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湘江战役(六)

光华铺离兴安县城仅6里路,但由于要绕道,并且是山间小道,路程无疑中增加了一倍。当刘华赶到兴安城外时,已经用了一个多钟头,正巧,正是吃晚饭时候。

城门口就站着两个哨兵,也许他们认为这是大后方,不会有“*”吧。两人斜斜的背着步枪,聊着天,一点警戒的意识都没有。

刘华见机不可失,想到刚才的刘小刚,马上命令让他带两个人把哨兵摸掉。

这回刘小刚充分展示了他过人的武功,闪、腾、挪,在夜幕的掩护下,神不知鬼不觉摸到城门口桂军哨兵身后,干掉哨兵后向刘华打了个手势,又继续往城内潜去。

刘华一招手,命令老孙带着两个连去包围正在开饭的敌人,命令陈革命带着自己的连队埋伏在城门口,防止有漏网之鱼。自己带着警卫排直接向县政府奔去。

驻守兴安的是桂军24师的一个辎重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红军会插着翅膀飞过重重防线,来到兴安。此刻,除了哨兵,个个都在开怀畅饮。

县政府门口的哨兵只觉眼睛一花,就被一把冰冷的刀逼住了。刘华带着部队闯进了会议室,此时的辎重营所有的军官正在一起聊着天,突然看到一群拿着枪的士兵冲了进来,为首的营长正准备骂人,就被一把手枪顶住了腰部,拿枪的正是刘华。

看到一群共军把自己包围了,会议室的几名军官下的两腿直发抖。

“怎么样呀,各位在讨论什么呀!我想请你们几位帮帮忙,你们看呢?给不给红军的面子?”刘华笑呵呵的说道。

“好好”那个营长听完刘华的话,紧张的心也放了下来,马上笑着回答。

桂军军营。正在喝得热火朝天的桂军士兵,看到自己的长官们带着一大群人进来,纷纷起来招呼,等发现不对劲时,红军战士已从操场的四周涌进来。面对黑压压的枪口,拿着筷子和羊腿的他们,谁也兴不起丝毫反抗之心。桂军在他们的江营长口令下,很快集合到了一边,倒也显示出他们的训练有素。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接着便是一片“缴枪不杀”的喊声。过了一会儿,李小龙走了进来,树起拇指,刚才那枪就是他开的,是一名桂军暗哨企图反抗,被他抢先击毙。

当刘华等人看到堆满教室的军火时,惊讶得“啊!”的叫起来。一箱箱的手榴弹,一箱箱的子弹,一箱箱的炮弹,还有数箱中正步枪,数箱机枪,让没见过世面的陈革命等人,乐得一阵乱摸。这么多军火,每人一箱都没法全部搬走,何况自己还另有更紧要的事呢。刘华看看聋拉着脑袋的江大富,一个想法冒上来,不由得笑了。而惴惴不安的江大富发现刘华看着他笑,平静的心又紧张起来了,心虚的看着刘华。

刘华赶紧命令全团说有会打重机枪和大炮的人来集合。很快,就找出十几个人,一问才知道很多都是被肃反下来的。

刘华马上命令道:“用缴获的四门60迫击炮组成炮排,又用缴获的六挺重机枪组成重机枪排,加上原来的轻机枪排组成火力连,由陈光荣任连长。不够的战士全部从俘虏中挑选身世清白的士兵,只能让他们带弹药,不发武器。马上执行。”

很快,部队就编组完毕。旁边的老孙看着刘华一串串命令,看着新组建的火力连,眼睛都直了。要知道,整个红军,连师级单位都很难享受到火力连呀,这可是一个团。

刘华看着老孙流口水的样子,忍不住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想了,咱们的火力以后还要加强,争取达到每班一挺机枪,咱们该干活了....”说完,笑呵呵的走了。

老孙赶紧反应过来,跟了过去。

这时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从兴安城开出,奔向光华铺。这队伍奇怪的是,穿着两种服装,前面的是身着黄色军服、打着桂军24辎重营的旗帜的部队,带队的是江大富江营长;中间是身着土布军装、头带红五星的红军队伍,每个红军战士都是倒绑着左手,或扛或抬着一个个箱子,身旁跟着部分桂军士兵监视着;红军队伍的后面还跟着一群桂军士兵。难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红军成了桂军的俘虏?

