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小事儿而已

“司令,最新电报!而且,是唐师长的亲启,总参谋部转发过来的!”

于然快速追上即将步入昆明陆军学院基础战术班教室的张宇,敬礼后递给他一份紧急电报,这几天来张宇是没事儿就东看看西逛逛,整个陆军学院基本上要游遍了。

“唐仁辉?他有啥事儿?”

张宇知道这第一师驻扎在新疆境内,从满清左宗棠带兵出征新疆之后,满清没落民国“崛起”,整个新疆包括甘肃青海等省,俨然就是一个个无政府管理之地,封建土豪、氏族势力等等基本代替了政府的功用,他们有各自的势力地盘,有各自的私军和税赋子民,在整个广袤的西北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王国。

人民军出征新疆其实强大的军事斗争敌人并没有,需要斗争的是大量的本土势力。通过调解和说教,有一部分势力会服从政府管教,践行各种政策。但注定有一部分势力和人是绝对不想天下一统的,他们需要分裂的局势以便谋取更大的私利,人民军所支持的新政府要实行土地革命、农民无税制、全民平等、民主科学等等,这些都有违于他们的意愿,所以很自然地人民军便有了敌人。

短短想了几秒,张宇定了定神还是接过了电报。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其实也就是一个请示。“唐仁辉需要一个授权,需要一个生杀大权……”嘀咕着,张宇闭目思索了一阵后说道:“你立刻以我的名义给总参谋部发电,准许唐仁辉的各种军事行动!”

于然立马记下了张宇说的这句话转身就去准备发报了,而张宇则还是拿着电文愣在原地,一纸命令容易下达,之于第一是而言种种军事行动也很简单,但行动所带来的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甘肃,贫穷而又广袤的土地上,从古至今大大小小的纷乱从未停歇过。汉族、**、藏族、东乡族等等,数十个民族杂居与此省内,各个民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融洽和睦,农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注定会让该省有着非常浓厚的封建式土地制度,谁有大量的土地谁就有钱有粮,反之则只能沦为下等人群,当然如此一来各个民族势力之间必然因为经济利益问题而大打出手,是恶意掠夺也好,互有侵占也罢,总之因为各势力之间实力差距和经济收入问题,任何手段都可以采取。

新疆,由广阔而又多样的土地和不同信仰的多民族的构成,民族、教派之间的纷争从未停止。维吾尔、汉、哈萨克、回、锡伯、满、乌孜别克等等,和甘肃一样也是数十个民族混居,比甘肃糜烂局势更不相同的是,他们各自的民族还有各自的宗教信仰和人生观价值观,一直以来大规模的民族祸乱虽然没有甘肃的剧烈,但是小规模的却是屡见不鲜。

于是乎,西北最重要的两个省份有了许多相同点,当然也有一些不同之处。两省同样是多民族混居,因长期无政府统一管理、无组织形态统一教育,所以科学文化素质、文明道德习惯等等都是不相上下,然而总的来说其实甘肃的糜烂还容易解决,毕竟他们只是因为贫穷与自然恶劣才酿成了一次次人祸,如果能从根本上解决各民族各家庭的经济收入问题,让他们有能力养活自己和家人,有能力奔向幸福生活,谁还会闹事儿呢?

新疆的境况则不同了,周围环绕着数个分裂地区,俄国与中国之间虽说是在比邻之国,但西北地区很多地方双方所谓的政府都无力管辖,继而形成了庞大的真空区任由各民族发展,加之长期缺乏统一而又强有力的政府管理,人民的民族和谐共存、国家领土统一和主权完整等意识非常淡薄。

世界大战让工业实力、经济条件都并不是很好的俄国政府不堪重负,他们除了让千万计的人民用人海战术冲上战场,用掠夺和剥削弥补实力不足,但世界大战是属于大国之间的较量,只能小打小闹的国家是根本玩不起的,但斯拉夫人就是不信邪要试一试战争的厉害,结果这场从一四年绵延至今的大战,整整五年多的时间足够让肥的变瘦、瘦的变惨、惨的只能死了。

俄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四年过去了也仅仅是让数百万青年死亡而已,他们穷得只剩下人了,死再多其实也无所谓。然而第五年到来了竟然战争还没有结束,反而因为协约国又加一个主力,也就是美利坚,实力大增的协约国开始鼓噪着要发动全线反击,争取早日将同盟国打败,殊不知他们的重要盟友俄国早已苟延残喘了,去年的冬天他们的首都莫斯科都开始出现了食物短缺,而到现在整个莫斯科的商店已经一块面包都不再出售了,不是不卖而是因为没得卖。

