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宽阔的道路周边总有绿油的草地覆盖着裸露的大地,一排排树木如同标杆一样护卫在公路两旁,与之为伴的还有乳白色漆身的路灯,没当夜晚降临,泛黄的灯光照亮着道路,也照射着树木,那时绿色的树叶将会泛发难得的金黄光芒。不过在此时的大白天,它们得挺起躯干迎接每一缕阳光。

“嘟!”

一声车笛低缓的车笛声从门口传来,闪烁变换着色泽的车顶警灯是那般晃眼。门口的警卫很快将拉杆拉起,让警车开道的车队慢慢驶入安静的校园。一辆辆乳白色的大巴开始有序的在警车引导下在学校的校园公路上以五公里左右的时速慢慢行驶,绕过了中心广场的大圆后,慢慢向校园特设的一个停车场驶去,在那里将有一大片空地供来访车辆停靠,包括今日到来的访客。

“这就是传说中的工业大学?”

一辆接一辆大巴慢慢在车位停靠完毕后,乘客们开始有序的下车。或许还在回味空调车内的凉爽,下车后的众人看到四周林立的树木,远处林林总总拔地而起的教学楼,安静的氛围不得不让他们感叹一声:“这就是大学!”

“开始整队!”领队很快开始整理自己的队伍,而跟随来的两辆警车已经完成任务,闪烁着警灯回去了。一阵霍霍的脚步声过后,在一辆辆排列整齐的大巴前,众人集结好了队伍,准备听取头儿的命令。

“各位,从今天起你们将在这所大学里接受为期八个月的培训学习。已经身为人师的你们不用我再强调什么,你们应该知道这次学习机会的难得与可贵,希望各位好好把握有限的学习时间去耕耘、收获!八个月后我们将会在此等候你们的迎接你们的回归,我不希望八个月后我带着车来接你们的时候,接到了校方不好的通告……”基础学校教师进修培训计划东南片区负责人非常诚恳地对着这些“学生”说道,这些已经拿到了进入大学学习进修资格的。

“大学里的学习是学生自主学习、老师适当引导、充分使用教学资源,也就是说老师和学校不会给予学生任何的学习压力,而且还提供非常好的硬软件条件确保的学生的学习质量。专业课程、公共课程、素质选修等等都可以学生自主选择是否前去上课,学校的图书馆、食堂、体育场、医务中心、宿舍等等都是免费使用……其实说到底,最重要的就是学生要自己学会如何控制自己、如何学会合理安排时间学习与总结,经验非常重要,尤其是泡图书馆的时间和请教老师的时间要合理分配……”

“对了,学校提供的食物都很丰盛,注意节制自己的食欲;学校运动设施齐全,但并可以说贪求无度,锻炼身体才是最为重要的,而不是沉溺其中……反正我今年大二,对这些也没有完全熟悉,你们又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一下那位,他是大三的师长,知道的好经验肯定比我多!!”

这些之前是学生,现在成了学生的老师们解散之后便开始了寻找学长的过程。学校并没有举办隆重的欢迎仪式,当然也不可能给予专人引导,每一位学生获得了一个临时学生证和教师短期培训安排表,那就是进入大学的许可证,有了它可以让校内资源随意使用,当然前提是根据安排表好好学习。离校的时候要给学校一个学习成果的交代、也要给领导一个交代,学生们不得不虚心请教一下过往的学长们。

“我们需要教材、学习工具,我们需要住宿和日用品等等,这些东西在哪儿去拿呢?”

