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难以想象

“今天是全载荷长途飞行,一旦出现任何突发情况,我希望你们注意分寸,飞机可以再造,人必须活下来!”

出发之前,王助再次召集第二项目的试飞机组成员,今天他们将踏上直飞成都的实验旅程,在之前的众多飞行试验中,试飞机都表现非常出色,而且在整个广西内他们已经飞了南宁、防城、玉林,最远甚至到了海南岛的三亚。

自治区的广西省发展至今经济已经较为发达,试验飞行中除了任何事故,飞行员们跳伞之后会很快得到营救,但往内地飞就要跨过雄伟的云贵高原,对于人口密度非常小的云贵两省,试飞机组跳伞后极可能落入荒无人烟的原始丛林之中,虽然每个人都接受了一定丛林生存训练,但很明显他们都是极其宝贵的人才,王助真的有些担心飞机会不会遇到什么突发情况……

“如果出现意外,记住一定要按照之前演练的一样,尽快发出无线电求救信号,云贵两省包括四川的驻军,他们今天都是全部待命,随时可对你们发出求救信号的事发区域展开搜救……总之,人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飞出个好结果并不重要。”

“王总工程师请放心,我们会灵活处理的!”

言毕,五人飞行机组中的组长廖朝东向王助敬礼后,便带领着四名组员开始陆续登机,当然这一切都被铁丝网后面的亲人们所看见,其中当然包括张宇,他并没有主动进来和试飞机组说上几句,这样弄起来会让他觉得有点像道别的意思,他还希望该机组能够飞出个好结果,和众人一样在一旁默默祈福,等着他们回来。

中航集团研发的第二个飞机项目也就是大飞机项目,研发该飞机的出发点其实并不是为了军用,而是中航集团为了实现其商业价值大力筹措的项目,所以二项机也就是运输机,它最初的设计理念是为了实现空中交通梦,也就是实现自治区工业的一个超级垄断梦,那就是地上有汽车、空中有民航、水中有轮船,但没想到到了后期空军成了了,该型号飞机也就有了可以作为军用飞机的前途,运输机、轰炸机都可以,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该型飞机能够最终定型,为中航带来回报、为空军带来希望。

研发代号和飞机试飞代号都命名为201的样机,也就是廖朝东所带领机组即将再次长途试飞的飞机,是中航研发的第二架试验机,虽说已经过了不乏百余次的试验飞行,但本次作为民航验证的首次西部飞行试验,运载了28名假人充当以后的乘客、2吨充装物资和一些实验设备相当于挂载重量,本应只需三名机组成员,也为了确保此行更为顺利而多配了一名无线电引航员和一名技师。

最大起飞重量14吨的201试验机,能在两台14气缸1200匹的中航动力星型引擎驱动下。达到每小时360公里的最高航速,当然以每小时260公里的速度,中航集团的柳州试飞基地与成都双流刚完成建设的机场之间距离只有870余公里,一切顺利能够在四小时左右便抵达成都,比起坐蒸汽火车数十小时肯定会快不少,但究竟能不能开辟空中航线,在试飞机未得出结论之前还不得而知。

上午8时13分,两台巨大的引擎开始嗡嗡作响驱动螺旋桨慢慢加速旋转,在塔台引导下飞机很快驶离了整备区抵达了跑道一端,风和日丽一个非常适宜飞行的日子里,机组很快得到了塔台的放飞允可,动力澎湃的发动机很快咆哮起来,飞机在跑道上越来越快,慢慢的飞机开始抬起机首飞离地面,当整个飞机离开地面后不久,起落架开始收回折叠进了机腹。

飞机在机场上空盘旋了一圈后,向西北方向的成都飞去。当飞机化为人们眼里的一个小黑点,然后慢慢消失不见的时候,机场铁丝防护网外的人群才慢慢散去,又一次完美的起飞成功,证明着飞机是完美的,这一次飞行也是完美的。

“目前飞行高度2526米、速度每小时315公里,发动机转速正常、温度正常、燃油压力正常。座舱内温度适宜、氧气含量适度、气压正常……”

飞机飞行一小时后机组成员开始了对个各项飞行数据进行检测和汇总,自然首先必须确认的是飞机此时的飞行状况是否良好、航向是否正确,然后才是那些所谓的乘客所在座舱进行更为详细的数据测量,而在此时两名导航员自然再次对飞行航向进行了确认。

飞行器的姿态角也就是俯仰角、偏航角和滚转角,这些数据都将有该机装配的机械式陀螺仪进行测量。该陀螺仪的定轴性非常好,将浮子悬浮于液体中减小了机械的摩擦提高了其稳定性。当然原理是高速旋转的转子具有维持其转轴在惯性空间内方向不变的特性,而能够在飞行过程中,根据陀螺转子定轴性保持的方向不变,通过测量转子轴和基座之间的角度就可以得出姿态角。

