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技术报告

宁静致远的校园里处处可见翠绿的树木,油亮的草地覆盖着平整的大地,星罗分布的教室里传来悉悉索索的翻书声,偶尔学生们的争论声、老师的讲解提问声,虽然声音不大但也能传得很远很远。

“代老师,这是我的论文,请您指导!”一位学生红肿着双眼,学校配属的洁白的衬衫早已失去了洁白,包括裤子、鞋子都多了不少的污渍。

不过他的身体却并不显得疲惫,反而可能是因为完成了报告而略有点兴奋,因此有点微微发抖。而且充满着自信的双眼目光炯炯神采奕奕,和两个黑眼圈根本不协调。

“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写论文吧?”刚担任自治区工业大学机械制造专业老师的代锐,明显还有着在河池那边工作时候的作风,繁忙的任务几乎让他没那个时间抬头看一看与之对话的人,看看这位学生究竟长什么样子,接过报告后只是才这么问道一句,当然这并不是不尊重学生,因为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自治区的首座大学也就是目前的工业大学,位于新开出来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内。学校规模庞大,周边也科研氛围浓厚,不过学校目前只设有三个院系以及一个特别专业。机电工程、土木工程、经济与行政管理三大院系,当然这也是目前自治区所能找到的师资力量极限所在,而那个特别的专业也就是基础教育专业,她是专门为培养教师而设置的。

学校所有的学生,如果按照后世的入学标准而言,进入大学的肯定是经过十余年寒窗苦读的学子,或者是天赋异禀的“绝世人才”比如考霸,所以自治区这所大学的学生们肯定都是不合格的。

入校时最好的与最差的学生,虽然都是在技术学校里接受过系统文化教育,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人是技术性岗位,他们进校之后能够更快掌握更为高深的知识,有了自身经验的融汇贯通,尤其是他们已经和各种图纸、技术资料等打交道很久,对于大学的适应力较强。

而“最差”的就是那些纯粹技术岗位的人员,他们除了能看懂图纸资料然后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制造出合格品甚至优秀品,其余的还真不怎么行,数学水平放在后世那估计就是小学生毕业时候的样子,除了超强的学习意志和扎扎实实的学习态度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是个中级技工,而且来之前也是工厂技术工人们中的佼佼者。经过这么近两个月日子的适应,感觉怎么样?”

代锐将最后一份作业批改完,终于有空和这位最后上交报告的学生对话了。“你坐,咱们这会儿就是朋友,不是师生关系!用不着那么拘束。”代锐把自己的钢笔给盖上,看到学生有些拘束但很自信地表情,满意的微笑着让他坐下说。

“怎么说呢?来了两个多月了,除了感觉理论知识学些非常吃力以外,其他都还好吧!”再自信地学生说道自己的痛脚,各种各样的自我发明动作就出来了,比如摸着脑袋傻笑或者不知不觉做出些小动作,思索了半天还是坦然的说:“高等数学最为痛苦,一个微分公式就让我痛苦万分了,更不用说什么线性代数什么的,就更苦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哦,这些学科的确是非常难的,不过通过自己加倍努力,我敢肯定你以后一定会掌握住那些重要知识的。还有,你们班里包括整个系里的学生中,不是就有些同学数学成绩就非常好吗?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特长和短板,多互相学习就能共同进步,你可以虚心请教一下他们是怎么学的。”

说完,代锐拿起了学生的报告,粗略看了几眼后说道:“你是不是在图书馆熬了几个通宵才完成的,这上面还有油饼的污渍、饭粒沾过的痕迹,就差口水了。看来来为了一份报告下了不少苦功夫吧!吃喝都在图书馆解决了,写最后上交的报告也该清醒的时候写,何必弄得这般不堪……”

被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老师“夸赞”一阵,学生只能更可劲儿的抓后脑勺了,知道自己功底比较浅肯定不如那些个怪物,但费了自己一个星期时光的报告,他还是寄予了非常高的希望的,要不然多少个日夜在图书馆的苦苦煎熬,多少次不知不觉靠着书架就睡着了的遭遇,多少次被图书馆管理员背到他的小床上睡着了。种种难以名状的艰苦,才让他做出了这么一份报告,不给于高希望和好自信才怪,但对于报告书面弄得这般不堪,只能怪老师逼得太急,否则他哪儿需要加班加点不要命的疯干。