然而,新疆境内虽然各大势力割据,但相对而言还是比较稳定的,这些各大势力也很是抓住了战争的发财时机,向俄国走私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选致富之道,当然人民军来之前根本就不叫走私,那是正大光明的商业贸易。

人民军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穷人要翻身、杀人放火是犯法,要出境贸易可以,但还必须得注册、接受监管、有些商贸货物还得收税,这些都是过去难以想象的,即便新政府大力扶植经济发展、修路架桥、救济弱势等,很多农牧产品甚至给出政府保护价,大众人群开始成为政府的忠实支持者后,让不少穷人的了实惠却让传统豪强失去了立足之根。

张宇将电文折叠后放进胸前,边走边嘀咕道:“占山为王、拦路收费,公然与人民政府对抗还是轻的。竟然想起了裂土分疆武装暴动,这可就有点过了!”

昆明陆军学院是人民军继位于柳州的人民军士官专修学校之后建立的第二所军事院校,从1915年5月23士官专修学校成立至今,已经为人民军的壮大和发展提供了数千名优秀士官,而至今依旧以陆军为主的人民军要想走向真正的现代化、正规化,建立自己的高级军事院校是必需也是必然的。

院校的选址经过了相当的波折,起初不少人建议该院校必将陆军未来重要院校之一,很有必要在自治区基础更好的广西境内,当然也有人希望建立在四川或者陕西境内,当然也有人建议云南昆明,经过一系列考证之后最终选择在了昆明,并且决定在原云南陆军讲武堂基础上扩大。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中国近代一所著名的军事院校,原系清朝为编练新式陆军、加强边防而设的一所军事学校。与天津讲武堂、奉天讲武堂并称中国近代三大讲武堂,该校位于昆明城中心,学校依波光粼粼的翠湖而居,湖水清澈碧波荡漾,翠柳依依鸟语花香,整个校园风景优美景色宜人,当然扩建后的的校园规模更大了,在原有的东南西北四座楼房基础上增添了不少硬件设施。

学院不同于柳州的士官专修学校,更为注重人民军所缺乏的指挥类专业人才,所以该学校的明确的培养目标就是为陆军各兵种培养军事指挥管理人才,也同时接受在职军官的进修学习,当然非指挥类专业也有一些。

建设之初,该校就被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和要求。希望该校指挥类专业的毕业生,将来能在在军队的基层军事、政治、后勤管理以及军事机关等等上大显才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因此对其培养要求自然也将特别高,以便达到“战时能指挥,平时能管理”的双重能力。对于已经在部队任职的军官前来进修,也将针对其所在兵种、所任职务、长短优劣所在等采取针对式教育,始终以提高军官军事指挥作战、军队管理等各种能力为目标,当然也有所侧重。

指挥类学员对于文化基础、身体素质、政治素养、个人气质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要求,军队的各级指挥军官,都不仅要懂得必要的武器装备的操作和使用,而且要学会如何带兵、如何管理,如何正确面对各种境况以及合理处理,还要善于组织和指挥,也就是说作为未来人民军陆军骨架所在,对任何学员的要求都不得不严、不得不高。

“强健的体魄、良好的气质、坚韧的性格、顽强的毅力、忠实的信仰……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胜任的!”

张宇从每一间教室外慢慢走过,每一步都在过滤头脑中各种各样的想法,这几天下来几乎每一栋教学楼的走廊都有他的足迹所至,他没有进教室打扰学员们的学习,也没有让任何人陪同,就像于然有急事要找他,都得好找一阵后才见得到人,但他的的确确在不断的缓行中,想到了很多。

“非指挥类学员也要求甚严,政治合格、技术过硬、体能健壮、专业扎实……”走到了一间教室外,听到里面的一位前工大教师如今的陆军学院教职员,他正热情专注的给学员们教授爆炸物相关知识,宏亮的声音让张宇将思绪转移到了非指挥类上,在走廊上伫立良久后笑呵呵地又开始慢慢闲逛。

四季如春的昆明气候无论冬夏都是亘古不变的温暖宜人,秋风是吹不下树枝的绿叶,冬寒也扰不了小草的青绿,在四季如春的昆明里,会让人失去对春的期待、对夏的感冒、对秋的伤感、对冬的迷茫,丧失了四季的感觉自然也会淡忘时间的更替,不知不觉之中张宇在陆军学院里度过了九月的最后一天,从刚来两天时候的闲逛适应,到最近的和学员之间的适时演讲和公开交流,淡淡的黑白交替中,沉浸在重回军校的美好中殊不知悄然之间,世界已经迎来了崭新的十月。

