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啷……

这一刀没有落到实处,因为与此同时的司马玉龙也动了。他的动作如光似电,那一刀的快,已经不能用言语来描述的。

可是,功力的差距,让他即使是有着高超的刀法以,也是没有用的。毕竟这些都是实力的一部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用的武功虽然高,可是也只是清松道人当年传下来的,开始清松道长的武功就不是排行第六的江飒的对手。后来创造出了推碑掌,又可惜因与对方同归于尽而没有传下来,至今成为了遗憾。

就在这个时候,两刀撞击在了一起。

就让那些锦衣卫的人们也愣了,心相,我们的大人可是大内第七高手,怎么会与这个人打成了平手,要知道邹德宽大人的武功可是以速度著称的,饶是如此,居然也让司马玉龙接住了。不可不说,最大的优势已经不是优势。

这些锦衣卫的人们心里紧张起来。这个时候,一个不慎,也许就耽误了大人的大计了。所心他们也都提起了心。不敢说什么。这里一时间只有,兵器的撞击声音。

司马玉龙一边战斗,一边留意着外面的情景。心中计划着如何逃离。之前的困局已经解决方案了。可是如果继续下去。追兵们合围攻起来他可就不妙了。所以,想到了这里的他,心里极为紧张。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战斗的正激烈的时候,忽然“啊。啊啊。啊啊……”的不断传来了惨叫的声音,司马玉龙心中一动,便要看时,可是却发现,邹德宽的神色已经变了。邹德宽高叫道:“找死,哪里来的贼人,竟敢犯我锦衣卫……”

“没办法,你就当我嫌命长吧,好了,我这就走,不打扰你了了……”这个声音说道。

就在邹德宽心里阴晴不定的时候,忽然发现,惨叫的士兵倒是没有了,不过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火光,他心中一动,才发现这个火光是冲他而来的。邹德宽心中一凛,闪了开来。正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就在刚刚火光瞪眼的光芒过后,看清周围的事物。

才发现,原来司马玉龙竟然不见了。

遥远的方向还传来这之前的那个声音说道:“哎呀,本来想走的,看到了这个好玩的东西,一时手痒了而已,这下真的走了哦……”

声音渐渐小了下来,邹德宽想要追去。可是想到了司马玉龙。却又担心司马玉龙打了个回马枪,不过想要追司马玉龙,又不是知道他去了哪里,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邹德宽嘿嘿的笑道:“反正我的任务,就是引开这个司马玉龙而已,现在已经达到了目的,想来的东方紫若应该让老二抓走了吧……是了,老二自从的练了少林寺的那本禁忌的秘典之后,不光是学会了一路的阴毒又极快的剑法,而且身法也极快。速度不在我之下。如果说我,是隐藏的高手,他就是速度快的高手,应该是可以做到那个任务的……”

想到了这里,他心里安定,手一甩,大步的走了了,随后锦衣卫的人们也跟着离去了。

一边走,一边还沉吟着说着:“可惜了,咱家的天都斩还没有全部施展呢。也不知道,如果是功力相等的情况下,这个司马是不是我的对手……”

他之前使用的身法与分身之术,就是《太白幻诀》里面的武功,还有那剑法。也是李太白游山时候,观天都峰创造出来的一路剑法,名为天都斩。 不过李太白当年创造天都斩是一路剑法,却是依靠古时的那种战阵用的大剑而创的,所以用的是双手。后来留传到了东瀛,正好当时东瀛在模仿唐朝的那种唐刀。于是就以刀做剑,成就了后来的剑道。

不说邹德宽心里高兴的离开。却说此时的司马玉龙却在极速的往回赶。之前的时候,那个声音的帮助,其实他并不熟悉的人带来的,可是虽然声音不熟悉,不过那话,却是沈浪和他平时交流武功的一个暗号。所以,才一听到,他就知道如何做了。于是,两人默契的利用了这个方法,让邹德宽首尾不能兼顾。这才各自都安然无事的离开了。

离开之后,两人传音之时,才了解了消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keqingqiu/4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