“你们应该被分配了班级,像我们这种四年制本科的大学生,一进校和你们一样就是一个学生证、一份四年所需学习课程表,表上记录着每门课程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有课,是哪位老师负责等等,学习方面的按安排表来办就行了。至于课程需要的教材,该课程专属的教室就有足够的教材以供使用,而且怎么考核、实验怎么安排、论文题目等等,这门课程的老师会给学生们分配清楚。所以,上课就是你知道什么时候在第几区第几栋第几个教室上课,即便一无所有的去上课,那儿也有足够的纸笔课本。当然不去也可以,就怕你期末过不了七十分的及格分就惨了……”

“另外,你们的住宿分配应该在学生证上,它有三大用处。第一就是进出你自己的公寓宿舍,凭借它可以去管理员那儿领适当的日用品,食堂、运动场、图书馆也一样,有它就可以随意进出、使用标明可使用的东西。第二,它是学生身份的证明,丢了它你就和灭亡不远了。重则被教务科的人臭骂一顿,一个堂堂大学生连一个腥红的本本都看不住,还读什么大学之类的恶语,反正就是不要丢了就行了,否则你很快就会没吃没住还挨臭骂。”

“第三个用处就是评定等级,我们每学期都会有老师安排的各种考核,一个学年下来会获得不同的等级评定,奖学金的分发就是以它为基础。相信我,如果你认真学习,本来就不花一分钱的大学,让你获得知识和技能的时候,还能让你挣不少钱……”

几位悉心的学长很快就被这一百多位“学生”所团团围住,大家是七嘴八舌地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差问问男女厕所的标志有何不同了,小半个小时之后众人才算放走了那些要去图书馆泡日子的学长们。

“照他们说来,这大学里好像男生挺多的哦!什么地方都混合使用,幸好我们住的地方不是男女混合……”

特别“学生”们中有不少的女老师,学长们刚要离去,众人便要去安排各自的大学生活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八个月时间,也是一场难得机会。当然众多女老师可不像那些男的无所畏惧,十几个姐妹赶紧聚集起来商议对策。

“看来这大学里的日子是上课为主、自学为辅,能不能学到真本事就看上课的质量,能不能获得更多的本事让自己成才,同时也让自己挣钱,就得加倍努力,像他们一样长眠图书馆才能成才又得财……”女人爱财从来都是天性,三句话没聊完便扯上了遥远的问题上。

“晓冉,你梦醒了没?人家那种制度是针对本科生,正统的大学生而言,我们……”说话者,用手指指了周围所有人一圈儿后才说道:“我们可是临时的,八个月的大学生!要是当初不是自己努力费了九牛二虎弄到了个语文教师证,教教小学生语文还吃得消,要是进入中学教书可就成问题,能有这么一个进修机会就是让我们增长水平,以便未来进入中学教育。可不是这会儿考虑什么拿不拿奖学金的事情!!”

“也是,到时候不满怀着愧疚的心情离开这里,已经算是做到了最好了!还谈什么奖学金之类的,咱们赶紧去找找宿舍在哪儿吧!做了那么久的客车,我有点晕,好想找个地儿睡上一觉!”说话的就是传言中的黎晓冉,如果某一个人在场的话可以叫出一个“变脸女皇”绰号的人物就是她了。

粉嫩的脸蛋因为阳光的毒烤而略带粉红,额头冒出的细细汗珠如同珍珠一般晶莹剔透,齐肩乌黑秀发泛发着淡淡的清香,白色T恤裹束着妖娆的身姿,一条有些泛白的牛仔裤紧紧裹住了修长的双腿,让她在众人之中更显身姿挺立,紧紧抓住行李箱把手的修长嫩白双手已经冒出不少的细汗,在阳光下向师兄们请教后解决了不少问题,但毒辣辣的太阳也让众人汗流浃背只想早日洗漱休息。

“我们的公寓会是什么样子的?四人间,还是三人间?会有独立的厕所、洗漱间、阳台吗……”

“听说学校的伙食比基础学校的还要好,有不少的外籍老师在这里任教,所以食物种类更多更丰盛,咱们可真有口福咯……”

“胖妞,刚才领队怎么给咱们说的,你还真不知道怎么为人师表吗?”

