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虫,勿点

上官清容再次醒来时,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全身上下都软绵绵地提不起力气来。他立刻明白,自己是穿越了,这一世,他的身份命运又将为何呢?

他按着弱受殿中遇到的几位穿越前辈的指点,在自己脑海中搜索着这具身体本尊的记忆,却什么也搜寻不到,他也并不担心,因为这种不继承原身记忆的穿越,也是一种常见的穿越形式。

这时,周围隐隐响起了少女担忧的话声:“少爷伤到了头,现在还没醒过来呢,男爵大人,请您等等再来看少爷吧。”

那个被称为老爷的人大步地走到床前,步履极为沉重,听上去就像是个粗俗的武人。他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瓮声瓮气地呵斥他:“废物,我们休伯莱家怎么会出你这样一个废物?你已经十二岁了,居然连斗气三级都没有达到,还在和平民的较量中败得这么惨……等你醒过来,我一定要好好惩罚你!”

休伯莱家,这名字好长,好奇怪啊。上官清容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些讯息,也对这具身体的身世略微有了些了解。

他穿越的应当就是这个休伯莱家的少爷,今年十二岁,看来是在与人打斗时受了重伤而亡,于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代替他生存下去。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应该也像前世的自己一样,从小就被父亲无情地强占了,只是他还比自己强些——至少他还有见到外面的人的自由。

这身体的父亲方才还恶狠狠地放话说,要好好地“惩罚”他。一想到前世他父亲和其他男人对他施用过的那些“惩罚”,上官清容不禁打了个寒战,但随即又坚定了起来:他是一名优秀的弱受,身为弱受,被攻无情地对待也是他的使命之一,他一定要坚强而又优美地承接下一切痛苦。

上官清容缓缓地眼开双眼,泪珠此时已顺着他的眼框滚落而下,如同珍珠一般滴在雪白的羽枕上。他双眉微蹙,带着三分柔弱、三分无助、三分惊恐,望向这具身体的生身之父;羽扇般的睫毛微微轻颤,在稚气犹存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那人长得很怪,头发、眉毛都是一种发黄的棕色,眼睛则是蓝的,眼框深深凹进去,鼻子极高,面上的骨骼十分突出,身躯高大而建状。从他身上向外散发出一股迫人的杀气,以及身居高位之人惯有的威势,看得上官清容不由得感到害怕——这样一个粗野的男人,他那里该有多么巨大可怖!

他这个身体才十二岁,娇嫩脆弱,被这个人要的时候,肯定会遭受巨创,说不定会死的。

这种认知让上官清容由内而外地颤抖了起来,泪珠如朝花晓露般滚滚而落,无声地抽泣着。可他是个穿越受,他一定不能辜负后妈大神的信任,他一定要成为不输给任何一个前辈的好受,无论多么害怕,他也要承欢于这个男人身下,让这人深深地爱上自己。

这具身体的主人虽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记忆,但还有些习惯的痕迹在,他微启朱唇,用带着脆弱和恐惧的声音喊道:“父亲……”

声音略有些嘶哑低沉,和他前世黄莺出谷般的声音绝不相似。大概是缺水的关系吧,上官清容伸出粉润的舌尖,轻舔了舔上唇,果然已经有几处干裂破皮了。这身子上也是处处酸痛,不知刚刚经受了怎样的折磨,只是最应感到痛楚的后?庭处境无任何不适,倒让上官清容有些讶异。

眼前的男人对他的娇态毫无怜惜之情,粗暴地把他从**拖了起来,一手拎着他的领子怒斥道:“你不配叫我父亲,我斯宾塞?休伯莱没有你这样的废物儿子!你马上起来,开始练习斗气,如果今年再通不过斗气三级测试的话,我就把你赶出休伯莱家!”

说着,一把把他掼到了**,又在他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废物,不许再哭了,休伯莱家的男人不能像女人一样掉泪,如果我再看到你哭的话,就叫人打你二十棍!”

上官清容吓得花容失色,抱着柔软的羽被,将自己团缩在**,惊恐而又顺从的目光一直随着这个他以后要叫父亲的人出了门。

一直远远看着他们父子争执的小女仆这时才畏缩地走了上来,用充满关切的蓝色眼睛望向他,里面满含着他不容错认的爱慕:“少爷,你没事吧,头还疼吗?”

上官清容看到这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却已称得上美人胚子的小女孩,立刻想到了那些被他前世的父亲当作他的替代品收用,事后又立刻处死的妻妾侍女;又想到了在后宫中用各种阴谋陷害、折磨他,最终被皇帝龙腾云处以极刑的妃子和宫女们,感觉十分复杂。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