俩人再说了一阵笑之后,代锐端端正正的做好,算是正式开始审阅代表严谨科学态度与努力成果的报告。徐徐翻开了报告,慢慢看来,其实写得还不错。

报告的题目用工工整整的楷书写着几个大字:论机械材料选择的一般方法。后面的内容和图表等等,包括加以描述的文字,都是这位学生用钢笔工工整整书写,图也是用尺规铅笔悉心制作的,光是看这样认真的态度也足以让他满意了,“态度决定命运,细节制衡成败”的道理就在于此。当然他可不希望这位学生仅仅是态度积极了,可细节上却败了个一败涂地,还是非常认真的看了起来,所有的内容慢慢映入眼帘,当然论文的一些重点信息才是他所关注的重点。

论文的题目是机械材料的选择方法,之所以让学生们论述这个问题是有所考虑的。

在制造工业中,机械零件的选材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的工作,可以说选材的是否恰当将直接关系着机器零件的使用性能、寿命和成本,不符合使用要求和成本预算的选材都是失败的。零件的选材正确与否,主要是看材料是否在满足使用要求的前提下,还能具有好的工艺性能、成本低廉。

所以一个工业发达的国家或者制造工厂,其工业生产参与者也就是技术人员,一定是最能选材的人才,否则怎么可能用最廉价的材料造出最合适的机器,赚取最大化的利润。

“你这份报告,真的是自己做的?”

看了一阵后,代锐合上了报告闭眼思索一阵后紧跟着对着学生说道:“咱们机械无论是设计还是制造,都有一句永恒的真理,‘机械的失效形式决定其设计与选材’。一台机器从设计者头脑里形成具体设计思路,最终通过制造业转化为具体的实物。无法左右设计者的对与错,但我们需要对制造负责。我们首要是对零件受力的分析、零件失效形式的估计,之后最为重要的才是零件选材的考虑,关于怎么设计那是机械设计专业的事情。所以,能不能选材是机械制造者必备的能力,你认为,这份报告能体现你的能力所在吗?”

“在技校的时候我就接触过这样的课题,当时老师并没有过分要求我们对所有材料必须熟悉,而且我当时主攻方向就是各种材料的焊接。这方面的能力肯定是比较欠缺的,但这份报告之中的内容绝对是值得学习总结的,它们代表着我们工业技术的先进所在,作为技术人员当然是必须熟知的……”

“说的不错,不过你不觉得你写得,或者说是借鉴的东西有些多了吗?”代锐并没有直接指出这位学生的过错所在,因为这并不叫过错只能说是缺乏那方面意识,代锐更是深知这一点,不敢轻易胡言乱语。

“老师说是我写的篇幅过长,内容冗杂还是因为我抄了过多的书中内容?”

“你不用想太多,我没有任何怪罪你的意思。无论是篇幅过长内容冗杂,还是因为其他,都无所谓。”说到这儿,代锐再次示意学生坐下,别一惊一乍的立马哧溜地站起来。再次打开报告,指着一些地方说道:“第一次写报告而且又没有一个模板给你作参考,除了给予课题更没有做任何的讲解,能做到你这样子非常不错了。”

低垂着脑袋一阵之后,学生终于抬起了头说道:“老师,你不用这么宽慰我,我想起我什么地方做错了!”

“呵呵!看来你是一个聪明人,定会学有所成。当然除了那一点,这报告中所涉及的内容,你自己真能融汇贯通吗?别给我说你这些天都只是做了抄书的写手,而没有自己动脑子思考学习!”

一篇有头无提示的论文题目给予学生,然后就让学生去可劲儿的泡图书馆,自己查阅资料搜集素材。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让学生围绕着一个主题自己动手动脑,有目的的接触大量知识、思考知识,这样才能获得知识赢得进步。

“这些天熬更守夜的忙活,也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说到这儿,学生的双眼更显得神采奕奕了。“机械工作时,会对不同的零部件有着不同的要求。如它的箱体和机座,肯定是不能产生明显的弹性变形的,而且必须具备一定的刚度。但是却由于它们并不会承受较大的应力,所以强度、塑性、韧性之类的都是其次,而这时候我们就可以选择廉价的普通灰口铸铁。”

“工作应力更小甚至只需要承受静压力的,咱们还以选择牌号更低的灰铸铁。如果有一定拉应力要求,那则增大牌号即可,如果承受冲击的比如我们汽车的后桥壳,也就用可锻铸铁就行了。像这样以来,我们的机器制作成本将会大大降低效益更高。当然还有更多的值得学习思考,浩瀚的知识与应用之间永远都不是固定的,始终会有不同的路径通向同一个目标……”

“那你知道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吗?包括你还未说出来的。”代锐喝了一口凉茶,不知道是那天的剩水难咽极了,不过实在没办法只能将就着解渴。“一个工厂靠什么立足于市场?靠什么让自己的产品赢得足够的利润?一个超大集团又靠什么能立足于世,一个地区工业体系又怎么能在世界大工业时代独领风骚?这些问题你也应该有所知晓吧。”

