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了这里,司马玉龙的心里又开始慌张起来,他看到了上官灵儿的苍白的嘴唇,还有昏迷时依然留在脸上的欣喜。心中更是惭愧,不知不觉,司马玉龙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两个孩子这时强自镇定,见到司马玉龙落泪,才一下子哭了出来。

司马玉龙的落泪,让沈浪也是惊愕,不过随即也是叹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谁说男人不能流泪的。可见司马玉龙对妻子的爱意之深。想到这里,哪怕是何天等一众魔教中人。也不禁有些酸楚,他们虽然是魔教中人,生杀不忌,但是最佩服的就是这样性情中人。因此。先前对于司马玉龙的一些成见纷纷扬扬的消失。开始敬佩他。

而司马玉与吴京,这个时候压抑的感情,才一下子发作起来,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才发现上官灵儿之前的战斗,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就在他们两个要哭的时候,上官灵儿却骂他们一顿。因为上官灵儿不想让司马玉龙来的时候。会为自己伤势担心,所以她压抑了伤势,只想在死之前,能看到司马玉龙。

直到看到了司马玉龙的到来,她才心中一松,奔了过来,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之前压抑的伤势一下子爆发,她就受伤倒地。因为之前要哭,两个孩子被吓了一通,不敢哭了,这时司马玉龙双紧紧的抱着妻子,他们两个孩子都没有围上来。直到司马玉龙哭了出来。

在这一刻,两个孩子才哭了出来,一时间,整个宅子里充满了悲哀的气氛。司马玉龙是想到了妻子对自己以往的那些好,以及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而两个孩子更是如此。

他们小小的心里,忽然对于力量,有了更深的渴望。

如果有力量,妈妈就不会受伤。如果有力量,敌人也不敢嚣张,如果有力量,自己也不会只能在这里哭,却不能复仇。

司马玉咬着银牙,对那些黑衣人痛恨到了极点。心中更是后悔自己以往没有真正的用心学习武功,如果他的武功再高一点,也许就能帮到妈妈,就算帮不了忙,有了武功,妈妈也不会这样照顾自己,以至于受伤。

没有了自己这个累赘,妈妈就不会这样的左支右绌。

老二朱冰身死。另一教隐现……上官灵儿受伤。司马玉龙为了寻找秘籍寒冰掌。到大漠去,那里盖起了新的风悦客栈。  司马玉龙的刀法,掠影一剑法作刀之术,决杀。

不光是司马玉如此,就是吴京也是如此。

从小就读书的他。虽然在长大后决定学武的时候,强硬了一回,可是总的来说,他还是个孩子,一个从小就学读书礼俗的孩子。虽然会了武功,可是却只是与司马玉在一起切磋,没有实战过,现在遇到了这样的危机,才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弱小,就算是饱读读书,又能怎么样呢。

于是,他对武功更加渴望起来,只要自己强大了,自己的亲人朋友才不会遇到这种事情。想到了这里,他也渐渐的起了慕武之心。

司马玉龙哭声渐小,这个时候,沈浪才劝道:“玉龙,你不必担心,灵儿可是个神医啊,难道家里没有保命的丹药么?”

司马玉龙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事,却说道:“保命的丹药是有,不过这样的内力的伤害,没用的,因为内力的伤,药石难救,示不过,家里有一颗冰晶珠。倒让我灵机一动,那是用来冰镇伤口,好用刀圭来处理腐肉的。不知能不能用……”

正说到了这里,忽然有一个老人的声音说道:“冰晶珠虽然 有用,不过,对于你妻子的伤,也只能保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你确定一个月之内可以找到这样的阴寒秘籍么?”

“参见离地执事……”

何天等魔教教众都跪拜下来,不过他们的手上还结手印,很是奇怪,可是司马玉龙与沈浪却不奇怪,老人白发苍苍,不过精神的的正很,不像个老人,倒是红光满面,似乎是遇到了欣喜的事,想到了这里,司马玉龙忽然问道:“老人家可有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我教中,有一颗冰魄珠,是一件异宝,可以借与你。不过,你须要答应加入我教才行……”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keqingqiu/4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