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同床

“彭煜城,刚才方姐来了,听说病房里有人就没进来。”柳河换好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与彭煜城说道。

外面的雨势渐渐弱了下来,病房的窗子开着,能听到雨打树叶的沙沙声,不多大,却扰的人心烦。

柳河走到窗边,关了窗子,走回床边继续擦头发。

彭煜城手里摆弄着手机,好像是在发信息,他的手修长,骨节分明,却很粗糙。

他在最冷的边防站待了三年,指节因为受冻变了形,皮肤也曾经因为干燥寒冷的环境而龟裂,恢复成现在这样,已经十分不易。

“我知道了”,彭煜城拧着眉头编辑短信,淡淡的回答。

这声音让柳河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看着彭煜城的手发起呆来,她心下懊恼,擦着头发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

听方姐说了那些话,她对彭煜城的印象大为改观,再面对他的时候,心情便有些复杂。特别是她还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且还明白自己的心思,她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编辑好短信,把手机扔在矮柜上,抬头却见柳河愤愤的擦着自己的头发。当真是愤愤,已经及背的长发被她揉的乱作一团,在加上她皮肤白皙,乍看上去还挺骇人。

彭煜城原本紧皱的眉头倏然松开,起身夺过柳河手中的毛巾,把她拉坐在床沿,在她开口斥他前便细细替她擦起头发。

他的手修长粗糙,可是按在她发上的力道却十分轻柔,从发根到发梢,原本被她弄乱的头发慢慢被他理顺,且还没有弄疼她。

斥责的话冲到喉头又咽了下去,只是在这样的静谧的房间里做这些动作实在太过亲昵,柳河有些不自在,便挑起了话头。

“你怎么不问我方姐和我说了什么?方姐来去匆匆,你都没多问一句。”柳河略微嗔怪道。

彭煜城轻笑了一下,淡淡道:“我刚才就在给嫂子发信息。”

早前他在病房等了半天也没见柳河回来,眼见天上的乌云越铺越厚,他担心柳河淋雨,就向小|护|士借了把伞,准备到外面寻柳河。

借伞的时候小|护|士告诉他柳河跟一个女人走了,通过小护|士的描述,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

联想到前几天他打电话让方美婷向柳河解释他们的关系,他便猜出方美婷找柳河说什么了。

他心里其实并不想让柳河知道这些的,那些经历是他的痛,等柳河爱上他,他心里的痛便会成为她的痛,他不想让她痛。