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意

上官清容拭了拭脸上泪痕,抬头看来,却是一名乌发垂肩,秀眉如黛的女子,只一双眼绿莹莹的,看着略有些怕人。若不论眼珠颜色,却是一副极难得的好相貌,约摸有十七八岁模样,满面笑容,柔顺温和,正盯着他手中诗帕看。

这样的美人,无论何人也不忍拂她面子,上官清容自然也是。他敛起满心酸楚,强打精神应道:“只是试试看这笔能不能用而已,如果你喜欢的话,也不妨拿这个画来玩玩?”

少女明眸轻眄,拿起毛笔在自己的手绢上试了几下,只是用力太大,画出来的线条总不如上官清容的字迹那样好看,便对他娇笑道:“这个笔可真不好用,你还能画得这么好,看来你绘画的功底也不错啊?我叫安娜?瓦拉哈尔,是绘画社的副会长,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的社团,可以吗?”

社团是什么?上官清容愣了会儿,看着对面美丽少女伸来的手,脑中模模糊糊,突然想起一事来:“你姓瓦拉哈尔?那位雷欧……”

“是啊,雷欧是我堂弟,我就是从他那里听到的你的事,崔斯特?休伯莱同学。我还吃过你送给他的草药,的确是一种很好的药,让我的皮肤都变得晶莹许多了呢。”

“是么,你吃着有用就好。”上官清容和瓦拉哈尔小姐说着说着话,突然觉得背后似有无数根钢针扎了一般,仿佛前世被后宫那些妃嫔宫人看着时,就是这种感觉。他心里略一寻思,便想通了,自然是他一个男子,与这么位尚未出嫁的少女说话太久,那些学生看了,便生出了些不齿之意罢。

他是个男子,还没什么可怕,若累了这位姑娘的闺誉却是大事。想到这里,他便站起身来,向后错了几步,对那位瓦拉哈尔小姐辞道:“我一会儿还有课,有什么事,小姐再叫人我传话就行,至于那个绘画社,我的画技并不算佳,还是不参加的为好。这笔墨你若喜欢,留下就是,我还可以再炼。”

瓦拉哈尔小姐却不肯放他,手疾眼快地拉住他的手腕,抬起头来,向周围看了一圈,招呼道:“卡斯帕,你帮我劝一下崔斯特。咱们绘画社里可还没有过光系法师呢,我可是夸了海口要招一位光系法师进社的,如果留不下他的话,咱们回去可怎么大伙儿交待呢?”

她说话的样子又妩媚又俏皮,别说是周围那些小男孩,就连上官清容见了,都不由一阵恍惚,想起了前世皇宫中一位极受宠的贵人。

……只可惜那位贵人因为诬陷他,被皇帝查出真相,闭入冷宫幽囚而死了。

上官清容心下一软,便任她拉着手,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那名叫作卡斯帕的学生。也是个男生,头发棕得近似黑色,眉眼生得十分凌厉,嘴角紧抿着,双眼直直盯着他的手腕,满面戾色,一望即知,是对眼前这女子伸手抓他十分的不满了。

难道他竟是这位瓦拉哈尔小姐的未婚夫之流?

上官清容尴尬地垂下了头,试着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不料那位小姐的力气却是不小,他又不好意思太过使力,一时竟挣脱不开。正在他二人较力之时,那个卡斯帕已冲破人群,到了他们近前,一手握上了上官清容还被抓着的右手,用暗劲死死握住,上下微微摇动,面上露出个不怎么善意的笑容,沉声道:“我是卡斯帕?奥伦,是炼金学院三年级学生,绘画社的社员。很高兴能邀请到你这位光系魔法师进入我们的社团!”

“啊……”上官清容的手被他握得生疼,轻呼一声,脸色已是变得煞白了。瓦拉哈尔小姐却不曾注意,喜孜孜地带着二人就往门外走,口中不停地向上官清容介绍道:“我们绘画社可是学校里最出名的社团,比起那些无聊的茶话会、雕刻社、音乐社都有格调得多。像你这样聪明文雅的男孩子,最适合搞绘画了,入社之后绝不会后悔的……”

上官清容极想推托,可是人已被奥伦连拉带扯地挟裹着往前走,不多久就到了绘画社的活动室。进了画室,他就如同羊入虎穴,被奥伦直接搡了进去,又昏头昏脑地和社里的男男女女握了一圈手,之后又被社长——一位六年级的风系魔法师握着手,在入部申请上签了字,短短数分钟内,就从自由身变成了绘画社的人。

除了一直沉着脸的奥伦之外,社中所有的前辈同学都对他怀着浓浓的兴趣,十几双眼睛都盯在他身上,颇有些透过衣衫看尽内容的意味,吓得上官清容数次往上提了领口,把自己在沙发上缩得越来越小。

但是他这一点努力,是阻止不了众人的玩弄之心的。会长格拉夫在其他社员安分下来后,便带着莫可名状的笑容,坐在沙发上与上官清容单独谈了起来:“崔斯特,其实我们绘画社的入社标准是很高的,你之所以这么容易进来,与你是光系魔法师的身份有很大关系。”

上官清容身上略有些发寒,总觉着那笑容中透着不怀好意,往后坐了坐才答道:“没关系,我可以退……”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