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华灯初上,夜晚的烟花在这江南的富庶之都显得格外漂亮。吴京是个读书子弟,却是最为枯燥的童年生活熏陶之下,对这些景色很是向往。倒是那司马玉,一向喜欢习武,又自小在江湖中跟着父母闯**,对这些景色很是淡然。

司马玉龙、上官灵儿、东方紫若三人慢慢前行。而两个小子各怀鬼胎,在后面玩耍起来。

终究是童年心性,吴京与司马玉说了一会儿闲话,忽然感慨的说道:“还是弟弟你幸运,有司马叔叔这样的高人指点武功,又有有婶婶教你医术,这样的生活真让人羡慕。”

司马玉疑道:“难道是东方姑姑一直都没有教你武功?”

吴京感慨万端:“是啊,我娘说了,先前我爹爹与妈妈之死,都是朝廷的锦衣卫做的事,现在首恶已死,倒是没有什么可以报复的了。难道还能与明朝作对不成?可是,偏偏她担心我学了武功之后,要么是加入了曾经害死我父母的锦衣卫,又或者是一时冲动,去报仇,反而害了性命,因此,她一直不肯教我武功。”

司马玉说道:“这个可不能怪姑姑呢,我听爹爹说过,当官的人儿是不能学武功的,一旦查出来,就有严重的后果,我当初学医的时候。妈妈一早就说过了,只要学认字,学做人的道理。至于考试是不用去想的,除非能做朝廷的武官,不然文官学武,会被猜忌的。不会有善果。姑姑不教你武功是为了你着想。”

“虽然明白,可是想到你们都会武功,偏偏我一个人在学文,实在是没有意思,不如弟弟你教我武功吧。”

司马玉吓了一跳,说道:“这可不和,我爹不让我随便传人的,不然非打死我不可,如果你要学医术,学健身的导引术,我可以教你,可是武功却不能教你。不然姑姑也饶不了我。”

“可是,我实在是不想当官啊,当官有什么劲啊,我一直想要的,只是能跟你们一样闯**江湖。而不是做什么官。我有时也在想,我父母兄弟都不在人世我,这些虚名有用么,真的要用一生,为这个朝廷效力么,然后博得一个封诰,让自己的家族显赫?可是,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啊……”吴京说道。

司马玉正想说话,忽然停了下来,畏惧的抬起头来。

却见三个大人早就停了下来,正在不远的前方冷着脸看向他们两人。吴京一看到义母东方紫若的神色,就知道她生气了。于是主动上前认错说道:“娘亲,我错了。”

“回去再教训你。”东方紫若说道,气呼呼的调头不说话。

司马玉龙笑道:“走走走,回去再说。灵儿,你看看,我就说孩子还是要教训才行的吧,现在玉儿被你惯坏了,身为一个男人,还不如京儿这个文人有担当……”

司马玉上前赤红的脸低下头来说道:“爹娘,我错了。”

司马玉龙嘿嘿一笑,得意的看向了上官灵儿。上官灵儿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才对司马玉说道:“玉儿,回家再说。你先去药店,把为娘前天订购的药草取来,这是银子。给,可不要让人骗了哟……”

司马玉故作成熟的说道:“想骗我门都没有。”

司马玉得了钱,兴冲冲的跑进了人群中,时候已近黄昏,这时的舞狮还是很有趣的,不像后来,纯粹为了舞而舞,江南多灵秀,不但有文人,也有武人,这里的气氛很好,明朝也是是南方发达的,却是定都燕京,京城自有气象,但说富庶,却不如南方。

三人回到家,围着吴京问起话来。

司马玉龙笑道:“京儿,你真的想要学武?这个可是不行,除非你不走仕途这一条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keqingqiu/3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