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弱受穿成种马文男猪 101、魔王的奖励

101、魔王的奖励

一见到魔王,上官清容又像被人灌下了**药一般,有问必答,把自己在那间试炼间中所见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最后讲到那达到终级状态的自己时,更是激动得双目生光,毫无矜持之心地向魔王夸赞道:“那个我就像真正的神明一样,让人一见就生艳羡之心,也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变成那个样子。要真能变成那种模样,我再回到马吉斯大陆时,一定能倾尽天下,让这世上所有的强者和王者都拜倒在我的脚下。”

魔王为了他的理想击节赞叹许久:“我可爱的命运之子,你的确是我最优秀的仆人,不仅拥有强大得令神级强者也难以比拟的力量,更以完全体会和服从我的意愿,这样主动自觉地替我打算怎样征服下界位面。为了奖励你的忠诚和野心,我这就去挑选给你的礼物。你先到冥想室修炼一阵,等境界稳定了,就可以出来享受你应得的奖励了。”

刚训完又要训,上官清容虽然心中叫苦,却无法违背魔王的意志。好在魔王也体谅他是个人类,特地叫人替他准备了食物和水,一起带到训练室中。打座冥想了许久之后,上官清容将内息于拢经脉,依旧坐在那充满黑暗气息的室内,轻咬了一口面包,又抿了一小口水送下去。

胃部充实之后,头脑也跟着活了过来。上官清容反躬内视,见自己体内的黑暗真气浓得犹如实质,隐隐有坍塌之意,和费伦大魔导师曾给他讲过的,突破圣阶后期时的情形十分相似。他心中一动,忽然想到:难道那个奇异的训练室中的训练有了结果,他就快像魔王所说的那般,突破到神级了?

虽然杀死终级状态的自己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但他的心境仿佛还是得到了那么一丝提升。心境提升之后,就连再看人生都比从前有了不同。至少此时他看着自己这一双纤纤素手,就不嫌它们能杀人,而是替自己这一身本事开脱起来:

也许他可以不必强求自己生具倾国之色,身如弱柳扶风。俗话说,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就算他现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杀人不费吹灰之力,可只要本心不变,他就还是个有理想、有志气的正经弱受。与其想怎么重变得柔弱无助,不如先想想怎么晋位神阶,再想法回到马吉斯大陆过他的小日子为好。

这一想通之后,他的心境顿时又高了一层,内力不强催动也能自主转动了起来,一时气脉通畅,生机活泼泼涌上心头。阴阳调合,万物化生,丹田中那一团真气经过一个大周天炼化,终于凝成了一块儿,细看来质地如同水晶一般清灵净透,半黑半白,散发着莹莹光彩。

待到一身内元化作实体般的晶核,上官清容方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这一回冥想他也不知花了多少工夫,但再醒来之时,整个人都有种焕然新生之感,身子轻盈得直欲凌空飞去。再看室内黑气也比从前稀薄得多了,以他今时今日的目力,竟能一眼看见房间四周绘满连绵花纹、立着**塑像、挂了一圈各色油画的墙壁。

满是黑暗之力,除了一道大门能从外射进点光来,其余什么也看不见的地方竟也装成这样,这是何等奢侈无度!

上官清容一面唾弃魔王这样浪费民力物力,一面走到大门之前,伸手微微一推。在外面值守的侍卫都曾见过他一掌打碎了一座大门的壮举,这回特地将门换成了一整块魔晶磨成的,见他的身影映大门上,立刻从外面开了门,省得他推不开门时心中不耐,再把这面也废了。

这回出来时,魔王却没立刻来见他,而是由一名守卫将他引到了另一间房间当中。那房间虽也铺排得精致绝俗,却和他之前与魔王共处的地方都不大一样,房中陈设的家具极少,只有两张单人沙发,一个茶几,一个壁炉,上摆着些饰品之类。地上铺了一张金丝绣毯,长绒足没过人脚面,温暖轻柔,再就是一张占了半间屋子的大床。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上官清容脑中轰地一下子炸开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魔王现在就要让他侍寝了?他哆哆嗦嗦地拉住带他进屋的那名魔人,不敢相信地质询道:“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你……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是魔……是主神吗?”

领路的那位自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毫无芥蒂地答道:“是主神要我把您带到这里的,命运之子。主神为了奖励您的勤勉与天份,今天就要赐给您您一直盼望的奖励了。”

那名侍从转身出了房门,只留下上官清容缩在沙发里担惊受怕。什么叫他一直盼望的奖励?他只想早日回家与父亲和丈夫、未婚夫们相聚,留在这个魔宫里根本就是被逼无奈,如今竟连清白也保不住了吗?

虽然魔王也是一界之主,地位尊崇,兼之风姿潇洒,仪容俊秀,堪称是良配;但他已是有家室之人,就这么将身许给魔王,岂不是太对不起家里那几位了?

他用力拢了拢衣襟,双手环住胸膛,满头金发不曾束起,披泻一身,遮住了眼前的一切。门外已响起一片脚步声,还有男子低低的议论声和叹息声,听着仿佛是在讨论魔王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似的。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ngruoshouchuanchengzhongmawennanzhu/10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