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84、神的旨意

84、神的旨意

第二天一早,神经衰弱的男爵就请了假没进宫,而上官清容这个新上任的近卫队员因为队长无心工作,也办不了入职手续,只得与父亲一道赋闲在家。男爵躺在**,眼看着出的气多,入的气少了,上官清容也急得整宿陪在他床边,光系魔法如同不要钱一般接连扔了上去。龙王虽然一直也想陪在身边,但男爵昨晚闹了一夜,说是只要龙王进他家门,他就活不下去了,无奈之下,龙王陛下只得在上官清容的房间一直呆着,也不敢到休伯莱男爵面前露脸。

可就这么哄着治着,男爵的病还是越来越严重了,到了早晨时,不仅起不来身,更是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不久于人世,非要儿子请来大祭司替他做最后的告解不成。告解是什么上官清容还不是很清楚,但光明神殿的人是会治疗术的这点,上官清容却是知道。以他私心揣度,那位大祭司若是来替他父亲治疗,说不定另有奇效。

他自己还替父亲做着治疗,不敢离开,就写了封情真意切的亲笔信,盖了父亲的印章,叫管家替他去神殿请人。

过了不久,管家就带着大祭司来了,可那位大祭司的神情态度,看着不似来救人的,倒像来杀人的。他一进男爵的卧室,看到了陪床治疗的上官清容,五官就微不可查地拧了一下,理都没理**的休伯莱男爵,反倒招招手叫上官清容过去。

上官清容略有些惊讶,难道那位大祭司一眼就看出他父亲已病入膏肓了?还是说,他父亲这一病另有什么猫腻在其中?他连忙起身走到大祭司身边行礼,却被那位大祭司横拖直拽拉到了门外,关上大门悄声问道:“崔斯特,请恕我直言,你和你未婚夫,也就是精灵族的那位王子关系如何?”

这跟他父亲的病有什么关系?上官清容被他一问给问得懵了,但长者有问不能不答,也就忍着疑惑答道:“关系极好,只要父亲点头,就要结婚了。”

大祭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摇着他的手说:“关系好就好,关系好就好!好孩子,光明神一定会祝福你们的……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大祭司的行为越发诡异,令上官清容如坠五里雾中,只是眼前这人又是救他父亲的关键,上官清容不敢怠慢,频频点头道:“只要您能治好家父,哪怕是要我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没有那么严重,当然没有那么严重。就是一点小事,你动动笔就能解决了!”大祭司连连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打开信封,将内页递给上官清容看:“这是我侄子的信,你知道,自从你父亲跟兰斯求过婚,他就变得有点……不像从前那样了,所以,能否请你给他写封信,措词最好严厉一点,告诉他你已经结婚了,叫他放弃和你结婚的打算,行吗?”

请别人放弃对他的爱慕,这虽非上官清容的长项,但这位学长对他似乎也不算是有什么爱慕,倒更像是自己跟自己打了个赌,拿他当了赌约。这样的人,放不放弃其实也是两可,比起同米洛奇分手时那种不甘,和兰斯来往不来往的,真没有什么实际感。

上官清容点了点头,打开了那封自洛克雷拉寄来的信。细读之下才知,兰斯学长果非常人,已是在教廷支持之下得到了第一王位继承人的位子,彻底地走上了远离光明神的道路。此外,王子唯恐光这一点还不够打击他可怜的叔叔,还特地寄了封信到维什纳来,求叔叔替他定下和休伯莱家的婚事。

大祭司心中愁苦,简直不弱于病榻上的男爵阁下了,只是他自矜身份,不好直接找上门来跟男爵打架,今日见了休伯莱家的管家上门找茬,本来是怒气冲冲地揣着信要来拼命的。结果没等这两位大臣真的打出什么事来,善解人意的上官清容就出现在了大祭司眼前,还轻描淡写地就答应了要替大祭司解决他最为烦心的事。

这么一来,大祭司心中也舒快了,又想起了他和男爵相交许久,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病死,打算进屋去给他治疗一番。没想到手还没碰到卧室门,那门就从屋内“噌”地被人拉开了,原本躺在**要死不活的男爵已跳出门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儿子手上抢过了那封信。

他一目十行地扫到最后一页,之后就反来复去地盯着那几行字看,苦大愁深地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阳光。“崔斯特,你看到了没有,兰斯他居然来求婚了!太好了!太好了!我终于不用看着你和不是人的家伙结婚了!”

男爵高兴得仰天长笑,一点儿也不像个折腾了一晚上的病人,他大步窜到大祭司身边,揽着他的肩膀说:“亲爱的大祭司阁下,你真是神的使者,多亏了你,我终于觉得自己可以活下去了!我还以为这回真的要死了,打算和你告解呢,哈哈哈……”

男爵正在高兴之际,不防备背后窗户里突然跳进一个黑色的身影,幽幽地靠近他身后,一把抓住了他不省事的儿子:“主人,你不能和那个人类结婚!你父亲只是不让你和人类以外的种族结婚,可……不结婚也可以一起生活啊!我们魔兽都是不办结婚典礼的,照样一辈子都在一起……”后面的话被上官清容尽力堵住,没能说出口来,但明显的,只怕比出了口的更让人难以接受。

上官清容看都不敢看他父亲和大祭司的脸,拖着贝尔法斯特就往楼下自己的房间走。

这只魔宠自打知道他订了婚就开始闹,居然一直闹到他父亲面前来,真是让人不知如何是好。他有心好好说他一顿,又怕再说错一句话,黑豹又会像上回那样离家出走,一去不回。有了那一回的教训,上官清容对他是打不得、骂不得,可又怕父亲生气,只得伸手捂住那张惹祸的嘴,先把它带离现场再说。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8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