自治区的工业发展源自于在美国创建的汽车制造业,也正是有了这一个巨大的利润来源、产业刺激高手,所以才能回到国内后如同母鸡下小崽儿一样,慢慢的在穷乡僻壤的西南边陲闯出了一片天地。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或许代锐不知道,但他明白这一切肯定都因为自治区有高超的技术,而且要想继续发展壮大就必须确保这些技术的领先。

“现在我彻底放下我老师的身份,以一个朋友的姿态给你说说。一个人必须有奋斗的目标不是,更不说是一群人长期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你我都知道自治区发展至今天,我党发展至今,都有何目的?没有人比我们更知道这些技术之于奋斗目标的重要性,没有人能知道我们为了目标已经付出了多少汗水。好不容易确立出来的领先,其实并不代表着我们就已经达到了目标,反而告诉我们自己必须要牢牢掌握着现有的优势,不断创造更多更大的优势!”

“当然你第一次做论文,而且也可能认为这些个论文仅仅是我们校内部流通。所以像我们图书馆里明文注明了,绝不能外泄的技术资料内容你也写了上去!为自己论文增添说服力可以,但必须有足够的分寸,尤其是以后。你现在可以看看自己写了些什么…”说着,代锐指着报告中的某个部位,关于轴的机密内容。

轴是传递运动和动力的重要机械零件,自治区的燃油发动机包括发电机机组能够有足够的使用性能,最主要的就是有合适的轴,没有轴之类的核心部件,动力机械怎么可能具备输出的动力的能力。

而自治区最精密的磨床和镗床,都是选用保密等级高的氮化后的调质钢制作,内燃机的曲轴虽然采用的还是比调质钢便宜的球墨铸铁,但经过特意的处理之后可以获得非常好的耐磨性,而为了应付较大冲击载荷、苛刻的表面硬度和耐磨性要求,一些轴比如发动机的活塞销,需要得到更加需要保密的处理方法得到,还好的是这学生没那个能耐调阅更多的资料。

“这份报告对于材料的如何选择是做了非常详尽的分析,但分析有些过头了。加工制作方法都搭配上去,已经让你这份报告冗杂之余更是……”说到这儿,代锐才发现自己的文学水平怎么如此之低下,怎么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这份报告的不可公开性了。

在当今这么一个工业时代,拥有更高超的技术就意味着拥有产品的垄断,继而才有庞大的利润收入。

一些常见知识虽然全世界都知道,但知道且能一一解决的就是真正的强者。比如:机械中的传动轴和连杆,大家都知道需要考虑它们的综合性能,也就是对强度、韧性。塑性等等都有较高要求;滚动轴承、精密偶件、刃具等,要求要有超高的硬度要求和不低的耐磨、强度、韧性要求,否则根本没有办法制造出优秀的机床设备,更无从谈起发展机械加工制造业。

“像重型机械的主传动轴、大型高压容器、大型桥梁等等,无非就是要求高的断裂韧性。具备一定知识的人都能知道这样那样的要求,但能知道用何种材料制作、用何种处理方法得到之类的,没有多少人知道,更不用说能够制造的。”代锐以一个老师的出发点,更是以一个技术人员的角度开始和学生交流。

“我知道,在技校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就说过。知道轴类是用在交变弯曲应力、扭转应力、冲击负荷和磨损场合下使用,很多时候也是因为疲劳断裂或者过度磨损造成失效,可真正要制造出符合使用要求的轴,有不少的难处。像这样的技术资料的确不能外泄,否则是自掘坟墓之举…”

“其实,我并不怎么怪你把不该写的写了进来,而是为了让你知道一份报告的专一性,该介绍如何选材的就是如何选材,你把怎么制造的方法都弄进来,这就显得有些冗杂多余了。况且我们到时候也无法评判出是否可公开出去,要知道学生们优秀的报告可是能上刊物发行的。这样一来多余的内容就不得不删除了!”代锐很快换上了一支红墨水笔,在报告上开始勾勒掉一些不该有的内容。

制造齿轮的有渗碳钢、调质钢、铜合金,这些具备一定工业实力的国家尤其是帝国主义国家,几乎都知道。但是真正能够让一辆同样十轮的载货汽车,变得性能大不相同。差的可能只能装几吨货物便异常吃力,行驶起来犹如老牛拉车一般。而制造好的可以轻轻松松拉走十来吨满世界疯跑,而且如果只载符合厂方设定的标准载荷八吨,估计使用的期限会非常可观。

