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白虎雕像

见到暴猿从木刺藤的缠绕中挣脱出来,叶晨心中一惊,连忙调动体内的法力,轻喝一声:“风刃术!”

叶晨的语音刚落,就见到一道道弧形风刃,凭空出现,排成一条直线,络绎不绝的向着暴猿的身上急速斩落而去。

砰!砰!砰!

一声声脆响声过后,一道道弧线风刃,被暴猿挥舞着巨大的手掌,一一击溃,化作无数青sè光芒,消失在天地之间。

“血sè漫天!”

一旁的阿大怒吼一声,封印在血魔剑中的第二种血系魔法,在其的斗气激发之下,被释放出来,顿时,只见到一丝丝鲜红的的血sè,从血魔剑之中飘散而出,在阿大的控制之下,向着暴猿的身上笼罩而去。

吼!吼!吼!

好像感受到了鲜红血sè中的危险死的,睁大了一双血红sè眼睛的暴猿,发出一声声愤怒的巨吼之声,脚下的速度陡然间加快,不进反退,向着洞穴出口之处狂奔而去。

面对阿大和叶晨的联手攻击,受到重创,自知不敌的暴猿,没有和叶晨、阿大死战的觉悟,而是胆怯的向着洞口处逃窜而去了。

“冰墙术!”

见到暴猿想跑,叶晨眼中寒光一闪,轻喝一声,一道巨大的冰墙凭空出现,将洞口堵死,使得暴猿无法逃窜而出。

看了一眼挡在前方的冰墙,暴猿没有丝毫的犹豫,怒吼一声,鼓动强壮的肌肉,诺大的手掌,用力的一拍,坚硬的冰墙出现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缝,随时都有可能碎裂成无数冰块碎屑。

还没有等到暴猿拍出第二掌,阿大就已经控制着漫天的血sè,将暴猿笼罩其中。

被漫天血sè笼罩的暴猿,瞬间就感受到一股股带有强烈腐蚀xìng的血sè,快速的渗透到自己的身体之内,破坏自己的血肉经脉。

“血sè漫天”这一血系魔法,最大的杀伤力就在于其强烈的腐蚀xìng,带有强烈腐蚀xìng的血sè渗透到敌人的体内,会快速的腐蚀敌人的血肉经脉,使其全身溃烂而亡。

感受到体内血肉经脉内脏器官,在血sè的强烈腐蚀之下,传送到脑袋之中的剧烈疼痛,暴猿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之声,血红sè的眼睛,释放出逼人的寒光,和疯狂的嗜血之sè,强忍着剧烈的疼痛,调转方向,鼓起体内的恐怖力量,向着叶晨的身上扑了过去。

“流沙术!”“缠绕术!”“冰墙术!”

见到暴猿的目标是自己,叶晨脸sè微变,连忙施展三个阻挡的法术,使得暴猿无法快速的靠近到自己的身边,同时,对自己施展一个疾风术,快速的向后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