十几个女学生很快拖拉、背负着各自的行李,叽叽喳喳的向女生住宿一区前进,在那里将有足够的空余宿舍供她们住宿,按照四年制修建的大学,如今最高年级的也才大三,所以学校里自然还有足够的空余条件让这些不速之客使用。

“喔~”

刚从宿舍管理员登记完毕,领到了房间钥匙、洗漱用具、床上用品等等,刚打开第一个四人间的宿舍,里面就传来的惊讶的声音。之所以这样感叹,是因为房间内的条件简直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四张铁架木板床分成左右两组分靠房间左右两边,四个人都是睡上铺,而下铺是经过改造的,原有的床被撤去后设立了单独的写字台,而且每一个桌子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盏台灯、一个文具箱、空荡荡的书架等等,而且最令人感叹的就是地面,一块块地板砖镶嵌满了整个房间的地面,而房间还有一个巨大的空间,那里左边墙上有半身镜子,右边靠着四个立体柜子,朱红的漆身泛发着耀眼的光芒。最贴心的就是每一个柜子的锁、三把一串钥匙其中一把钥匙还在锁孔呆着,也就是说学校已经为她们准备好了储物柜甚至锁、钥匙都准备好了。

最外面就是一个巨大的阳台,瓷砖铺砌的平台、有自来水设备的水槽等,上方还有可供晾晒衣服的钢质长杆,当然这些都是她们一进门能够看到的所有,厕所里什么情况就不知道了。

“这哪儿是学校?简直就是酒店了!”胖妞第一个将自己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扔到了靠门的左边上铺,算是占了个风水好位置。然后便开始拿出自己日用品统装大袋,将里面崭新的枕头、被子、软垫、蚊帐等等一个个摆在书桌上,接着就开始准备铺床准备睡觉了。

“住进酒店一样的学校,这下可就惨了!”

几人悉悉索索的整理好房间收拾好一切后,各自都躺在了被窝里,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发呆,一阵感叹之后都睡去了。有句话叫做“条件有多好,要求就多高”,她们自己知道自己已经不幸中标了,艰苦的八个月即将来临,真不知道人家几年将是怎么熬过去的,不过现在他们最重要的是好好睡一觉,再舒服的空调豪华大巴坐上了近十个小时也不是好爽的。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房间的时候,睡眼惺忪的新生们起床了,从今天起她们将叫做新生而非老师,从今天起她们将在这里度过难忘的大学生活,象牙塔里会有多少倩影游荡、镜面湖里究竟会倒影出什么样的影子,一切都从今天开始。

1918年9月10日,一个特别的日子里,阳光同往日一样明媚,校园的空气依然清新。早上十点不到,三辆墨黑色的雅致轿车便安静的驶入校园,它们并没有像其他外来车辆一样必须停入停车场,反而慢慢悠悠地驶到了一个外表涂装普通的实验大楼前。

刚一进入实验楼大厅,张宇便向开门的老伯问道:“林大爷,王工起床没有?”当然没忘了给大爷扔去一包烟,虽然自己不抽,但别人总会有需要的。

“还是凌晨一点才熄的灯,估计这会儿还在睡!”接过香烟,林大爷笑呵呵的说道。当然没忘了关上玻璃大门,大楼前的三辆乌黑轿车还是同以前一样,安安静静的呆在那儿,等候下一次启程。

张宇一脚踹开王助的从来只掩上的临时宿舍门,床上的被子还如同鸡窝一样杂乱,厕所里传来洗漱的声音,难得遇到王助临时起床,张宇将包子鸡蛋放在了小桌上,对着厕所就吼道:“听说样机在进行风洞实验了,我就顺道过来看看!什么时候出发?”

头发湿漉漉的而且嘴角还有泡沫的王助,穿着个四角平底内裤就蹦了出来,随便用洗脸帕擦拭了一下脸后便抓起了大包子往嘴里送,咕噜噜地吃了好几个后才回答张宇:“给我三分钟!”说完,嘴里的包子好没有嚼烂便开始穿衬衣、裤子,袜子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只好在柜子里找一双新的穿上,两分钟不到就做好了出发准备。

“这是前几次的实验数据,这次实验室最后一次!如果顺利我们就将结束风洞试验……”下楼的时候,王助从怀里一大堆文件中翻腾着找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张宇。“当初还真是幸运的采取了你的意见,这全世界我们恐怕是第一次用风洞来实验飞机………”