历史总是在反复验证,但历史并不会简单的重复。

当张宇还在刚成立不久的陆军学院里“溜达”个不停的时候,太平洋对岸的国土上,秘密到美处理事情的张雨生早已完成了使命,接下来的几天他还将有重要的安排,比如说将亚美集团锻炼出来的一些优秀人才“招聘”回国,这些在不见硝烟但却残酷激烈的商场拼爬打磨数年,尤其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商品经济繁荣的国度,他们更是在多年的工作中学会了很多,能力和对复兴事业的忠诚度也自然是绝对可靠的,他们正是自治区所急需的人才。

“听说,你是继张宇之后咱们集团里的又一个天才?”

捧着一份相当详尽的人事资料,张雨生对眼前的人看了又看瞧了又瞧,不高的个子、健康的麦黄色皮肤、炯炯有神的眼睛、乌黑透亮的头发……标准的东方人特征的男人,张雨生实在觉得眼前的这人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更为普通。

自己的小弟张宇号称天才,那其中的原因张雨生自然是一清二楚,不过张宇的外观的确有点不伦不类的样子堪称天才,那就是他不同于当代中国人应有的身高,接近一米九的个子实在有些鹤立鸡群,但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种扔进人堆里后根本分辨不出来的普通人,竟然被称之为天才?这可让张雨生很是纳闷。

“这都是他们乱说的,总理事你可千万别相信他们的鬼话,我怎么可能和总司令相比拟呢!”张雨生所认为的普通人说话也的确很普通,和集团的所有华人员工一样,已经会说普通话但还是有点不标准。

“或许天才都会有一些地方不够有天赋,比如说语言。”张雨生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道,思索一阵之后说道:“饶聪,我准备让你回国发展,美国这边本来就是一个训练场,你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我希望你能考虑回国发展!如果同意就在这份文件上签下你的名字,之后你将正式脱离亚美集团员工身份,回国之后会有更重要的职位安排给你……”

“总理事,我……我!”听说自己获得了资格回国,这可让刚才还木讷的人立马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马上就笑逐颜开地提笔就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不论是不是天才,对于一个已经达到高级技工水平的饶聪而言,张雨生是要定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才留在美国组装汽车、检验汽车、为美国人做售后服务,真的是太浪费了。亚美集团美国分部本来就是一个自治区技工学校毕业生们的实验单位,每年都有两批从自治区各大技术学校的毕业生远渡重洋到美国这边来实习工作,绝大部分都将在结束实习后返回国内。

这么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治区内工矿企业数量少不足以让这么多学生实习,反而是因为数量太多要求太严,所以才不得不让学生们久经战阵后才加入进去,到美国这边来实习一圈一方面是这里的生产规模很大,大部分销往欧洲、美国本土、美洲其他地区的汽车都将在这里完成组装调试,当然自己也生产一部分,所以这里有充足的岗位以便毕业生们实习锻炼。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亚美集团本身就是中国人创办的企业,企业就应该以照顾中国人为主,自治区蓬勃发展让不少留美华人在亚美工作一定时间,具备工作能力后都纷纷迁居回国,所以已经造成美国境内华人越来越少,集团内金头发蓝眼睛的美国人倒是越来越多,为了让毕业生们到美国一趟增长见识,也为了维持集团内华人员工的一定数量,所以才有了像饶聪等人的远渡重洋、苦心学习、修成回国、履行使命。但张雨生没想到这一趟中的学员,竟然有了一个“天才”,所以自是要亲自看看才放心。

饶聪,祖籍重庆兴隆场,地主世家之子,同许多富家子弟一样有了一定文化水平且也已成年便开始出国游历争取能考入某所列强大学深造,但不久之后便对当代工业最高技术结晶——汽车极其感兴趣继而加入集团成为一名小小的工人,被安排回国学习一段时间后同一大批同是毕业生的同学们又来到美国实习,这期间他自然是看了不少书问过不少老师傅,熟读科学理论、深入实际实践,聪明的脑子加上勤学好问的作风,很快让他比同期同学们更快更好完成工作,由此赢得了天才之美誉。

饶聪来之前张雨生已经开始收拾行装,随时准备离开美国,不过在此之前他还得再一次和唐贵银交流一番,刚一收拾完毕就传来了敲门声。

“总理事,这次你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集团已经有了很大变化,本打算有空领你去看看我们集团宏远公司推出的第一套别墅群、第一栋写字楼、第一个高级住宅楼盘……”

“不用说了,现在我的身份已经不同于往日,这次贸然来美的确有些欠缺考虑。”张雨生示意唐贵银先坐下,这位为了集团的健康发展而东奔西跑劳累不堪的小老头,张雨生觉得很是亏欠了他。“唐叔,国内也是一片良好发展气象,您可以不用等到退休才举家迁回国,祖国任何时候都欢迎您的回归,自治区政府任何时候也需要您!”

