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38、惨胜

38、惨胜

法师立起身来,开始念诵咒语。上官清容见势不好,心下连念咒语,光之守护、净化之术,光之防御一层层叠加在自己身上。为了减少魔力散失,他一面拼命念咒,一面调动内息,将所有法力都加在自己身上,几无一分散失出去,因此光华不显。再在那魔法阵掩护之下,更是看不出端倪。

许久之后,那魔法阵的魔力散去,上官清容才敢透了口气,只觉身周一片汗湿淋漓。那魔法师抓着他手手,将他身子向上拉时,他也全身无力,动弹不得。那人干脆半扶半抱,将他弄了起来,恶意地揉着他的脸笑道:“怎么,我亲爱的小崔斯特,还不愿意站起来,要主人抱着你么?”

上官清容这才赫然发觉,身上已有了一丝力道。就势稳住身体,脚下不丁不八地站了,再试着勾了勾手指,竟也能随心而动。想来是刚才那魔法阵的功效,把他身上的穴道……不对,应当是什么魔法,给解开了。

他心底暗暗长吁口气,左手姆、食二指半拈,其余三指微翘,形如莲花开放,正是点穴的标准手势。做好战斗准备,抓住战斗时机,这可是沃特师父在长期艰苦训练中灌输给他最重要的一点方针。

对面的灰袍法师魔法比他强,帮手比他多,示敌以弱,谋定而后动才是取胜之道。

那名灰袍法师见他站得稳了,便不再扶他,转身离开,又施了个魔法。上官清容脚下蓄力,本拟魔法射过来时就跳开逃走,没想到那魔法却不是向着他来的,而是向天上一举魔杖,连个黑烟雾气都没有。

他正纳着闷,就听身后有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在往远处退走,随后又响起刷刷地翻土之声。莫非是那些骷髅又退回去了?原来那些骷髅也不过是魔法所化么?害得他受尽惊吓,居然只是个魔法幻像,真是岂有此理!

那个法师又回到他身边,抬起他的下吧,亲昵地看着他,微笑道:“现在,我可爱的孩子,主人要教给你一些重要的事了。”说着随意拉了拉长袍,席地而坐,招呼他到自己身边去:“来,到主人身边来。”

上官清容略一犹豫,看了眼那人身边的鬼魂和怪物,还是慢慢凑了过去,立在那人身边不远处,猜度他的用意。自己如今已能行动自如,他这样明显地表示出不加防备,是不是还有什么陷井在其中?

那人见上官清容站在一旁,便招呼道:“崔斯特,坐到主人身边来。”说得十分自然,似乎认定了他绝不会违抗自己的话一般。上官清容虽抱着些警惕,却不愿此时就与他硬抗,半蹲半跪,蹲下了身子,听那人说话。

“我可爱的崔斯特,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要牢牢记住我的名字:尼古拉斯?杜兰德,永远忠诚于我,完成好我交给你的一切任务。记住了吗?”

上官清容假意顺从于他,缓缓地点了点头,目光中一片茫然,毫无焦距。杜兰德对他的顺从十分满意,继续说了起来:“我本来是为了拿到光轮指环才装作学生混进这场比赛里,谁知道在布朗热那个老头子的办公室里见看到了你的资料……我真的被你的天赋震动了,亲爱的崔斯特,所以才会冒着被人抢先得到指环的风险,一进会场就来找你。不过,好运气似乎是站在我这边的,就连那只复翼亚龙也对你情有独钟,还打算把指环也送给你。”

他从胸口中透出一阵低沉而愉悦的笑声,又顺手在上官清容脸上拧了一把:“亲爱的孩子,你实在是太有价值了,连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你的身体,对我们死灵法师而言,是多么完美,如同梦幻般的傀儡。还有灵魂,可惜你还太小,魔法水平还不够。等你的光系魔法也有了大魔法师级别,我就把你的灵魂做成最好的使魔,可以抵抗净化之力的使魔……”

这人自说自话,高兴得忘乎所以,上官清容却是听得如坠冰窖。他敢这么毫不避讳地对自己说出这些事来,莫不是已经在自己身上,种下了什么魔法,将来一旦他施展,自己除了听命再无他途?

此人不除,自己来日恐无生路!

“不过,那都要等你再长大些,魔力等级再高些再说。眼下,我只要你帮我做两件事,就替你解开傀儡术,你高不高兴?”

解开傀儡术?难道自己现在还是他的傀儡?不像啊!上官清容右手逼毒,左手在地上随意画了朵牡丹,两手均是运转随心,没有之前那种欲动不能的情形。莫不是这傀儡术不是时时控制,只在自己对他不利时他才会施展?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3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