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69、又见黑法师

69、又见黑法师

上官清容头一个想到的也是丹尼爵士,“嗯”了一声,也和父亲说起了自己的怀疑:“上一回丹尼派来的杀手就是能随意变化外形的蜥蜴人,这回保不齐也是他害了咱们的车夫,再变成车夫模样,将车子驾到偏僻无人处,再由接应他的人用什么高级魔法道具将马车套进来。那丹尼爵士交游广阔,还认得龙族的人,弄到这种东西也实非意外。”

休伯莱男爵对儿子这般猜测也十分赞同,他老人家干了一辈子近卫队长也没遇到过这么高端的刺杀,才跟儿子进一回宫就进了魔法空间,那简直肯定就是他儿子招来的麻烦了。不过,他的儿子他知道,那是从不在外头惹祸的。肯定是丹尼的不好,欺侮他儿子老实,居然下了这种狠手。

父子二人此时心意相合,互相扶持着慢慢向外走去,想先探明这个空间的大小,再寻找出去的方法。走了不远,上官清容忽然发现身外的白色光芒减弱了许多,心中一动,便知这回情况不好,立时将老父紧紧揽住,光系魔法愈加强烈地施放了出去,将他父子二人重重裹住。

休伯莱男爵也查觉了儿子的异状,忙问他发现了什么,为何要加大魔力输出。上官清容叹了口气,便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我早先就觉得那个丹尼可能勾结死灵法师,想不到竟是真的。这空间恐怕不止用来囚禁咱们,还充满了死灵魔法,连我的光系魔法都被消磨得下去了一层。如果不小心点的话,很容易被黑魔法侵染,成为任他摆弄的傀儡了。”

可丹尼这么热衷于夺取他的肉身,怎么舍得让这身体被黑魔法所污?上官清容心中虽有些疑问,却是不便与老父商量,只得走一步看一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防备这片空间中还有其他魔法装置来攻击他们。

上官清容本身就有两件能容人居住的空间法宝,一是费伦给的埃姆拉之链,二是在法师塔赢来的光轮指环。可这两件法宝俱都空间有限,不曾有这样一个走出多远也见不到边界的东西。若非这件法宝比他的高级,那就是他们入了什么迷阵当中,自己虽觉得走出了许多路程,实际上却还呆在原地。

若是这样就更加麻烦了,可是看了一眼满面焦急的父亲,却也不忍再增加他的心理负担,决心再走一阵看看。他挥手打出一个光球飘在头顶,带着休伯莱男爵往前继续走去,每隔几步便再抛出一个光球,背着那光球相连的方向一路前行。果然这么走了一阵,前面仿佛出现了一面墙似的东西,阻住他们不能再前行。

“这应当就是这个空间的尽头了。看来这个魔法道具的确是很高级,莫不也是神器?可光明神怎么会做出这样一个充满黑魔法的神器,难道是魔族所造……”上官清容手摸着那无形有质的墙壁喃喃自语,正要试着发力将墙壁凿个窟窿,身边的老父突然身子一颤,口中发出了一声低低的闷哼。

“父亲!”上官清容忙搂住休伯莱男爵的肩膀,向他身上施了个回复术,“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休伯莱男爵费力地说了一句:“小心地上……”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原本在圣光照耀下略显苍白的脸上竟浮起了一片黑气。上官清容一惊,忙扯下光轮指环戴在手上,默发咒语,用一道光牢将自己父子浮在空中,与地面隔开。之后他将父亲身子放倒,除下两脚上的长靴,果然在左脚大脚趾处发现了一处淌着黑血的伤口。

是黑魔法造成的伤害?他来不及多想,右手用力扥下了雪白的长袜,顺着脚底涌泉穴一路点到了腰间,将整条腿气血封得严严实实,抬起休伯莱男爵受伤的左脚,低头便吸起毒血来。

休伯莱男爵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伸手就去推他儿子:“别吸,有毒!”

没毒还吸它干嘛?上官清容头也不抬,趁着父亲的腿动不了,用力吮吸伤口,并将内力自足三里穴注入他体内,将血液逼到足尖伤处,里外交加,好将毒性拔除。他正自拔毒,却感到一道劲风向左耳扫来,忙伸手去格时,却发现扫到他胳膊上的不是别的,正是他父亲那条未曾受伤的右腿。

那条腿力道之大,震得他胳膊也发麻了。上官清容心中一惊,便觉有些不好,却也不敢和父亲动手,只抬头叫道:“父亲,我是崔斯特,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踢我?”

再这么一抬眼看时,休伯莱男爵却已不再是平日那沉稳严肃的宫廷重臣形象,脸上布满黑气,形容狰狞,三分不像人,七分倒似鬼。上官清容一见即知,定是脚下的伤口他处理不及时,毒气漫延到了全身,才致他父亲行为颠狂。

正在这时,他身后又有一道锐利的风声袭来,上官清容忙用风系魔法将光牢浮起数丈,那道利风擦着光牢而过,被上面放出的白光照得透彻,竟是一只三尺来高,半似人不似人的小妖怪,看着极是眼熟。那妖怪一击不成,又蹦起了二人多高,挥动利爪正面向上官清容扑来,幸好光牢坚固,未被它趾爪划破。

如此正面相交,上官清容便看清了它的本来面目,不须再看第二眼,他便能确认,这小怪物正是当初在遗迹森林当中,那个几乎将他夺走制成傀儡的黑法师所用的妖魔!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6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