风洞是航空事业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运用运动的相对性原理用风洞来获取必要的实验数据。最早的风洞是低速风洞,它出现于英国气流速度低于六十公里每小时,而为了实验数据的完整性、实验项目的多样性,必须具备高速、高超声速风洞,自治区之前只有一个用于汽车实验的风洞,为了未来飞机的风洞测试而在高新技术开发区内某处,直接新建了一个风洞实验中心,王助他们悉心设计出来的三款飞机就将在那里经受动辄数千小时的实验。

“运输机、轰炸机、战斗机。三款按照要求而设计出来的飞机都在经受最为苛刻的实验,我们也做好的接受失败的心理准备。当然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数据都还是非常理想的……”说着说着,王助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正浏览文件的张宇,伸手晃悠于文件夹上方遮住张宇的视线后,算是引起了张宇的注意,然后说道:“工业部什么时候才能让航空动力研究项目得到确切的批准方案?咱们飞机一旦过关,可就要进入全比例样机甚至实验机型制造,可别到时候光有架子没了心脏?”

“放心,他们已经很快了!”张宇对自己的手下很有信心,型号更多更杂的汽车燃油动力研究都没难住他们,更何况功能单一的航空发动机,始终就一个目的,使用航空煤油将化学能转化为动能即可,哪儿像汽车的又是柴油又是汽油的。

“林大爷,我们走了!”上车之前,张宇笑呵呵的对着为他们开门的林大爷挥手示意。不过看到他胸口荷包里鼓鼓的东西,落座后便问道一旁的王助:“这林大爷该不会在实验大楼里抽烟吧?我可是每次来都捎给了他一包。”

“不会,他要抽都是在厕所里。林大妈怎么可能让他舒舒服服的到处显摆,对了下回你来也给我带上一条,晚上熬夜还真的有点提神的东西才……哥们我给你说话呢,你看哪儿去了?”王助说了半天没有任何回答,转过头一看才发现张宇正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经过的人群。

“她们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工大有美女了?”

“你是在看她们?怪不得说着说着就呆了。”王助也趴了过来,指着公路上叽叽喳喳吵闹着的一群女生,像个八婆一样说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反正就是最近来了一批在此进修的老师,他们要为将来教授中学做准备,所以就来工大充电来着!估计那些女的,应该是来进修语文教育的吧!”

“可怎么那女的也来了?”张宇指着那个闹腾得最厉害的一个红衣女子,皱着眉头苦瓜着脸说道。

“她?只要水平够,为什么不能来!”王助说到这儿,脑袋一转赶紧说道:“怎么,你们认识?看你那表情应该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吧,要不让卫兵们帮你报报仇泄泄恨?”王助指着前面一身黑色劲装的保镖调侃般的说道。

“算了,咱们还是去实验中心吧!我可没那个闲心过问人家的事……”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张宇还是心里有一个巨大的疑问,这丫头的奶奶是不是已经康复了,或者已经极乐了。

车子很快就启动出发了,很快从离开了实验大楼临时车辆停靠区开上了校园公路。这个时候正是第一节大课下课的时候,公路上有不少的学生,抱着书和资料来来往往奔赴下一个上课地点,车辆只能慢慢悠悠的在学生流中缓行。

“小心,车来了!”胖妞平时最爱东看西看,而且嘴上还得不停的说,注意到背后的轿车驶近后,赶紧提醒到其他同样还在公路正中溜达的同学。胖妞的提醒很快让众人散开,不过这时候难得的场景出现了。

黎晓冉同其他同学一样退到公路两边,当然也同其他人一样看看究竟是什么车能在这时候转悠学校,平时校园里可是很少来车,尤其是价格不菲的轿车,可一看到车子的样子和尤其是那醒目的车牌,用一句话说那就是“这丫头疯了”,因为她直接伸手就要示意第二辆轿车的司机停车,打为总司令开车以来,司机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车速不快但刹车却踩得重,弄得后座的张宇就差点撞上前座的椅背。

“靠!”抱怨一声后张宇正准备帮王助收拾散落的文件,可一旁传来了“咚咚”的车窗敲击声。张宇赶紧按下电门让车窗降下来,还没看清外面什么人物时,一张灿烂的笑脸就迎了过来。

“这位同学,你拦下车有什么事吗?”

