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菲茨洛伊船长竟在小猎犬号驶进太平洋的平静海面后神智错乱了,这真是太奇怪了。

查理低头看着这个衣衫不整的可怜人,心里猜测,也许是因为最艰难的时刻刚刚过去,大家刚松了一口气,却还放不下心灵上所经受的痛苦折磨。

经过麦哲伦海峡的航行是凶险万分的。航船整整一个月都在与冬天的寒风抗争。帆索全都冻住了,甲板全被积雪覆盖。它在大冰川的峡谷中危险地穿行,经常碰上劈劈啪啪碎裂下来的冰块和肆虐无忌的惊涛骇浪。

这段时间查理和那些不需要操作帆索的船员都呆在甲板下面。他很高兴看不到麦考密克,因为此时这位博物学家还在探险号上。当两人在陆地上相见时,彼此都觉得有些尴尬。

查理开始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整个世界。他兴奋地在日记上狂书。一切都展现在他的面前,一切都变得如此清楚明了——像雪球一样包围着航船的蝶群,船后闪着银光的鳞片,还有一个在月光笼罩的夜晚在船桅边劈啪作响的带电区,这些都不是幻象——它们都是真实的,大自然向人们展示了她壮丽的一面。查理觉得他可以弄清发生在身边的一切自然现象,他具备在灵感激发下阐释这一切的洞察力,那灵感就如夜间的闪电一般。

穿越海峡之前,小猎犬号停靠在圣克鲁斯山下修理船身,探险号在附近抛锚。这是自伍尔利亚以后查理和麦考密克第一次会面。很多时候他们互相回避。两人间的距离现在已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为了消磨时间,两人分站在一棵树边,让康拉德·马顿斯画了一幅素描。整个过程他们几乎谁也没看对方一眼。

最后船驶进了太平洋,停泊在了智利海岸边的瓦尔帕莱索港口。查理迫不及待地上了陆地,去安第斯山脉勘探。他很顺利地在城里找到了一个老同学并在此住了下来,然后就向那座山脉进发。他在那儿逗留了6个星期,深入到可危及生命的山谷中去,还穿过在大风中摇摆不定的吊桥。他捕捉了一些山中飞鸟,发掘了一些矿石,还挖出了一些海底矿床。晚上,为了取暖,他与他的两个农民向导挤成一团,蜷缩起来睡觉。他大获全胜地回到了船上,后面跟着满载着标本的骡子,其中包括从山里发现的整块的贝壳状地层。越来越多的证据因地质运动而被发掘出来,这些都能够证明他的海洋形成山脉说。

从码头上看他们的船,他很快发现有点不对头。小猎犬号看起来陷入了一种很糟糕的状态中。船员们都懒洋洋地坐在尾部。惠格姆上尉在船上走来走去,看到查理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船长精神有些错乱了,”他说,“他辞去了他的职务,还想退役回英国去。快去跟他谈谈吧,阿哲,也许你能使他恢复过来”。

“是什么造成了这场危机?”查理问。

“他收到了海军部的通知,指责他买了探险号,他们拒绝付费。他不得不又把它卖了。这把他推上了崩溃的边缘。我也要责怪我自己。”

“为什么?”

“沙利文缠着他几个星期要买下探险号,一等他有了权力,他告诉船长探险号是完成这项任务的必备之物。我本该阻止这件事的”。

查理在菲茨洛伊的船舱里找到了他。他拉着窗帘躺在船上,上衣敞着怀,一只胳膊搭在眼上,另一只垂在地板上。他几乎不愿看人,脸色苍白,眼窝深陷。查理让他喝了杯水。

起先菲茨洛伊一言不发,接着就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他的话像怒涛一样一发而不可收,令查理不禁有些害怕。菲茨洛伊直言不讳地痛斥了海军部、海军部队、辉格党和整个政府。惠格姆听到他在大声说话就走了进来。两人和船长一起呆了几个小时,柔声劝慰他不要再返回火地岛。那儿的调查已经结束了,其余的部分就让剩余人员去做吧。

他们接连几天都在劝他。查理对惠格姆肃然起敬。他本可以坐享其成,取代船长的位置,就像菲茨洛伊在上次航行中对普林格尔·斯托克司所做的那样,但是他看起来更关心船长的健康而不是自己的晋升。

第三天,他们的安慰之辞最终起了作用。菲茨洛伊有了不少起色,他起了床,刮了胡子,穿好衣服,打算出去走走。查理进来帮他。走出船舱前,菲茨洛伊站在门口,四下看了看,好像刚刚大梦一场。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普利茅斯花了一大笔钱来整修这艘船吗?”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daerwendeyinmou/1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