当然如果能够有更好的静电陀螺或者激光陀螺,机组成员也不会这么忧虑这陀螺会不会出现偏差。当然他们还需要用磁罗盘对飞机的实际航向角进行测量,磁罗盘的原理和指南针相似,一种利用地球磁场进行航向角测量的仪表。因为地球是一个大磁铁,地磁的南北极和地理南北极并不重合而是有一定的磁偏角,所以世界各地的磁偏角是不同的。飞机的实际航向角等于磁航向和磁偏角的代数和。

但飞机从起飞到现在做了一定的机动动作,飞机在平稳飞行时磁罗盘能够准确指示磁航向,但飞机的变速、曲线等机动动作都会因为过载、姿态等产生较大误差,当然它不行,还有刚才所说的陀螺仪,两者所得数据双重对比下,也就可以得出正常的航向角。

经过五分钟左右的数据汇总后,机组得出了飞行正常的结论,略微修订航向之后开始了下一轮的测试,那就是继续爬升高度,然后测试在高空中能否达到适航条件,当然最重要的是再次测试一下机械液压助力系统是否能够对飞行员的驾驶有所帮组,尤其是在这么大负荷的情况下的高空飞行,气动的载荷越来越大,单凭飞行员的人力是很难进行正常操控的,尤其是以后要平稳飞行的民航机,乱上乱下、左摇右晃的客机肯定是没人敢坐的。

飞机在不断试验中的时候也向着目的地成都高速飞行而去,机组成员们正全神贯注利用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尽量完成数据收集和记录,而柳州试飞基地内的人也在紧张兮兮的关注着飞机的进展情况。

“十分钟之前飞机发回了第六次报安电报,飞行状态良好,预计将在12点30分左右抵达成都……”

“看来这次验证飞行必将获得成功,而且是已经成功,祝贺你们!”张宇是在飞机离开之后才来到塔台,在那里才能得到最新的进展情况,第六次报安电报发来已经证明本次飞行大获成功,站起身来便和王助、巴玉藻等人握手祝贺。

随后,王助便陪同张宇离开塔台,到试飞基地会议室进一步商议事情。“部长,要不留下来吃个饭?”

“你竟然叫我部长,王总工,今儿你这么主动,一定是有什么密谋!说来听听看…”汽车在飞行跑道上飞驰,张宇看着远处的一座座工厂,相信以后必将有一架接一架的飞机诞生于此,当然对于王助的其他什么时候的邀请,他只能报以一笑,但今日不同往昔。

“我…算了!”

王助看了看张宇几眼,然后也转向看着窗外,窗外远处的那些繁华仿若梦境,好像这一切都很不真实,在俗称蛮夷之地的西南边陲,竟然能有不输于列强的工业实力,甚至有些领域领先程度至少十年以上,光是一辆雅致轿车,即便自治区交出了全部技术图纸资料,但没有与之配套的加工设备,达不到相应加工技术等级,制造出来的汽车肯定是不能相比拟的,而此时自治区已经在航空业展翅高飞了,如果一直下去,差距自然会越拉越大,但给王助的感觉就会月来也不够真实。

“说啊,有什么话你不妨敞开心扉的说,我又不是什么恶人,再说你又不是要说话中伤我!”张宇笑呵呵的看了王助几眼,拍了拍王助的肩膀让他有话就说。

“那…”王助皱眉苦思一阵后,转过身来看着张宇,眼睛一动也不动的说道:“从回国以后,我便一直有种在做梦的感觉,一梦未停一梦又起,一个更比一个好的美梦竟然全都是现实,这让我很难相信这一切竟然是如此出乎意料的顺利,我苦想了很久一直在思索这些梦为何如此美好而又现实……”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停车吧!于然,你们步行回去,我和王工有事儿在车里商量!”张宇已经不是头一次把专车当办公室使用了,当然也曾当过营造出美好姻缘的福车,接到命令后司机很快把车停在了飞行跑道正中,当然很快和于然一道离去。

“我想问的很简单,但我坚信自治区能有今天就是因为它们的存在,图书馆里的图书资料、你交给我们的技术图纸和资料,我相信没有你的帮助我们是不可能有今天的,包括正在空中飞行中的飞机众多机载设备,甚至包括整个航空事业,大到发动机、小到螺丝钉,该用什么金属材料、应有怎样图纸设计、该有怎样一个运行结果等等,这些好像都是发生过似地,我们就像是一群小学生似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再简单不过,我感觉我们就像是一群学生。你和你的资料就是我们的老师,指导我们根据技术资料按部就班的做着绝对合理的事情,所谓的科研不过就是研究那些资料罢了,只要肯钻研就一定会是好结果,我们就好比是一群做实验的学生,老师规划好了所有东西,做错的缘由、做对的因故,一切的一切都在预测之中,技术资料包含了所有的所有……”

张宇没有对王助突然而来的质问感到一丝的惊讶,凡事都有双面性,自治区在蓬勃发展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都还有人能够大胆怀疑这一切是否太过于顺利,好像应该出现什么事儿似地。更何况这些技术人才对到手的那些技术资料表示怀疑,他们所想的、所做的,似乎在哪些资料中都有人做过似地,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都有绝对翔实的解释或方法,是人都有三分疑,更何况已经被“忽悠”了好些年的王助等天才们。

