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再战湘江(一)

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保住了刚夺回的阵地,杨成武“嚓”的一声把刀插到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不曾想,嘴里干巴巴的,只吐出了少许泥沙,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个晚上都没喝过水了,激烈的战斗让他忘记干渴,忘记了疲劳。敌人退却后,他才觉得浑身像散了架般,而左腹的伤口也撕心般的疼起来。左腹的伤口是上一轮夺回阵地时被一名敌人刺伤的,好在伤口不深,包扎后他仍然坚持战斗。

由于不断与敌人拼杀,令伤口不断渗血,导致他失血过多,现在已经非常虚弱。他“咕噜咕噜”喝了两口水,又坚持去检查部队了,这名才二十一岁的团长,比刘华还年轻一岁,真不愧是红军中最年轻最勇猛的主力团长!

这一仗打下来,又牺牲了一百多名战士,这是多么好的战士啊!他年轻的脸更严峻了,因为他的红四团连伤员在内已不到六百人了。其实几乎人人都带伤,除了重伤无法动弹的,人人都在带伤坚持战斗,就像他一样,换作别人,受了他那么重的伤,早就躺下了。

他指挥战士们快速收捡好武器弹药,回到阵地继续严阵以待。

果然,不到半个钟,敌人又开炮了,其中的一枚炮弹正巧落在他前面的战壕上,爆炸掀起的泥土把他埋了个严严实实,他隐约听到一声惊呼:“不好,团长被埋住了”就晕了过去。等到战士们把他从泥土中挖出来,敌人的步兵又攻上来了。

杨成武揺了揺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脑袋,一声令下:“打,给我狠狠地打。”抄起一支步枪就打,数百支枪一齐开火,只见敌人倒下一批又上来一批,然后又一片片的倒下。也许是捡来的敌人的子弹对敌人更体贴,几乎是枪枪咬肉,惨叫声连绵不断。湘军虽然勇悍,也终于被这凶猛的火力打得爬下,无法前进一步。

杨成武见状,正要下令出击,被赶来的耿飙一把按住,对他道:“团长,军团命令,撤。”

“撤?为什么?”杨成武不相信地问道。

“不知道,这是军团命令,马上撤。”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杨成武狠狠地盯了一眼被压在阵地前的敌人一眼,心有不甘地下令道:“一连断后,撤。”

被红军的火力死死压在地上的湘军士兵,突然发觉红军的火力弱了下来,再过一会就完全停止了。湘军担心是红军施展什么鬼计,不敢贸然冲击,在带队的军官谨慎的指挥下,小心翼翼追了上去。眼看离战壕只有50米了,红军仍无动静,一些士兵大胆起来,慢慢地加快前进的步伐。到十分靠近战壕时,“呼啦”一声就冲了上去,可惜,红军阵地上再无半个活人的身影。

在后面督阵的湘十六师师长章亮基匆匆忙忙赶到红军的阵地上,只见满地都是尸体,有红军的,也有湘军自己的。他捡起一名牺牲的红军战士的步枪,拉开枪栓,空的。他顿时心中大喜,确信红军是败退了,应该是没有弹药被迫撤退了,并且退得很匆忙,匆忙得连自己战友的尸体没来得及收藏好,对红军来说这是少见的。

急于立功的章亮基当机立断,马上命令自己的十六师全力追击,同时派人报告李觉总指挥。

于是,敌十六师尾追着红四团的后面,浩浩荡荡地往界首方向赶去。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是往死亡陷阱奔去。

打仗的目的是夺取胜利。打仗要遵循两个宗旨,一是最大限度地保存自己;二是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

刘华率领他的红十团潜伏在离黄帝岗不远处,就在路边的一片低矮的松树林里。由于连续行军作战,现在又急行军赶了二十多里路,战士们已非常疲劳,不管前面的一阵阵枪炮声与喊杀声,隐藏好后都抓紧时间休息一会。

现在刚开始刘华班里的几个人,由于俘虏多,已经都升官了。在兴安立功的刘小刚改为侦查排排长,由于侦察排刘华打算培养成后世的特种兵,人数不是很多,只有24人,而且都是老红军。

李小龙是警卫排排长。

现在红十团的干部战士已经对自己的团长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通过这两天的胜利,每个人都想着再次立功。

旁边的李小龙问道:“团长,我们为什么不到敌人后面,再来一次屁股开花呀!”

刘华听到小龙的话,赶紧说道:“你小子想死呀,那可是几万人呀,我们到后面,动不了敌人,也许敌人还会把我们吃掉。打仗要灵活,不能死板硬套。”

小龙听完对着刘华吐了一下舌头,盯着近在咫尺的路面。

很快,红一军团就过来了,看着他们互相掺着,抬着的伤员,刘华一阵恼火,都是李德惹的祸,刘华暗暗的想到。

一军团走过十分钟以后,湘十六师就追过来了。只见湘军排成两列纵队,整整齐齐跑步追过来。章亮基走在队伍靠后的位置,不断大声催促着:“快,快,快追上去,不要让共军跑掉,更不要让共军有喘息的时间。”,“快点,抓住一名共军有赏,抓住共军干部更是大大有赏。”

听到长官说有赏,看在赏钱的份上,湘军士兵们跑得更起劲了,一边跑还一边互相鼓励道:“弟兄们快跑,挣大钱下馆子去。”,“最好抓住一个大官,那就有钱娶媳妇了。”,“要是我,宁愿回老家买一块田种。”……

湘十六师很快就过去了。刘华偷偷计算一下,发现敌十六师损失也不轻,大概还有两个团左右,应该能啃得下。

原来在缴获大量物资后,军委就想着用红十团和十一团给敌人来一次伏击。而就在前面,整个红十一团埋伏在哪里,还有缴获的迫击炮重机枪,火力上已经高于十六师了。所以刘华由此感慨。

就在湘十六师过去20分钟后,李觉率领他的十九师也珊珊来到了,后面还跟着十七、十八师的殘部。

也许他们认为前面有十六师吧,十九师前卫团正排着整齐的队列慢吞吞的走着。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刘华的枪口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