里的石头,打开了一间无人的石室。在石室中得到一本书籍,正那《推碑掌》的秘籍,如果让司马玉龙知道了自己的师父的传承被这闯王得到,不知如何怒气吞山河了。

不过,司马玉龙也并不是没有收获。

他仗着宝刀犀利,竟然也发现了一处密室,不过他打开之后,却看到了里面空空的,没有东西,好像是一个半球形的屋子,上面全是各中角度不一的小坑。看到了这些东西他的下意识里就是一动,自己先前怎么没有注意道。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宝物不成。

好在这个时候,密室的门已经关了。他也找到了机关,打开了火折子。一步步是走着,看这里的摆设,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用指头戳出来的小坑。他的心中骇然。这是什么功力啊,不过就在这时他一愣,发现唯一没有小坑的地面上的花纹之中,竟然隐藏着一行一行又一行的小字。他心里惊讶,就看了起来。

“什么!这里竟然是天玄指的指谱秘籍?”

司马玉龙没有想到这里的字迹,竟然是写的天玄指三个字。里面的修炼功法极为详细,却不知是谁人所刻,他可不相信这是当年死在这里的春秋子所刻的,这里的痕迹表示出来,这是一个绝顶的高手,春秋子还不够资格。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keqingqiu/5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