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109、番外 上官清容重生

109、番外:上官清容重生

“好一个聪明灵秀,如玉似雪的孩子,就叫他上官清容吧!”

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声音在上官清容耳边响起,犹如一道惊雷,将他从深层次的冥想当中惊醒。熟悉的汉话,上官清容这个名字,无不昭示着一件令他不愿相信却又不得不信的噩耗——他又穿越了!

而且后妈大神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他这回重新穿越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他前世的家中;此时抱着他仰天长笑的男人他也绝不陌生,就是前世那个禁锢了他十几年的父亲上官韬略。

当初过这种生活的时候,他其实也没觉得什么,可如今再一想起前世飘零无助,任人鱼肉的生活,他竟是一天也忍不下去了。无奈他这回穿的是个刚出生的婴儿,别说反抗逃走,经脉之中一丝真气也没有,只要别人动动手指,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无奈啊!只能先忍一时,徐图将来了。

上官清容正自想着,耳边却又传来了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启禀庄主,十四夫人醒过来了。”十四夫人,莫非就是他母亲?上官清容前后两生加起来也不曾得到过母亲的关爱,听到他母亲的消息自然十分关切,希望能见见这位毫无印象的母亲。

可上官韬略并不能领会他这份心意,而是极冷酷地吩咐属下:“把她扔到废园去,不要再让她出现在我面前!”

这样绝情的人,真的是他从前记忆中那个邪魅冷酷却又深情温存的父亲吗?上官清容突然有种怀疑自己记忆的冲动。然而上官韬略待他却一如记忆中一般亲切,直将他抱到书房,就在那里处理庄中的公务。

上官韬略自从他出世之后就时刻将他抱在怀中,换衣喂奶都要亲眼监看,除了去临幸妻妾的时候从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上官清容也被他这习惯逼得日夜颠倒,夜晚父亲在里屋临幸美女,他在外面暖阁默默修炼斗气。

这个世界是没有魔法元素的,他前世所学的各系魔法都拾不起来,只好把斗气当作内力来练。好在他这一世的习武天份也颇高,虽然只能在夜深无人时练,不到十年之间,竟也练到了将近四级斗士的水平,一身内息虽不像斗气般有实质,但凝聚在拳头外时,也像个气罩一样牢牢护起肉身,无论是刀剑石块,无不应手而碎。

在这期间,他还抽空偷偷去见了他的母亲十四夫人和其他各位因为失宠被送到废园之中自生自灭的夫人。

眼看着母夫人们过着贫困艰苦的生活,他十分之不忍,趁着夜半无人之际,偷偷摸入了上官韬略的书房,取出库房钥匙,偷了几箱子黄金珠宝分给了夫人们,又用斗气在墙角杂草最茂密之处挖了个大洞,叫她们做好计划,分期分批趁夜逃出那里。

妾侍们的潜逃并没引起上官韬略什么注意,他只派了几个手下去追察。但库房被盗一事却是引起了他的愤怒,他大发雷霆,要将所有守护库房的侍卫都扔给手下轮X。

上官清容不忍手下代他受过,挺身而出,护在那几名侍卫面前,张开双臂恳求道:“父亲,是我到你的书房偷了钥匙,也是我偷了你的珠宝,请你不要迁怒他们。”

上官韬略表面生气,实则心中暗喜:啊,终于,终于有机会占有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孩子了!他迫不及待地扛起上官清容回房,将他扔在**,几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压到上官清容身上,冷酷邪魅地说:“清容,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他随口一问,其实也不在乎听不听得到回答,伸手一撕,就把上官清容那身只有一条带子系着,一撕就破,一拉就开的衣服扯成碎片,大手向胸前那对粉色的茱萸摸去。这种事对于上官清容而言已是熟极而流,他痛苦地流下两行清泪,用手死死抓着上官韬略的手臂恳求道:“父亲,求求你,不要……”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脆响,被他抓着的那只胳膊已扭曲成了人类绝不该有的形状,上官韬略眼前燃着的邪火也顿时熄灭,换成了一片痛楚之色。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11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