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说道:“我没有证据,但我知道有一处可以证实我说的话是真的”

冯长老说:“什么”

“那就是在柳天行的后背上有一个刀伤”

那柳天行一听,顿时脸上一丝惊恐,但他真是老练,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叫道:“我柳天行明人不做暗事,无名姑娘你突然之间给在下头上扣一个屎盆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柳天行,你是不是心虚了,不敢让这么多人看你背上的刀伤啊?”

柳天行见她以言相激,而几位长老都沉默不语,都在盯着他看,心想只能去赌一把了,当日柳天行正在屋里密谋杀风啸天的事情,发现丐帮五袋的孙长安正在偷听他们谈话,于是双方争斗起来,柳天行丈着他们人多,心里疏乎大意了,孙长安临死之前偷袭了柳天行,在他后背捅了一刀。事情过了这么久了,柳天行的刀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别人自然看不出来。

他假惺惺的扮无辜之相,在众人前面赫然脱去上衣,露出他那白晳的上身,当他转过身去,众人一惊,果然是有一道伤疤。无名说道“柳天行,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柳天行笑了笑说道“无名姑娘,在下确实后背有一道伤疤,这是我少年时学武功受了伤留下的,这难道就是我谋害风帮主的证据吗?真是可笑”

无名说道“好吧,既然你还不肯招认,那我只有请出孙长安了”

“笑话,孙长安已经

死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柳天行的此话一出,顿觉得失言了,后悔不已。

无名笑道:“柳天行,你怎么会知道孙长安死了,难不成是你杀死的?”

柳天行道:“笑话,孙长安的死在我们丐帮是众人皆知的事,你刚才之意是说在场之人都是杀死风帮主的真凶吗?”

于夫人看他还在不断狡辯,十分生气,骂道:“柳天行,你......”

“你什么你,于夫人,你还是保重好身体要紧”柳天行说完转头对众位长老和丐帮弟兄说道:“今日之事全当一场误会,本来丐帮就四分五裂,我不想今天再解散丐帮,重蹈白袋与黑袋的下场,这位无名姑娘之前对我帮

的大不敬,我权当一场儿戏,众位化干戈为玉帛。”柳天行的这番话让在座的众人无不拍手叫好,无名她们此时也无力还击。他原以为自己的这招自圆其说能够掩埋事情的真相。可惜他还是棋差一招。原先和他勾搭在一起做那狗且之事的沈姑,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柳天行的面前,只见她哭着喊着“柳天行,你这没良心的,当日你要我的身子时,我宁死不从,你对我说我若是从

你,你就会给我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听信于你,等着你,可这一等就是三年,我的少女光阴白白被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牺牲掉了,你还我来”

沈姑的到来,他万万没想到,她的到来,让他在丐帮中的形象顿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okeqingqiu/2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