之所以能如此达到差距,除了发动机功率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车子本身构造的问题。发动机功率不够,难以赋予汽车澎湃的动力。液压系统与弹簧等都不够好,怎么让车具备大载重行驶能力。一辆汽车能否将发动机的性能发挥出来创造最好的效益,它自身的重量、结构分布、材料选择等都非常重要。

像一辆发动机功率为147千瓦的越野6轮重卡,它最大的总质量也就在二十吨左右,如果自重都有十吨、承重结构也不能支持十几吨的重压,估计勉强达到最大总重后只能以乌龟的速度前行了,哪儿能有好的经济效益可言,尤其是在战事紧急的时候部队还指望着它能发挥出优秀的越野性能,为他们送来一车又一车的补给,性能不好的车怎么能进入军队的采购订单中,为企业带来源源不断的效益。

“还有,你应该多多学习一下机械材料这门课程,熟悉掌握里面的知识更能让你以后的学习轻松一点。另外关于数学方面的,你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要不然以后的课程就更痛苦了。”说完,代锐将画了不少红线的报告递还了过去。“回去之后再改一改,有些数据你需要再核实一下,大半夜的在图书馆里忙活异常辛苦,结果却弄错数据,那可就亏大了。”

“我一定会注意怎么写,错误的地方也会很快改正过来。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儿,我就去忙了!”接过报告,学生弯腰致敬之后退出了办公室,又心急火燎的赶去图书馆了。

“我也很纳闷,自治区怎么会有那么多先机的玩意儿?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看着学生慢慢消失的身影,代锐端着茶杯想起自己在图书馆里所读到的一切,也不免暗自纳闷起来,当然这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幸好这些资料是属于自治区的,否则让帝国主义国家拥有了,那可就乐子大了!

工业大学教学设施完善,体育设备齐全的运动场、能容纳不少人同时参会的大会堂、众多的大教室、条件优越的食堂宿舍等等,但最有特点的就是这学校里的两“少”和两个“多”。少的是老师学生和学校对师生的教学学习繁琐要求,工作学习都让学生和老师们自行安排,当然公共课程和作为必修的基础课是肯定要参加的,但其余时间任由安排,所以才有了稀少的学生和老师却用着庞大的教育资源。

多的就是学习条件和图书馆的条条框框。大学里有不少的实验室可供学生们体验动手的乐趣,而另一个条件就是学习资料了。

唯一一个的图书馆里,储藏的书有很多的分类类型。每个类型的书虽然不少,但很有特点的就是所有的书绝无重样的第二本,但是总量却达到了惊人的十万本,浩瀚如海的书籍们被分成了许多个等级,放置在图书馆大楼不同的楼层。最底层的才可以借阅出去,而能进入第五层查看资料的现在只有两个人。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让图书馆多了许多的条条框框。作为精心挑选进来的学生们,仍然需要注意很多的事项,尤其是在图书馆这么一个高保密要求的地方。哪一层的图书是只能单独看、限于图书馆内讨论的,哪些是可以借出去随意畅谈的,哪些楼层是连老师也要止步的等等,图书馆内很多书都有严格的要求,像刚才代锐审理的报告,明显很多内容就属于第二层一号藏书室内的图书,这一层好不容易对学生们开放了,不过禁止外带、禁止文献作业使用的要求依然还在,代锐当然知道这些书肯定是自治区能快速发展起来的法宝之一,但他肯定不知道这些书里的知识应该是十年后的东西。

也就是说,工业大学图书馆内的五层图书共计十余万本图书,其实按照不同层次有的不同等级,也就是按照张宇针对他的资料进行的文献年限划分之后退出来的,一楼的也就是当今世界以及过去所出现的所有技术类图书,已经完全没有保密等级可言的它们,除了比其他国家的大学归类更加清晰条目简单,没有什么特色可言。

但二楼以及以上的楼层图书,可就不是轻易可动用的东西了。第五层的资料大部分都是另一个时候二战前后的众多技术发明与想法,按照这么一个技术保密法倒推,放在第二层的也算是另一个时空1925年左右的东西了,尤其是里面还存放有不少的自治区工矿企业和亚美集团已利用或正在部分利用的技术资料,就算是出于商业保密的缘由就不能随意乱写出来,要不然到哪儿去找如此多的经费供养庞大的学生群,到哪儿去找复兴梦的根基所在。

当然,这份报告的确不错,是难得一见的优秀技术报告,多少年之后这位已经是工程院院士的学生,再看到这份报告时,也觉得自己当时写得的确不错,代锐老师给的一百分值得。

ps:新人新书需要求各位支持鼓励,不足之处还请各位支出,小子有了你们的支持和建议才能不断进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