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突围战(七)

看到军团长鼓励的眼神,狙击连连长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说道:“报告军团长,狙击连坚决完成任务。”

“恩,不错,我相信你们能够很好的完成任务,是这样的,这次你们的任务,一个就是狙击敌人的指挥官,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战役大象的时候,你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内把敌人所有的报务员全部干掉。”

“是,军团长,坚决完成任务。”

“恩,记得,一定会是全部的报务员,这次我们能否顺利的突围出去,就看你们的了,下去布置吧!”说完,刘华回了一个军礼。

慢慢的,后续部队慢慢的到达了十万坪,虽然战士们都很累,但是在政工人员的鼓励下,没有一个人叫苦的。匆匆的吃了一点行军干粮,就开始紧急的构筑工事。

乘着空闲的时间,刘华想到了将要攻击的黎觉。这次黎觉为了能够的到委员长的重视,戴上了自己最精锐的一个主力师个两个独立团,共计一万余人浩浩荡荡的向常德开来,一万多人训练有素的中央军呀,看来又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呀。刘华摇了摇头。

“军团长,你在想什么呀?”政委关向应看着不断摇头的刘华马上过来关切的问道。

“呵呵,政委,我再想黎觉的部队,我想这次又是一个难啃的骨头,我军的伤亡一定少不了。”刘华摇了摇头说道。

“是呀,军团长,伤亡一定会有的,在所,如果没有这些同志们的牺牲,也许我们所有人都会留在这里。”政委赶紧安慰道。

“这些我知道,可是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慢慢的减少,就是心痛呀。”说完,刘华便闭上了双眼。

下午,黎觉带着自己的一万多人马正向常德风尘仆仆的赶去,希望在共军疲惫的时候,给红军以致命的一击但是他却不知道,字字自从进入常德境内,自己的一言一行就已经进入了七军团侦骑的眼睛肿,并且不断地用随行的电台报告给了总指挥部。

“军团长,黎觉所部距离十万坪还有十里的路程了,根据侦察营的报告,敌军两端没有放置侦察兵,只在队伍前方五百米处放了一个前卫连。”通信参谋拿着一张电报走进临时指挥部说道。

“恩,好,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战役打响以后,侦察营马上归建,和警卫营一起,作为全军团最后的预备队。”

等待是最辛苦的,此时的刘华一直拿着望远镜,顶着十万坪的入口。突然,一队人影映入刘华的眼中。“来了,”刘华对旁边的政委喊道。

只见敌人线头部队一个连大眼打败的进入了十万坪,之所以没有进行侦查,是因为在黎觉的眼中,现在的共军正陷在常德的泥潭之中,根本不可能抽出足够的兵力对自己打伏击,最多就是对自己进行一定限度的阻击。往往,骄傲就是要付出代价的。终于,敌人的主力部队慢慢的向十万坪开进,步枪都扛在肩膀上,,迫击炮,重机枪分辨额放在随行的骡马上,部队的行军可谓尽然有序。

“傻逼!”刘华再次骂道,同时对这次战役的胜利更加充满了信心。

终于,一万多人进入了十万坪这个大的伏击圈。“政委,打吧!”刘华看向了旁边一直沉默的政委。政委点了点头。

“王参谋,发信号。”“砰砰砰”三发信号弹打入天空。部队防守的几个山头马上露出了一排排的重机枪,一挺接着一挺的开始喷出火舌。当然,最先开枪的是埋伏在公路两边的狙击手,随着信号弹的打出,敌人的行军队列中几乎所有骑在战马上的军官都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当然,倒霉的还有跟在长官身边的报务员,不过,对于这些报务员,子弹都打在他们的额头上。

此时,迫击炮,山炮,中煤国际强,。再也不顾敌人身上弹药的殉爆,敌人武器的炸毁,拼命的向敌人的阵地上喷洒着弹药。特别是炮兵营和各炮兵连的战士们,由于在常德缴获了大量的补充,再也不用顾忌节省弹药了,炮弹依法接着一发的打了出去。十分钟过去了,所有炮兵几乎用掉了缴获炮弹的一半,吧整条公路轰炸了一遍。看着公路上活动的人越来越少,刘华对着旁边的作战参谋点了点头。

“滴答滴答..........”指挥部所在的山头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的声音。此时的刘华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指挥部的椅子上。“命令部队块数打扫战场,除了缴获必要的枪支弹药,带伤所有的俘虏和轻伤员在两个小时内必须转移。让俘虏带着缴获的弹药,一定要加快部队的转移速度,能不能突出敌人的包围圈就在这几个小时内了。”说完,起身走出了指挥部,向战场走了过去。身后的参谋人员纷纷开始忙碌起来,准备转移。

一个小时以后,战果统计出来了,此战共歼灭敌人11000余人,其中击毙敌人八千多人,重伤将近一千余人,轻伤员将近一千余人,俘虏不到两千人,缴获完好枪支六千余支(挺)迫击炮10门,炮弹500余发,子弹20万发,一定的补充了部队这次作战的弹药损失。

“命令,部队这次损失人员全部从俘虏中愿意参加红军的士兵中挑选,缴获的弹药补充此次作战的损失,剩余俘虏由教导营看管,行军路上进行教育,尽可能的招手更多的兵员,明天中午释放所有不愿参加红军的俘虏,以免影响部队的行军速度,各团马上集中,向慈利转移。”说完,带着政委向教导营走去。

各部马上按照军团长的安排,补充损失的战士,弹药干粮等物资。

终于经过一晚上的行军,第二天早上,部队赶到了慈利县城,在留守的地方部队的接应下,顺利的安排了部队的宿营,同志,也按照刘华的命令,对一千多不愿参加红军的俘虏和所有的轻伤员进行释放。连续行军作战两天多的战士们终于吃了一口热饭开始进行休息,补充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