本来张宇是打算说让她们让路很不好意思的,可遇到了变脸女皇还是直接点好。不过他还是非常谨慎的用身子为左侧的王助遮挡住,毕竟他丫这会儿正忙碌于整理东西,那些个玩意儿都是要命的重要,即便对面是工大的学子。

“我~~其实没什么,就是我想谢谢你对我奶奶的照顾……”

“原来是这事儿,不用说谢谢。”张宇话一说出口才发现这回好像这是最近几个月来第一次和女生对话,难得有人说对自己感谢的话,要是掐指一算应该是来到这世界第一次听到“谢谢”的话。“对了,你奶奶现在痊愈了?”

“她已经入土为安了……”

女孩话一出口,张宇有见识到了变脸女皇的本事,刚才好看见她欢颜笑乐,结果现在立马泪珠可劲儿地转悠于眼眶中,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梨花带雨了。“真是好本事!”张宇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不过嘴巴上可没敢说出去:“抱歉,你也节哀顺变吧。当然,如果你有任何的困难,政府和学校都不会置之不顾的。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得走了……”说完,张宇拍了拍左前座那厮的肩膀,如果没有女人在场的话估计就是狠狠的捶一顿了,知道他和这女人有仇竟然还敢乱停车。

“嗯……对了,有什么方式可以找到你吗?”

“找我?”张宇指着自己的脸,满脸惊讶的问着这位变脸高手。“你找我干嘛,本来不用谢我的,你也谢了,咱们算是两清了。还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刚才还要哭的人,现在脸上已经出现了红晕。

张宇感觉自己真的要受不了了,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从王助怀里抽出一份文件夹,扯了一点文件纸的空白便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黎晓冉后便踹了一脚前座的椅背。

“刚才那女的真和你有仇?我看倒是有缘!”王助看着自己那份少了一个角的报告纸,鬼笑着看着张宇。“对了,你给他的是谁的电话号码?你们该不会就此开始轰轰烈烈的约会吧!”

“你闹腾个屁啊!我给她的是张雨生的办公室电话,她要是有种就给张八婆俩比一比,看看谁更有本事。当然,要是她真能过得了张八婆的那关找到我,那说明她对我是真有感觉的、我们之间也有缘分的,那我就娶了她!”张宇说完,使劲儿地扣紧钢笔套,然后放进口袋里。

“张理事真有那么厉害?”王助重新将自己的文件归类,满脸质疑的问道张宇。

“他最喜欢的就是有美女主动给他打电话,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反正这女的过于厉害,正好和他是绝配,咱就成全了他!”张宇说到这儿突然微微屈身起来佝偻着身子对着前来的两人说道:“要是总理事的好事儿能成,咱一定叫他给咱们都封个大红包。老男人遇上娇娇女,到时候有的是乐子哦!”

“流氓并不可怕,就怕有了流氓文化。”王助看到张宇的那股子表情,只能发表这样的感叹。“这女的到底会是谁家的媳妇,现在还言之尚早,不过我更看好你。因为那女的明显对你这么一个有爱心、有能力、有气质的男人动心了,男人二十豆腐渣、四十就是一枝花,你刚好介于其中,算是一个绝对好男人。有戏,绝对有戏!!”

“对的,总司令。你看看其他有权有势的人物,哪个不是妻妾成群的,你也是结婚成家的年月了,不能再等了哦!”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的那脚蹩脚的刹车啊?”

“你就不用谢了,到时候用红包来谢谢我就行了。”

车里不断传出各种各样的取笑声,缓缓驶出校园之后,车内炒得更加热闹了。带着一阵阵叫骂声,三辆轿车慢慢加速然后向风洞试验中心飞快驶去……给大学校园里,留下一阵油烟味儿,还有淡淡的芬芳,以及眺望车子远去的目光。

ps:本章可能写得不好,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