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曙光

天不遂人愿,他并没能再回到弱受神殿,甚至不能再多昏迷一阵,耳边传来声声或尖锐或娇媚或担忧或痛苦的:“少爷!”“崔斯特少爷!”“请你一定要醒过来啊,崔斯特少爷!”

啐死他,这是人的名字吗?这名字起得可……可真好啊,他也想啐死这副身体的原主人。他如果不死的话,自己就不用穿到这么一副粗犷强悍的身躯上了。

他闭着眼睛,强忍着满耳莺声燕语带来的烦躁,死活不肯醒过来,只盼自己再躺一会儿,就能重新穿回去。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得让他心发紧的男声响了起来:“都滚出去,不要再围着我儿子了!安德鲁医生,崔斯特怎么了?”

耳边终于清静了,只剩下一个衰弱的老头子的声音:“崔斯特少爷没什么大事,可能只是起来得太猛了,头部供血不足才会晕倒的,只要再休息几天就好了。我已经配好了药剂,等到少爷醒来,给他喝下就行了。”

休伯莱男爵冷冷地嘲讽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也有羞耻这种感情,会因为输给一个平民而难过得晕过去呢。哼,但愿他受了这次教训能长进点,如果还像以前一样,只知道和女仆厮混,我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反正他这样的废物,本来也没可能继承休伯莱家!”

男爵走后,上官清容才忍受着身心的双重折磨睁开了双眼,那个医生给他端来了一杯黑色的药汤,他默默地扭过头拒绝了,叫医生先出去,自己仰头看着华丽的床顶,冥思苦想应当如何寻死。

自那以后,他每天躺在自己的**,药食不进,只盼着早早把自己饿死。他的父亲休伯莱男爵也来骂过他几次,也曾亲手拿藤条和棍子打过他,但上官清容死志坚定,再加上上辈子在床第间受过无数酷刑,也不把这点小伤放在眼里,生生地挺了过来,依旧在**等死。

这个世界的风俗是不兴自杀的,休伯莱男爵在屡次让人给他灌食水不果,反倒引得他得了肺炎,高烧不起之后,终于也决定罢手,真的只当没生过这个儿子,把他关到了乡下农庄里,只靠着胸中一口气挨日子。

这么过了一个月之后,上官清容居然还是没死。

连他自己也觉得意外,从前他出血、高烧虽然都是常事,但身边总有个神医或是御医候着,随时给他施针熬药,才将他一次次地从生死关头救回来。可是在这个世界,他连一次药也没吃过;也几乎没用过食水;如今又得了肺痨,日日咳着,怎么这身子不仅还活着,自己还感到精力不减呢?

难道,这就是穿越受的特殊功能?可他首先也得能算得上是受啊!他痛苦地用手绢沾掉了眼角的泪珠,从**下来,又将窗户推开到最大,只披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坐在窗口吹风,盼望着这病更重一点。胸口一阵烦郁袭来,他又想咳嗽了。

可恨的是,连这咳嗽也不像前世那样莞弱,掩口轻咳时更惹人怜惜,而是会发出低沉而又难听,如野狗低咆似的声音。每次咳嗽时,他都觉得生不如死,唯有见到自己手帕上洇出的点点朱红时还能感到一丝慰藉——至少他吐出的血还是有些美感的。

移开手帕后,上官清容不经意间看到了那只让他伤心欲绝的手。那手比起上次他见到时,竟然白皙了不少,就连手臂也仿佛细弱了许多,颜色也不那么黝黑了。难道这身子本该也和他前世一样,是个弱受的身子,只是他没穿来之前,因为被他父亲逼着练武,才弄成了个敦实健硕的模样?

看到了一丝曙光的上官清容终于有了活下去的动力。他既然可以变瘦、变白,那将来是不是有机会再变成,变成一个弱受?这副身体的底子摆在这,他已经不敢奢望变回从前的模样了,可要当一个优秀弱受,不一定要有倾国倾城的容貌。

他已经有了一个完美弱受应有的态度和气质,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只要身体恢复正常弱受应有的纤细娇嫩,他还是有希望成为好弱受的!

上官清容,不要放弃,未来在等着你!

他叫来了农庄的女主人玛丽大婶,请她给自己做些吃的。玛丽大婶高兴地说:“崔斯特少爷,你终于有胃口吃东西了,太好了!你想吃什么?炖肉、烤肉还是煎肉?我马上就给你做去!”

身为一名弱受,上官清容极少吃肉,他虚弱地答道:“我不想吃肉,只要白粥就好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3.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