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他来到了天门山附近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魔教大举出动,却住在天门山脚下,一层层的人围着,不让任何人过去。司马玉龙去了一次,没有人同意。想用武功来闯,可是也被一个高手阻拦了。

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功力虽然高。可是战斗经验终究不如一些成长了许多年的高手们。自己还是很弱小啊。

他却不知,那个与他对了一招的那个高手也是心里吃惊于是他的修炼的武功深厚无比。开始佩服他呢。

如果让他知道。却不知会如何的想了。

不过,进不去那里。他也另有办法,正好旁边就是一家客栈,他的心中一动了,就是想到了居住在这客栈里来观察这里的事儿,入住了之后,每天观察。才发现原来魔教的真的是有大事,一批批的人转悠着,不知忙些什么,又是行礼,又是欢呼的。

直到有一天,听到魔教的教众高呼教主。司马玉龙才确定,这些人忙的事情,应该是与教主的事有关了,魔教是没有教主的,却不知这个教主是谁,不过应该不是东方紫若了。因为候选人里,她是去的最晚的一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修炼这么快就完成了《魔门秘典》上的武功。

当天,在客栈里吃饭的时候。又听到了隔桌儿传来的说话声。原来他们说的是当今的闯王势力居然也来到了这里。

“闯王可是江湖豪杰,听说他身为一个地主,从来不收租子。只要佃户们修炼武功,还会有奖励,不知是真是假。这一次闯王前来,可是带来了他的军刀,听说那刀有两把,一日一月,分别代表一阴一阳,刀刃啧啧,锋利的吹毛断发……”那个说故事的人唾沫横飞的说着。

原来闯王真的试验过吹毛断发的典故,却果然如所料的。这头发到了刀刃上主,一吹果然断了。他的宝刀这下也出了名了。

一行人说着故事,有说有笑,忽然其中的一个人的目光炯炯的看向了司马玉龙。他的的感应最是敏锐,才一发觉,就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原来竟然是一个光头和尚,却也坐着吃酒说话儿。一边看向了司马玉龙。

司马玉龙心中觉得奇怪,这个人也给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是细想之下,又记不起曾经是在哪里看到过,不过这种感觉指引着他,他想了想,才忆起,这个人一定是与某个熟人有关。

当晚,就在司马玉龙入睡的时候,竟然有朝他的屋里吹药粉。司马玉龙第一时间闭了气。他现在的功力哪里会连这些小动作发现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了,原来是个和尚。

随即他知道了。这个人就是之前那个和尚,一直看着他的和尚,却不知如何来到了这里,可是和尚一说话人,他知道了,先前的药粉就是他吹进来的。

和尚说,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于是司马玉龙坐了起来,问他为什么要暗算自己。

和尚大笑:“为什么,你自己想知道么,我偏偏不告诉你。不过我可以提示你一下,我姓沙,名叫和尚。”

司马玉龙想了想自己得罪的姓沙的人,便知道他是谁了。原来这个人是十年前的沙通天的儿子。想不到十年不见,居然长的这么大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keqingqiu/4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