“不用说了,我任何时候都没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也从来都没忘记落叶归根。不瞒你说,当初你让我带考察团回国的时候,我已经割舍不下祖国的大好河山……”唐贵银此时说着说着,眼睛开始不断晃动泪花。

“每一次迎来大批祖国的年轻人,他们是祖国的希望与未来,集团上下悉心培养,像自己的亲人一样照顾,把我们这群集团老人对祖国的思念与关切之情都给予给他们身上,生怕他们没学到什么、没体验到什么。但,每一次的送走,都是一次难以忍受的阵阵刀割般的伤痛袭扰心间,其实我们也想回国,可明显现在还不是时机……”

作为第一个尝试全球化经营这一大螃蟹的亚美集团,注定在发展的过程中牺牲掉很大一部分人群的利益,在信息化时代中大公司的不少人依靠电子邮件、越洋电话、国际航班等等,而这个落后的时代明显不能与信息化时代相比拟,唯一快捷的联络方式就是越洋电报。

而重大事务必须依靠重要人物亲临处理的,交通工具也只有坐船,漂洋过海忍风挨浪,让十天半个月的宝贵时间消耗于客轮上,所以一般情况下不少事情就由该集团分部最高领导人直接处理就行了,当然这样的结果就是不少人得在异国他乡一待就是数年,那种煎熬如同掏心。

“对了,算时间民企商品专运船队也快到旧金山了。我看了一下你们准备的展销策划案,真的很让我满意,非常不错!我们的民族企业能不能走向国际市场,可就看你们接下来的展览会咯!”

张雨生来之前已经做好了随时准备迎接一战结束的噩耗,的确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混战结束,对于自治区而言真的不是一件好事儿,尤为重要的是自治区工业体系必须开始调整,那种不愁销路、订单排队的日子即将过去,交战国战后重建的日子随时来临,如何妥善处理好过渡的问题,人民自治政府不得不未雨绸缪。

“我们一定会办好这次展览会的,当然也相信我们的参展企业产品质量和企业信誉,如果能在海外获得一定的市场,这将对企业的健康发展非常有利。”看着张雨生站起身来,唐贵银最后说道:“总之请总理事放心,我们一定会让这次展览展出我们民营企业的风采,展出我们的智慧与勤劳相结合的完美成果……”

“好话不说二遍,我相信你。”张雨生拍了拍唐贵银的肩膀,弯下腰提起皮箱作势要走,不过还是不忘叮嘱道:“目前集团从各国所得最新一批订单来看,已经进入又一个高潮期,但此起彼伏的订单浪潮过后,我担心这战争其实已经走到了末尾,战争随时都可能会结束。集团必须拿出一套方案出来,以防突然各国的退订浪潮啊!”

“这个我们已经在做相应的调整,发回国内的零配件订单已经出现了相应的变化。我自己也相信战争其实已经离结束不远,集团自身生产策略与生产线调整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完成过渡,不过我们一定会做好周全准备。”

战争一结束,交战国尤其是亚美的大主顾美利坚、法兰西、英格兰三国,肯定不再需要大批量的载重卡车,而且由于战争的巨大破坏力,打得穷苦不堪的饿欧洲,必然会让轿车市场大幅度萎缩,亚美集团必须做出合理调整,比如是否将在国内和美国热销的各型客车推向欧洲市场,让集团产品多元化;比如是否就近建厂,在欧洲各国本土设立工厂,以降低生产和运输成本,继而让汽车价格降低利于销售;当然在第二个措施的基础上,集团还可以选择是否与各国政府、银行开展合作,按揭购车、贷款购车等等,既促进了他们本国的复兴也为亚美自身带来了效益。当然,这一切都还言之尚早,毕竟战争仍在继续。

虽然处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带的,纽约并不具备严格的大陆性气候,冬季有拉布拉多寒流经过,夏季旁边又有墨西哥暖流经过,加之濒海地形,所以无论何时,这里总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降雨,张雨生来的时候灰蒙蒙的天空中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但离开的时候又受到了大雨的欢送。如此一来,简直可以用风雨兼程这词来形容张雨生的这趟美国之行。

张雨生坐的返国客轮还在大西洋上航行的时候,国内的已经发生了不少大事情。

ps:周五来了,早睡去了,一周下来简直雷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