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补上下半章

回到农庄之后,上官清容稍微检讨了一下自己对那两个孩子的态度,是不是稍嫌太高调点了?毕竟他的身份是个从小学习斗气的斗士,又没什么机会接触魔法,突然就成了魔法师这点,也是挺引人注目的。为了掩饰自己真正的魔法老师,上官清容决定出去买本魔法方面的书,给人造成个自学成材的印象。

对于这点,费伦也相当赞同,毕竟他已经五千年没有和人交流过了,没准现在又出现了什么更高级的魔法、禁咒之类的,他也想好好研究一番。

再说,上官清容在魔力积累方面进步神速,他也准备教他些更高级的魔法和古代魔语、预言术之类的,总要买些纸笔和魔法卷轴才方便。此外,一个魔法师,总要有身好点的法袍,他放在埃姆拉之链里的高级法袍上官清容穿着都太长,还是要买身适合他穿的才行。

师徒两人商量好了之后,就由上官清容出面,趁玛丽大婶进来替他整理房间的机会,问她哪里有书店,他想去买几本书看。

玛丽大婶怜惜地看着他,不知怎么眼角就渗出了几滴泪水,拿自己的围裙擦着眼泪,饱含叹息地说:“我可怜的少爷,被送到乡下来,想看本书都看不到。您的父亲也太狠心了,怎么能在您生病时把您送到这种地方来呢?唉,在这种乡下地方,哪能买得到什么好书啊,只有一些三流小说家写的爱情小说而已,不适合您这样身份的人看,您还是写信求求男爵把您接回王都吧?只有在那里才有适合您这样有学问的人看的书。”

玛丽大婶说得也是,费伦也赞同她的意见。可是上官清容一想到要见那个威严可怕的父亲,心里就发怵,对着玛丽大婶拿来的羊皮纸和羽毛笔,说什么也下不去手。

他一手支颐,忧心不已地咬着笔端平敛的细羽,满面愁苦地对玛丽大婶说:“玛丽大婶,我真的怕父亲见到我生气,会再打我,能不能请卡拉奇大叔进城去帮我买一本魔法书?”他从埃姆拉之链中掏出一小块魔晶,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我和利特出去玩时捡的,能不能请卡拉奇换成钱,帮我买几本魔法教程和一些纸笔来?”

玛丽大婶顾不得伤心,拿过那块魔晶在阳光下照了照,惊讶地叫道:“这是魔晶,天哪,少爷,您的运气真好!我可从没听说过在这种城郊的小山上还有魔兽出没的!”

上官清容脸微微红了一红,轻声答道:“这也许是路过的人丢掉的吧,你让卡拉奇大叔拿去吧,我听说魔法用品都是很贵的。”

玛丽大婶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恋恋不舍地收起魔晶出去了。过了两三天,卡拉奇果然专程套车进了一趟城,给他买了一整套魔法入门教程,和一捆小树那么粗的羊皮纸卷,还有一大把雪白坚韧的羊毛笔,和书写魔法文字专用的魔晶溶液。

上官清容看着那摞和他自己差不多高,每本都有砖头厚的魔法书,突然后悔起自己当初要费伦学魔法的决定。

事到如今,也容不得他不学了。因为有了魔法书,他学习魔法的行为变得光明正大起来,再也不用藏着掖着,也不用白天睡觉晚上学习,而是一天到晚连轴转——白天读书、学魔文、练习画魔法阵,晚上也别想休息,还要在费伦的监视之下打坐冥想,积累魔力。

这样夜以继日的高强度脑力活动,完全不出屋门、不见阳光的生活习惯,再加上有利特带着那些孩子们给他找来泽泻、白芨当饭吃,正式的饭菜却几乎不入口,上官清容终于如愿以偿的瘦了下来。

才过了半年,他整体人就彻底换了副模样:身材直如一株刚刚开始抽条的幼细柳树,娉娉袅袅,弱不胜衣,一直纠缠在他身体上,如梦魇一般的壮硕肌肉也早已萎缩不见。脸上身上的肌肤如美玉般雪白通透,触手滑腻如脂,再也没有了刚醒来时的粗糙裂痕和厚茧。

虽然长得还是高鼻深目,头发眉毛也都是淡金色的,不及当年黛眉乌发、玉面朱唇时那般娈婉韶秀、眉目如画;但总比刚刚得到穿到这世界时,那副如同怒目金刚,黄巾力士一样粗壮的形象强得多了。

俗话说,好梦由来容易醒。上官清容还没来得及享受上几天胜利的果实,一个晴天霹雳就砸到了他头上——他的父亲,那个刚一穿来时就把他吓得魂不附体的休伯莱男爵派人来接他回家了!

他家的管家奥利凡德带着四名仆人一起来到了农庄,见了他的面,不由分说地就替他换了一身正式装束;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把他房里的魔法书和纸笔都装进了行李箱,连他的人一起扔进马车,带回了位于王都贵族区的休伯莱邸。

面对着不苟言笑的管家和仆人们,上官清容毫无反抗之力。他只能默默地流着清泪,紧紧攥着埃姆拉之链,孤独无助地坐在敞篷马车里,看着熟悉的乡间景色离自己远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