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记忆传承

费伦手一挥,上官清容身周的黑暗立刻消失了,他又回到了农庄中那间简陋的目屋里。费伦打量着周围的摆设,感慨道:“现在的爵位可是没有五千年前值钱了,一个男爵的继承人居然住在这种农民住的地方。”

正好这时一个常和利特一起玩的小男孩往窗户这边看来,上官清容吓了一跳,紧张地说:“大魔导师,你能不能回到那个什么链里?要是让人发现了,我可怎么解释你的身份啊?”

费伦捋着胡子,深沉地说:“我现在是灵魂体,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看到我的,你不要担心。啊,对了,为了防止你漏馅,以后不要和我说话了,只要在脑子里想着对我说的话,我就能听见。”

“我脑子里想什么你都能听见?那……那我不是什么秘密都被你知道了?”上官清容又惊讶,又害怕,又委屈,又难过,用冲满控诉的目光看着费伦,痛苦地指责着他。

费伦连忙解释道:“不会的,我是没办法随意窥探你的内心的,只是我现在是灵魂体,能够接收灵魂波动信息。这么说吧,如果你愿意和我交流,你的灵魂就会主动发出交流波动,这样我就能接收到,而如果你不发出这样的灵魂波动,我也是接收不到的,你不用担心有什么秘密被我看到。而且,”他面带和蔼的笑容向上官清容下半身看去:“反正你才这么小,也没什么秘密可言吧?”

上官清容十分敏感地转过了身去,脸上羞得通红,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答应了要学这个炼金术,是一种不够理智的行为。

过了一会儿,他才转过头来,试着对费伦“说”:“那,大魔导师,咱们现在就开始学魔法吧?”

“嗯,现在还不行。”费伦像个老神棍一样摸了摸胡子,指着外面吵吵嚷嚷的院子:“魔法是一门高深的学科,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是没法学习的。你现在先休息一会儿,等到晚上那些人都睡下了,我再开始教你。”

上官清容答应了一声,又躺回到**想着心思。费伦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回到过人间,如今好容易能离开那枚链坠,也舍不得回去,仗着自己是一抹灵魂,别人都看不见,就在屋里屋外乱转了几圈,顺便有目标地考查了一下周围的灵气分布。

无论哪个世界,纯朴的农家基本上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等到天空上布满了点点星光,农庄里所有的窗户也都不再透出昏黄的灯光,费伦才把上官清容从**叫起来,让他挂好厚厚的丝绒窗帘,坐到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桌子前,跟他学习魔法。

挂好窗帘之后,费伦顺手吹灭了桌上的蜡烛,骄傲地向上官清容介绍道:“我们魔法师是从不用蜡烛这种低级的照明品的,我现在就教给你最初级的入门魔法——光照术。记住这个咒语:鲁米诺尔。跟我念一遍:鲁——米——诺——尔——”

费伦教得很认真,上官清容也就跟着很认真的念,不过,结果却不一样。随着费伦的声音落下,他的手指上已升起了一个白色的光球,而上官清容那里仍是毫无动静,一片黑暗。

“哦,看来我太过心急了。”费伦把手里的光球顺手向上一抛,它就稳稳地停在半空中,把这屋子照得光如白昼。“好吧,我已经有五千年没有教过徒弟了,居然忘记了你还没接触过魔法,体内没有足够的元素……不过没关系孩子,我们现在就来学习元素知识!”

上官清容听了费伦的话,心里也有些打鼓。这老头儿自打一认识他,就把自己吹得天上没有,地上无双,可一提到真的教他魔法,却不是推说人多乱杂,就是弄错了教的顺序。该不会,自己其实是碰上了骗子,这老鬼根本就是来找替身的吧?自己跟着他练下去,说不定就要死了,让这老儿占了这具身子?

死他倒不怕,他只怕自己死后,也要被这银觽困着,不知几百几千年出不来,直到下一个像他一样的倒楣蛋再把血滴在这东西上……

上官清容越想越怕,牙关已经有些打颤了,脑中想得越来越多,越来越乱。猛地听到耳边一句“崔斯特!”,立刻想起了冤鬼索魂、美人蟒吃人等鬼故事,吓得一个激灵,双手按住胸口,把身子在椅上缩成一团,小脸儿煞白,眼泪就悬在睫毛上,几乎要落下来。

费伦对于他的反应也有点受惊,心想自己刚才也就随便讲了讲元素知识,看他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就想问问他到底听见了没有,怎么这孩子就这么幅模样,好像是发了羊癫风之类的?

于是费伦未雨绸缪地施了个治疗魔法到上官清容身上。白光一起,一阵温暖得让人感觉不到身外任何事物的气息包裹住了上官清容,他更加坚信自己已经失去身体,成了一个游魂,两眼一闭,轻轻呜咽了一声,终于柔弱无依地昏迷了过去。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