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雪茄烟使得我一直昏昏欲睡,但闭上眼睛不大会儿,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响雷惊醒了。雷声那么响,我差点从睡着的石头上跌下去。

我转过身看了一眼首领,他好像情绪不高。其实很难从一个上著人的表情看出他的兴致。我只是看到他斜靠在座位上,头枕在一只竖起的前臂上,两眼看着远处。据此猜测我想统治者不好当呀,尤其在如此原始的地方作为一个部落首领。

麦考密克先生似乎也觉察到主人表情的变化。也许是见到首领对于自己费心讲解的基督教义如此反应有几分失望,他也有些消沉了。就像俗话讲的,任你讲得大花乱坠,听者却是个聋子。不过他勇敢地引起话头。

“首领”,我听到他讲得很响亮,以便众人更容易听明白。

“请您也让我们分享一下你们部落的一些信仰吧。你们,比如说,有什么有趣的传说吗?你们相信有火神、雨神之类的吗?或者说崇拜祖先之类的事情?”首领起身将雪茄接过来,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憋在胸口一会儿,然后注视围着火堆的我们3人,呼出烟气。他似乎在考虑是否给麦考密克一个答案。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不太情愿的意思,因为他毕竟刚听了我们如此大力颂扬英国圣公会教堂的辉煌历史和环环相扣而有说服力的基督教教义。不过他清了清嗓子,在他的位置卜坐直了身子。看样子他要发话了,果然,他接着便讲起来。

“我们不像你们那样,我们不相信有那么强大的一个上帝存在。”他缓缓地说,好像在斟酌词句。“我们的信仰很简单,一切来自我们的实践,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我们的部落曾经被赶出了自己的家园。那里,我们有大片的田地可以种植,还有阳光雨露。这儿阴湿寒冷,难以生存。我们每天都要为了生存奋斗。”

讲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好奇地看了我们一眼,可能他在想——我也这么想过,怎么就会有三个英国人出现在这个位于大洲最深处的黑暗的山间听他讲部落的故事。

“而今”,他接着讲,“我们依然怀念那段美好岁月。大家食物富足,也可以晒晒太阳。所以我们信仰的和我们知道的一致——生活可以是美好的,也可以是困苦的;我们的人口可能增长也可能减少。”

“说得是啊,一端是富足,另一端便是严酷!”阿哲叫道,“一部辉煌的历史——正如基督教信仰中的伊甸园,而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腐化的世界上,因为人类被赶出了伊甸园——我们以不同的赞美诗赞颂的是同一回事,你没觉出来吗?”

“或许吧”,首领答道,“不过我们可不是被上帝从自己的花吲逐出来的,而是被其他人。”

“你没想到吗?——这是上帝的安排。”麦考密克先生说。“你们的敌人是按上帝的旨意行事的。”

“为什么你们非要坚信这样一种自己体验不到的解释.而明明有一种解释你们能体验得到?”首领回答说。“如果有个人对你掷了一支矛过来,我就会说是人把矛扔过来的。”他顿了一下,又补充说:“我们从不相信你们讲的那个上帝。我们不相信这个世界是6天创造出来的。要造这么多东西,6天的时间哪够呀?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产生于很久很久以前。”

“不过没有上帝的话,它是怎么产生的呢?”阿哲插上了一句。“谁创造的呢?”

“这个我们不知道。也正因为我们不晓得,我们也不这么问。”首领对这句插话有一点不耐烦。他对着阿哲皱了一下眉,似乎是让他住口。

“它确实产生了,这才是关键。那么久远了,我们不可能想得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事物出现了,许多事情发生了,海洋出现了,山脉出现了,岛屿出现了,即便这处糟糕的地方——我们称做是地球的尽头,也出现了。随着时间推移,无数沙粒汇成了沙滩。”

妈妈,恰恰在这时,刺得睁不开眼的闪电加上一声巨雷紧贴着山顶而来。也不怕你笑话,我魂都差点给吓跑了。我暗自想是不是听到这么不敬的话语,上帝龙颜大怒了。不过,首领还是依然平静地坐在那里。

“我们不相信是一个上帝创造了植物和动物,或者创造了男人,”讲到这里,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肋骨,“还有女人。在我们的信仰里,万事万物都产生得很简单。有一个单一的小东西,万事万物都由它演变而来。当然这经历了十分漫长的时间,也历经了无数细微的变化,并且这些变化会忙合在一起,形成一次次显著的变化。”

我听到麦考密克先生喘息着无力地咕哝了一句什么“伊拉兹马斯·达尔文”。首领好像根本没听到,继续往下讲。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erwendeyinmou/2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