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半天的路,随行的谢清成见简舒玄似有心事一般,脸色甚至微微崩紧不见笑意,不由催马快走两步吊儿郎当的说道:“简大哥,这一行你虽说是奉了皇旨到平清地助征远将军,但实际上是直接接任征远将军的职务,平清地西边的蛮子可不是一日两日便能驱逐干净的,基本上就是要驻守平清了,简大哥怎么能不带上嫂子呢……”

他和贾统领可都带了妻室及妾室随行的,因此行虽说是打仗,但平原那边早就有驻军城池,城镇周边也较为安全,一些小将领的家室都安置在那边,他们尚且如此,何况是接替征远将军讨伐蛮子的代任将军。

听到此言旁边的贾统领也跟着半开玩笑的说道:“也只有简统领舍得,毕竟那般貌美如画的夫人,换成我可是不舍得……”

随后有人也跟着道:“简统领恐怕是舍不得自己夫人受苦吧,哈哈,平清那地方听说日子清苦,不比京城富贵……”

“那有什么,听说平清出美人,到时还怕找不到人伺候统领吗。”

“那倒不是,不过这女人离了男人久了,免不得要有怨声,若是……”

“若是啥?还能偷汉子不成?”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么,孙禁卫家那个不就是……””

“嘘……”

……

众人说的高兴一时失口,不由都看向简舒玄。

果然,几人一时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热火朝天,简舒玄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起来,此行他没带家眷确实是考虑到要去的地方战火连年,城镇的百姓免不了受些战争之苦,担惊受怕不说,日子也过得清贫,而自然家里那个,平日那对吃住讲究的娇贵不说,便是穿着粗点的衣衫都晚上都睡不好觉,简直就是个水捏的,带她去无疑便是让她受苦,还不若留在京城,他也少些担心。

但之前见的一面,心里竟隐隐感觉到了不妥,他虽是回府甚少,但也不至于两人突然间那般淡漠,与之前马百里一行几乎天壤之别,想到之前那女人的冷漠背影,简舒玄只觉得心头一阵阴郁。

此时再听到这些无稽之谈,竟是越加的烦躁起来,再看到女眷随行的那几辆车传来的细语笑声,如触动了什么,不由突然掉转马头,一甩鞭子,竟是向京城方向急速驶去。

本来便禁若寒蝉的几人,顿时吓得一扯马缰,引着马立嘶鸣,随即便听到简舒玄留下的话:“你们先行,我随后就到……”听罢几人面面相视。

此时的沈荷香仿佛放下了心头重担一般,随着简舒玄一走,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回府便让碧烟放了玫瑰香露,暖暖的泡了个澡,这才穿上了才做好的粉锦兔领的对襟衣衫,这是京城现下最流行的样式,便是三旬的妇人穿着也能看着小上十岁,在冬日看着极是春花烂漫。

梳了简单的云鬂,不施粉黛的倚在矮榻上,懒懒的看着帐本,并计算着时日,心中不时盘算着那简舒玄在西边能待上多久,说实话,她真希望能待个三五年,这样一来那男人十有j□j也有了妾室,自己这正室恐怕也快忘记了,而自己趁这段时间帮父亲多赚些家业,就算日后离了京城也不至于心慌落魄。

就在沈荷香轻叹着气,边打着精细的小算盘时,门外虽然传来碧烟的惊呼声,沈荷香不由的蹙眉半支起身抬目向外看,就在她刚要问声出口,门突然被撞开,只见前一时自己还在烦恼怀恨的人,此时竟突然雄赳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使得沈荷香半张着不点自朱的唇瓣一时惊讶的呆住,“你,你不是已经……”

而此时看到女子惊慌的样子,身着轻便军甲简舒玄竟是一扫阴郁的心情,脸上竟是现出笑容,上前几步,手臂顺着女子半支起身子的动作,顺势搂住她的腋往身上一带,便如同一只兔子被抓到手中一般:“这次驻军平清,统领可以带家眷,夫人这便收拾下随我去吧……”

“这怎么可以,府里的事还有铺子的事,这些都需要我打点……”沈荷香听罢真是惊慌了,何况简舒玄人高马大,自己就像是被人夹在腋下的一只鸡,任人宰割,一时不由急忙开口。

简舒玄却是眼睛一眯道:“府中无什么银财,能有什么事?让你的几个丫头和岳母照看便是,至于铺子,不是都已经让岳父打理了,还有什么问题……”

听到此沈荷香如抓救命稻草,“我要见娘亲,我还没有告诉我娘……”

“放心吧,来的路上我已经让人告知岳父岳母。”

沈荷香不由的又气又恨又无计可施,一时踢着空中的那只穿着栓珍珠穗子的粉绸小鞋,嘴里骂着:“快放开我,混蛋,啊……”

而简舒玄恍若没看到一般,将人挟着一路下了楼,仿佛手里不过拿了件衣服一般,碧烟本看小姐可怜,想上前阻拦两分,在见在姑爷扫来的目光,不由吓得退了两步,眼睁睁看着小姐从眼前被带走,马儿离开府很远还听到小姐的尖叫声。

碧烟是待在沈荷香身边时间最久的丫鬟,此时也不由的擦了把额前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冷汗,她可是比谁都清楚,小姐她虽是娘家和府里的主心骨,但是却常常在姑爷身上吃瘪。

这次又是这般,这姑爷可真是小姐的克星啊……

这时旁边看呆的丫头反应过来,自作聪明的问碧烟道:“姑娘,夫人被老爷带走了,我们用不用让人去追啊……”小姐好像还喊救命了……

听罢,碧烟不由白了下眼:“追什么追,没听见老爷的话吗?夫人这是随军,你要敢追上去,老爷还不得抽你两鞭子。”

“可是以后府里的事……”

“老爷不是说了吗,以后府里的事都要听沈家夫人的安排……”

“哦。”

碧烟见丫鬟还在原地站着,不由气得牙痒痒:“傻站着干嘛,还不快让人去沈家请沈夫人来?”看着丫鬟笨手笨脚跑出去的背影,她不由恨恨,真是笨呐,小姐怎么就不买几个聪明伶俐的使唤,养这么一群人,气也气死了。lw*_*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