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77、终结种马

77、终结种马

丹尼冲得虽快,上官清容躲得却也不慢,身子随风一转,就让过了丹尼的右手,反手点上他胸前。丹尼身上却是斗气充盈,上官清容的手虽然伸到他胸前,却被斗气阻挡,无法点到穴位上。这一回合谁也未能得手,两人身形交错,旋即展翅回身,又向对方冲去。

飞在空中打仗却不像在地面上那样圆转如意,一来脚下无法借力,二来急起急停更是困难。两人陆战时都是高手,此时到了空中却难免有些滞涩。尤其是丹尼爵士,近身刺伤上官清容缕缕失手,用斗气正大光明地冲击时,也常因翅膀控制不当,被斗气发出时的后坐里挫得后退些许,再调整姿势时便慢了上官清容一筹,难以躲开他的魔法。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上官清容双手一分,左手放出一道火龙正面袭向丹尼;右手则趁他激发斗气抵御火龙时,放出数道小型风刃,绕到他身后袭向那对翅膀。两下交攻,打的就是丹尼不习惯飞行中战斗,身体虽然被斗气重重护住,背后的翅膀却没有防备。只要那对翅膀一破,身陷沼泽之中,他自然就无法再战了。

丹尼的翅膀是炼金制品,与身体其实并不相接。飞行时虽也能运转自如,但受到攻击时,身体却是不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及至那两片翅膀上处处破损,已承担不住主人身体,担尼爵士才恍然察觉出异状,急忙倒飞几步,又从怀中掏出一卷卷轴,撕开封条扔到水面上。

上官清容不知他要做什么,又往上飞了一段,凝神盯住他,却见卷轴上霎时冒起一片白烟,沼泽面上以那卷轴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结出了一层冰面,光可鉴人。丹尼身子一抖,便将两片白色翅膀抖落,整个人落到冰面之上,对着他发出一团强烈的斗气。

他失了翅膀落在冰面上,上官清容自然不肯放过这好机会,身立空中,火系魔法一个接一个地往冰面上轰去,只盼将冰面融化或炸裂,好让丹尼掉入泥沼之中。

可那卷轴化出的冰面却不像他平时见过的冰系魔法,丝毫不怕火烧,丹尼爵士稳稳站在冰面上,将他发来的魔法一一化解,口中还不时嘲笑道:“你以为会魔法就了不起吗?我手上这些卷轴可都是黑斯廷王室珍藏的高级魔法道具,比你那种低级魔法强得多了!”

上官清容也知道他的本事比自己强些,若不能仗着地利用魔法困住他,说不定过些时候便要折在他手里。但这魔法卷轴化出的魔力总有消耗完的时候,只要能拖到那时,自然还有转机。因此他倒也不急着攻击,只在空中闪躲丹尼的攻击,又从阿丽莎给他准备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些自发魔法的法器,投下去缠住丹尼爵士,着意拖延时间。

他的打算,丹尼自然也看得出来,冷哼道:“你以为拖到这个卷轴的效果消失,就能把我沉到这沼泽里了?你也不想想,我要不是早准备充份了,能叫你到这里来吗?”说着又从手上拿下一枚戒指,化成一把银色长弓,右手虚拉弓弦,那弓上便生出一道光箭,直射向上官清容。

那道光箭到了空中,竟还能变幻形状,随意弯曲,上官清容躲闪不及,被箭上光芒扫到,立时觉得身上魔力一空,风系魔法瞬间消逝,人已从空中狠狠砸下。

这一下摔得他头晕脑涨,未及起身,丹尼爵士已合身扑了上来,一双手紧紧掐着他的脖子,力道之大,几乎要将他的颈骨折断。上官清容外息全然断绝,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浑身绵软无力,好在体内胎息流转,保得他五脏六腑都能运转,脑子也还清楚,能记得起学过的各系咒语。

还会魔法,他就有生机。上官清容此时拼死一击,默诵火系咒语,将所有内息一齐涌到身外,整个人自内而外烧了起来。那火焰极为灼热强烈,丹尼爵士虽然有斗气护身,却也觉得挨着他身体的部位十分疼痛,一时整个人弹了起来,却又强忍着压在了他身上。

就这么短短一瞬,上官清容终于抓空喘了口气,将手架在自己颈间,和丹尼爵士的双手抗衡,口中断断续续道:“快住手……快放开我,不然……你也要被魔火烧死……”

“哼哼,要死的只有你一个人。”丹尼脸上露出一个极冷酷的微笑:“这么和你同归于尽,我也觉得很方便,你知道为什么吗?”

“同归于尽?”上官清容惊疑交加,忍不住问了一声:“为什么?”

“因为只有死了,我的灵魂才能脱离这个次品身体啊!谁叫我本来该得到的身体,让你占上了呢?等我掐死你,我也脱离了这个身体,我就可以进入崔斯特?休伯莱的身体了!虽然你这些年没好好发掘这个身体的潜力,但能成为龙王的龙骑士,我也相当满足了……”

说话之间,上官清容只觉手上一阵巨痛,已是被丹尼活活捏碎,小腹处也同样被狠狠一击,呼吸又停滞了不知多久,突然眼前一亮,竟发现自己已浮在半空中!他低头下望,却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换成了锦绣长袍,披在胸前的丝丝乱发也成了黑色。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7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