怎么会呢?这时刘华看到桂军有很多军服,想着伪装桂军辎重营去偷袭谭连芳。但又怕辎重营的人捣乱,就只好带着他们,顺便还能带点弹药。

很快前去侦察的李小龙便回来了。

“团长,你猜我们发现了什么?”小龙买着关子对刘华说到。

“快说,你个兔崽子,小心我踢你屁股...”刘华说着抬起了脚。

“我说,我说,团长,我们发现了桂军的炮兵连,只有一个步兵连保护着,咱们是不是....”说完看着刘华。

跟着刘华时间长了,每个人都学会了占便宜。

这时,旁边刚升为火力连连长的陈光荣听到有一个炮兵连,眼睛都直了,赶紧说道,“团长,咱们干他一家伙,那可是一个炮兵连的装备,敌人都送来了,咱们能不收吗?是不是呀,团长!”说完也笑咪咪的看着刘华。

他们都知道刘华是一个爱占便宜得主,一定会同意的。

果然“我命令。三个连马上包围上去,以送辎重为掩护,争取用刺刀解决敌人步兵连,炮兵连的士兵最好都俘虏,咱们缺的可就是炮兵呀,这可是宝贝。”

听到命令的几个连长马上去执行,而旁边的陈光荣折笑眯眯的盯着远处不断响起炮声的炮兵连,因为他知道,将会有一个炮兵连装备到手了,能不高兴吗。

刘华看着他傻傻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马上命令道:“一会缴获敌人炮兵连后马上构筑阵地,等我命令开炮,如果有哪个俘虏不听,马上执行战场纪律。”

“是”听到自己有任务,陈光荣一个机灵马上敬礼。

战斗比预想的还要顺利,敌人根本没想到穿着自己军服的同僚会是红军,等他们知道时,已经晚了,所有反抗的都被刺刀给捅了。剩下敌人全部的乖乖的做了俘虏。

刘华马上安排火力连的战士督促炮兵连构筑阵地。不过这是还真有反抗的。

当陈光荣对着被俘虏的炮兵连说:“同志们,欢迎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你们现在就是红军战士了。”

这时还真有不服的。桂军炮兵连长马上站了出来吼道:“妈的!要老子当*,屁话,老子是专门打*的,你们等到下辈子吧!”说完,理值气壮的站了出来。

“呵呵...,还有真不怕死的,那我就成全你....”说完举起手枪,“砰”的一声枪响,敌人连长不敢相信的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虽然红军有政策善待俘虏,但对团长的崇拜,让陈光荣对刘华的命令全部执行,再加上,团长是以战场抗命枪毙敌军连长的,完全不是枪杀俘虏。

剩下的俘虏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连长的尸体,他们不敢相信一直优待俘虏的红军竟然说杀人就杀。终于在枪口的威胁下,都妥协了。

刘华看着炮兵阵地马上开始有序的运转起来,满意的点点头,向陈光荣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带着部队向敌人指挥部奔去。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半个钟后,桂24师的大本营进入了视野。桂24师的大本营在离前线1000多米的山村,山村只有几间房子。这时枪炮声已密密地响着,火光不断闪耀,显然战斗正激烈进行着。

刘华把排长张旺财叫来,耳语一翻后,张旺财率领他那排战士,押着放下箱子的“红军”队伍,先出发了;然后又叫来陈革命耳语一番,陈革命领命带着两个排走了;最后安排一个班的战士看守藏在路边山坡林子里的军火。安排完以后便作战前动员:

“同志们,听我的命令行动。打响后分成三个箭头,给敌人一个穿心而过。要一气呵成,不要犹豫,受伤的同志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记住,胜利后见。”

“是,胜利后见!”战士低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