的确这一切都太过于顺利,但这一切都是有因果的。从在美国开始创立其汽车基业开始,一款接一款的汽车不仅质量可靠,设计也是超乎世人想象,而且集团运营、公司管理、工厂生产等等,所有的方式方法都是那么的科学显得绝对的无可挑剔,这一切的顺利都被人们归功于张宇和张雨生的伟大。

而回国后开创种种事业,政治拓展、经济建设、军事斗争、工业布局等等,一切又开始了完美的进行,当然这还是被人们归功于两位领导人的伟岸,当然这些走的对、做得好其实也就证明领导人能力很好,不会让人感到质疑,但世事很难预料。

无论是张雨生在政治和经济上的种种政策,这些政策绝对都是正确而又贴近实际的,是让复兴事业走向成功的不可辩驳捷径,土地革命、溶于人民、重视农村等等,这些政策措施在难以想象的东西竟然是那么的完美结合与实际情况,这不得不让人产生莫名的崇拜感和跟随感,就像股市里谁能一直大赚,那他绝对是股民们关注的、跟风的重点,而且是不假思量的绝对跟从。

与人民大众们的知识水平低、视野狭窄不同,王助等一大批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们心里很是清楚这一切的美好,当然也很欣慰当前的一切顺利,但太过于顺利的背后不得不让他们产生疑惑,一个人太过于顺利是不可能走向成功的,不经历一次失败的奋斗是绝对没有价值的,更何况是如此多的工程、如此庞大的事业,伯乐相中的千里马还有失蹄的时候,更可况如此多的千里马一起奔腾……

“你是不是说,你们和工大里的一些学生没什么两样,他们用的是课本,但你们用的是特殊资料。设计优良质量过硬的汽车、皮实耐用一船多能的轮船,当然还有其他工业产品,一个接一个的都是最好最完美的东西,生产制造都是极其科学化的,苦思冥想老半天也想不出有任何纰漏,但事实就是如此。如今,我们又要做出近乎完美的航空事业了,你们开始憧憬着未来统一全国后众多的事业也会如此顺畅,但心中不免有些忧虑,渐渐演变成了疑惑。”

张宇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助,他没有说谎,也用不着说谎,而且都是熟悉之人,当然也就不可能夸大事实。换做是他,连续不断的如此顺利,都会让人产生莫大的怀疑,更何况是聪明的王助,当然还有不少同样聪明的人。

“部长,请你也给我一个完美的理由,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完美…补充一点,不要给我说这些技术资料是你或者主席通过某种特殊手段得到列强们的,美利坚、法兰西、德意志,所有国家就算是加在一起也不可能弄出这么翔实的技术资料,而且每一样设计、哪怕就是一张草图都是超出我们想象的,我在国外也呆了不少年,他们有几斤几两我心里很清楚,我只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给我们的,包括指导其他行业发展的东西,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这么完美得让人都快感到莫名的不安……”

“你肯定很早之前就开始有这样的疑问,但我并不能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说着,张宇摸出一包烟,虽然每天都带着一包,但他已经很久没抽过了,递给王助一支后,两人很快吞云吐雾起来。“我知道你很疑惑,但我确实不能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你非得要一个答案,你不妨去问问张雨生,他能给你一个解释!”

张宇不知道如何给王助一个合理的解释,不合理的也没有,万般无奈只能用拖字诀,从1910年到现在十一年的时间里,一心发展壮大的他根本忘记了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一心追求复兴事业进行得更好、更快、更稳,完全忘记了应该考虑这一方面,今日王助突然发难问起,张宇一时之间真的是难以回答。

如果张宇说这些东西都是捡到的,那王助明显会问,捡东西也能捡出一个数十万册藏有量的图书馆,也能捡到无数的先进技术资料?如果张宇说是自行研究出来的,这比上一个解释更为离谱,谁能有那么强的能耐研究到如此多的工业领域,而且还是样样精通毫无差错,尤其是在这一个刚从半殖民半封建中脱离出来的旧中国,怎么可能出现如此难以想象的天才。

当然更不能说出张宇和大哥俩的真实来历,那样只会被王助等人当成一个更为离谱的解释,直白的给王助说俩人是穿越过来的,估计会被当成劳累过度出现精神问题处理。不能给予王助一个答案,张宇只好选择转移他的关注点,让逻辑思维更强的大哥来给王助一个解释,张宇实在没那个心理准备。

在淡淡的香烟烟雾中,张宇在心里默默思考,还有很多很多东西未让王助等人接触,这才让他们知道占总量很小很小比重的一部分超越时代东西,这样一些不过提前了十余年的成果都让他们感到惊讶不已,真要是给他们提供更为恐怖的先进技术资料,比如信息时代的东西,激光、卫星、高速计算机、复合材料等等什么,那引发的问题将更加难以想象。

“不处理好这个问题,以后肯定会更加麻烦!”嘀咕完后,张宇熄灭了烟头,窜入驾驶室发动汽车后转过头来对着王助说道:“坐好!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张雨生,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